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發聲練習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與我交換的那人的版本,不約而同的我們選擇了同樣的標題。我有把文章重新分段

轉載自:http://ken3583.pixnet.net/blog/post/5723907

我很想跟你說,這一篇練習我遲遲不想動筆,我一直在等待,等待這一整個月感動一點一滴地累積。就好像家裡老舊的水龍頭關不緊的時候,水會一點一滴地從口的地方滴落,而勤儉的大人們就會索性用漱口杯(現在還有人在用漱口杯嗎?我只有在成功嶺用過。從小到大我都用手捧水漱口)或者是塞子之類的東西把水孔堵住,不讓水流走以免浪費。而一整夜下來,常常會在杯子或者是水槽裡累積成一灘清徹的水。而我就是那水槽(漱口杯),而我在等待的就是那些水。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遙遠的距離

我同她說起那些遺忘的事(既然遺忘又如何憶起?),重返現場是因為教育訓練提及資訊搜尋成本,講師說洗衣精和音響的資訊搜尋成本不同。你可以再大買場找到洗淨力強的洗衣精,可是你要如何找到賣品質精良的音響的專賣店?又如何算是品質精良?明明緊湊到不行的教育訓練(第一天早上十點上課到晚上九點多,第二天早上九點上課到下午六點多),我卻異常納悶:到底有多久沒有逛大賣場了?

現在連屈臣氏或康是美都少去。唸書時住外面(懷念那段住外面可以鬼混的很晚的日子),洗衣服晾衣服收衣服都得自己來,所以固定得上好鄰居或家樂福去補充洗衣精、沐浴乳、洗髮精、刮鬍刀、泡麵....生活起居用品。跟友人至北新路燦坤3C旁的大賣場閒逛、蹓躂,研究產品背後的說明文字的青春歲月變成一種極為微小而確定的幸福(小確幸)。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本文載轉自:http://ken3583.pixnet.net/blog/post/4994769

親愛的史考特

  你嘗試過解剖任何東西嗎?猶記得高一的時候,生物老師就跟我們說,如果要選自然組的人要注意,因為升上高二沒多久,就會有解剖青蛙這件事情。我是從高一就知道自己一定是文組的命,但其實我很想知道解剖青蛙到底是什麼樣的光景,甚至是在動刀的時候,那些人心裡在想什麼,難道可以如此的無情,只是為了交作業而解剖嗎?但我們今天要談的不是解剖動物的那種,我今天要解剖的是自己。

  我想要解剖的是我的個性,我的性格總是矛盾、變化多端,連我自己都沒辦法完全掌控。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魔羯座又AB型的關係(摩羯座是半羊半魚的結合,什麼時候要聽令羊頭,什麼時候又要聽命魚尾,本來就很難捉摸。AB型卻又是雙重性格的典範),因此基本上我會有2x2=4種不同的排列組合。但有時候卻又覺得自己其實很好懂,只要事情對我胃口,心情好,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但大家何嘗不也都是這樣呢?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日
新年快樂,迎春。

Dear K:

大年初四被放鴿子,我想應該不是什麼好兆頭。他完全忘記跟我有約,加上他手機打不通,我提著大包小包在星巴克外頭打給好幾個人(從台北打到台中),繞了好大一圈才問到另外一隻電話找到對方,他在電話那頭沒啥誠意的解釋讓我實在是有點不太想見到他(壓抑忿怒,下雨騎摩托車繞了快十分鐘才找到停車位結果被放鴿子),或許直接把外套拿給他情人好了。

我和對方約在人爆多的德安百貨。陰雨霏霏,能夠開車的全都把車開到了路上,進地下停車場的路上迴堵著,連帶的摩托車也進退為難。網路新聞提到初三高速公路湧旅遊車潮,年節氣氛不若過往的現在,農曆新年期間大抵就是閤家出遊日,不僅僅百貨公司最忙碌(總有人不愛往郊區跑,要消滅紅包),也是各觀光景點店家賺錢(取得紅包)的好時機。

或許應該學主管過年全家出國去才能夠免除這種景況(不過只是更高額的消費)。

此次過年從除夕開始一直到大年初三,整整四天把時間過的渾渾噩噩。第一季的夏娜,除中間沒有中文字幕的那幾集外全部都看完,對於夏娜與吉田同時喜歡男主角悠二這種三角戀情的戲碼感到老梗外,裡頭世界的設定是很吸引人的。把買了很久卻一直沒有讀的2535雜誌全部結束,可是最新一期到底跑去哪裡呢?對於買雜誌買到它不見的地步,自己也匪疑所思。新年要挑戰的國外翻譯磚頭小說《血色童話》進行到二分之一,整個非常想要租他的電影版《血色入侵》回家看,想到電腦裡頭還有《風聲》、《橫山家之味》......好幾部電影,整個人就熄火了。更何況看到一半的書還有《愛無比荒涼》、《尋找漩渦貓的方法》在等著我臨幸。

