人面不知何處去

曾有人問我,如果可以讓你回到過去改變什麼,你想回到哪段時光?我讓他先說,他說「高中」。他說他想把握高中時,讓他墜入情網的人。

我鮮少提及大學以前的事,相對於許多人純愛的國高中時期,國中忙著升學課業焦頭爛額無暇思及,高中則是一段放鬆至極,像是要和國中時期的認真作對一般,並不想想抓教科書猛讀。

搭公車上下學,回家的時間總需要一個小時以上,冬天在校門口等車天色是亮的,回到家都時各戶都亮起燈。趕車的時光成為一種姿勢,搖搖晃晃的姿勢,與同學兩人從等車一路聊到下車。車行經過台中車站,偶遇考上他校的國中同學,讓位給她,書包給她拿,我站她坐有一搭沒一搭的閒扯生活裡的強說愁緒。

我經常遲到,雖公車早班次數不少,但,趕上學的學生更多,常看著公車滿載堵到了門口,無法在容納更多的人於是過站不停,從我面前呼嘯而過,往往等到車到了學校就已經遲到了。

我的高中三年就是在上車、下車、過站不停之間,呼嘯而過。

補習的關係,我在一中街附近的書局閒晃,之後加入校刊社是始料未及之事。當上了副社長,雖職位響亮,卻並非編輯核心(是主編),負責的是社務的執行以及教育訓練課程安排。偶爾,用社團開會的名義逃避午休時間,與其他幹部在地下室的社辦鬼混。

高中也是人際關係拓展時期,補習上課時認識他校學生,社團舉辦比賽認識他校學生,因為聯誼回來的同學而認識他校學生,然後他們的困擾是少年/少女維特的煩惱---青春烈愛。

戲碼是這麼演的。

x是我高中隔壁班的同學,是什麼原因熟稔我不記得,但是因為很懂電腦讓我對他很欽佩不已。某個學校園遊會我跟Q女以及X男一起,Q女竟然對X男有了好感,開始跟我探聽X男的事,漸漸的他們也越來越熱絡。

一次,Q女約了X男一起去看電影,怕尷尬,於是帶了好友B女一起。灑狗血的劇情你們應該馬上明白,後來就是B女跟X男背著我跟Q女交往,紙包不住火的被抓包,幾經風波,都是過去的青春情事了。

如今,B、Q、X早不知何處去,一如詩詞寫: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當年曾以為的銘心刻骨,往事都如煙,太過深究也僅僅只是鞭屍沒有任何益處。

他又問我:那你最想要回到哪個時期?

我同他說:沒有。

過去的事情不可能改變,就算是後悔那又如何?假若回到當時,也許我「仍然會」做出一樣的選擇,不是嗎?正因為有那樣的過去才造就了現在的我,我只想活在當下,擁抱今天,擁抱更有信心的明天,相信明天會比今天更好。

高中的回憶之於我,大抵就跟束之高閣的畢業紀念冊一樣,多年才會翻上一回。

離我,很遠了。


創作者介紹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ICE
  • 如果有時光機,我想我也沒有特別想回到哪個時間,如果可以,我比較想買張會中獎的樂透,THEN現在我就是happy girl啦,現實還是比較重要的。
    就像你說的~活在當下。
  • 是的,我覺得當下才是最重要的時刻。

    scottelse 於 2010/10/07 02: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