因為用眼過度(因為換了光纖網路所以瘋狂的看Youtube,尤其是星光大道過年特別節目有林宥嘉以及徐佳瑩)想找其他事情做。打開衣櫃把所有襯衫拿出來,心想:將這近二十件的襯衫全燙完應是個壯舉(畢竟是個不善家事的男人),可是結束第三件(白底粉紅條紋G2000的)襯衫後,除了腰痠無趣且喪失耐心的把(無論是否燙好的)襯衫掛回衣櫥,更覺得媽媽真辛苦,以前請她幫我燙襯衫的要求怎麼可以這麼輕易說出口?從中(因為用眼過度所以轉而燙衣服這事)我並沒有得到任何成就感,或許成就感這件事本來就是一種自我滿足。

驚覺陷入自妄地獄越來越頻繁。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轉載自:http://ken3583.pixnet.net/blog/post/4324268

親愛的史考特:

攤在桌上翻過來的那張牌是:寶劍二

她說:「你看這張排上面的人,她雙手拿著劍,但眼睛卻蒙著,其實她是可以看得清楚的,她是自願蒙著眼,選擇不看。只要他肯把手上的劍放下來,就可以把眼罩拿下來。所以其實選擇權,在你的手上。」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載自:http://ken3583.pixnet.net/blog/post/4110544

親愛的史考特:

你09年這一年可有替自己下什麼特別的關鍵字嗎?我今年替自己訂下的關鍵字是「重生」。其實意義上與你所提到的「冥王星」是為接近甚至是類似的東西。駱以軍在<<經濟大蕭條時代的夢遊街>>的「冥王星人」說道,朋友幫他排西洋命盤的時候,說他是冥王星人,而這一生的學習課題便是「性、死亡及權力」。而我立下這個關鍵字的原因是因為,我今年練習的篇章從階段轉至沈潛時至改變而至重生。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etro

2009的最後一天,我跟同事送老師到台中高鐵站,原以為會大塞車的景況並沒有發生(卻在夜間新聞看到台中的某個客運大牌長龍的新聞畫面),我想是該回家的人都已經啟程,當下滿滿人潮的地點應該是台中體院。我順便拿了隔天前往台北的來回車票後,回去公司又吃了好幾碗燒酒雞,酒精揮發的作用下,我又開始nature high,好容易開心,和同事在便利商店買飲料嚇到店員。

當天回家,老媽隨即又舀了一碗四物雞要我補補身子,心想,2009的最後一天,補很大。2007~2008和同事在KTV度過,2008~2009獨自在家裡看紅白歌合戰,2009~2010是在跟家人聊天兼發呆當中渡過。2010的頭三天,從吃開始,1/1醬太郎燒烤、小公園法式料理、溫州街德國蛋糕,1/2板橋阿官火鍋,1/3忠孝路麻辣狀元。

頂著像是未曾消化任何食物的肚子,非常假掰的坐在床上靠著坐墊,Macbook放在大腿上敲著鍵盤,我不是凱莉布萊簫,我書寫的並不是這個城市的性。儘管如此,好長一陣子都在忙碌(迷之聲:有不忙過嗎?),根本忘記閱讀、書寫、再閱讀、再書寫是什麼情景,赫然迴身驚見消逝的2009飄散風中。沒開電腦(亦沒開網路)的沐浴前,開始整理床頭櫃上已經薄薄灰塵的INK文學生活誌、另一張沒在使用的桌上的30雜誌、散落各處的PPAPER、2535雜誌,我想要重回和文字的關係,或說,我和書寫之間的關係,在2010年的開始。

許許多多的關係必須被重新建立。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文轉載自:http://ken3583.pixnet.net/blog/post/3128727

親愛的史考特:

寫文章的這個時候,我已經剩下不到一天多的時間,就要前往成功嶺報效國家。雖然我服的是替代役,但是對於我來說(或者是對於每個即將要去當兵的人來說),都是會感到惶恐不安的,畢竟那樣的世界只有在以前暢銷的軍教片看過,三分鐘的戰鬥澡,不懷好意的學長,已經魔鬼般的體能訓練,還有不太好的環境,都是令人害怕的原因之一,但我想最大的原因是,離開了舒適的家、熟悉的地方,進入了一個完全未知的世界以及環境,才是令人感到惶恐不安的原因。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K:

「打動你的不是文字,而是書頁裡那些失意的踉蹌,與凝固的孤獨。」 (字多圖多 慎入 含本年度閱讀推薦)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本文轉載自:http://ken3583.pixnet.net/blog/post/2571774

親愛的史考特:

  我必須要跟你說,十一月這個月份,是我感受到最多困難、傷痛及最低潮的月份。對於我自身而言,終於降服於這樣的狀況,進而思考如何去改進改善甚至下定決心要去突破一些事情。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ly

我在2009.11.15號的凌晨寫下這些字句。

2009.11.13,長榮航空BR086班機抵達桃園國際機場,在三號行李轉盤拿到了最後一件行李,搭機場接送專車回到同事家(他刷卡)。同事他們幫我叫了他們熟悉的計程車隊,我從中清路回到位於大里的家,455元,眼睛不眨的付錢。深夜計程車上,我著騎著擋車的男孩,帶著沒有面罩的安全帽,冷的天圍著圍巾著七分牛仔褲穿米黃色converse,後坐載著背著駝色的porter後背包的小女友,她摟著他緊緊的。小黃停紅綠燈,我手撐著下巴看向他們,我心想原來那些女作家筆下的深夜計程車經驗大抵就是這樣的心情---懸浮在這個城市找不到著地處一般。

整理行李整理到凌晨三點多帶著疲倦睡去(兩張長桌還是滿滿的雜物),念念不忘的是出國前一天在網路上讀到的《突然獨身》,不管怎樣都無法忘懷那樣的故事在身體生了根。我約了朋友談這九天大英帝國行的種種趣事,先到勤美誠品買了村上春樹的新書1Q84以及葉志偉的《突然獨身》,然後在關了電腦不能入睡的夜裡拆了18禁的塑膠封套讀完了《突》。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本文轉載自:http://ken3583.pixnet.net/blog/post/1883643

Dear Scott:

  請問你等待一個人最久的時間是多久?有時候我很好奇這件事情,我們究竟值得人家等待多久?或者是說在人生的路途上,我們是否也會停下來等待別人跟上自己的腳步。如果會,我想知道,會多久?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旗津
2009.7 高雄旗津海邊

Dear K:

我們練習了多久?上個月你同我說起:無力練習。

我也在跑馬拉松接力般的往前衝刺過了九月加速期後,身心靈呈現疲倦以及無感(書寫龐大的主題耗盡靈力/MP需要復原),僅能借用生活裡自營的幻想換來小小的高潮戰慄,然後繼續往下墜入生活/工作的無間地獄。我想起《最美的時刻》中,一號大主管與零號小主管的無限迴圈,我印象中那是原著小說中沒有的情節,我大抵能夠想像是從文本的什麼部份延伸開展而成的想像奔馳;某種程度上,魏雋展,或說代筆作家的角色,和自己在blog上的自我書寫是相同的。

開場以及結束都提及:我發現我最近越來越常和自己說話。那個自己,小小的布偶,或許是我們以為的那個小天使/小惡魔的角色,亦或者是佛洛伊德裡本我/自我/超我的動態過程,都意味著我們都可以是代筆作家。代筆作家也是我們。

代筆作家虛構/形塑/創造另一種人生,我們也不約而同的在某種狀態下思考:假若當時做了另外一種決定,我的人生將會如何如何,那個虛擬想像的另外一種人生存在於平行宇宙,真正的可能性只會出現在類似《回到17歲》電影一般,才有可能拯救自己的中年危機。原本是霍甫的員工,當你不再能夠賺錢(賺錢是性感的,你不再性感),你將會被踢出那棟有如金字塔(墳塚)的辦公大樓,成為淘汰者。

事實上,20、30、40歲,這樣的十年大關總對人造成影響,張維中的《東京開學》提及他的日語老師橋本:「十幾歲時,還不知道自己的方向;二十歲以後,開始努力朝著目標前進;到了三十歲,經濟上有了點基礎,性格穩定下來,不那麼毛躁了,於是自我的意識和形象也更趨完整。我會喜歡那樣的自己。」
我對於「成熟」有種不切實際的憧憬:對於鬍渣、對於西裝、對於低沈的嗓音......我以為年紀到了就會自動變成熟了,孰不知那才是最不成熟的想法。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Sccot:

九月發生的事情真的好多好多,先是你決定從網路上隱匿,再來是我放了長假去蘭嶼,過來是蘇打綠演唱會,然後是我決定轉成早班計時。

你一直說著你這個暑假已經夠了,或許是因為不喜歡交新朋友的你,因為福利課、因為噗浪而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朋友,生活進而起了一些變化,相較於以往來說,填充了不一樣的東西在你的心裡,所以你會突然覺得心好滿溢、好滿溢。

其實我很樂見這樣的變化對於你,因為或許可以融化掉一些不適應的角,讓你變得開朗,而非鎖國式的心。
但是你有你的考量,因而把對外聯繫(因為你連舊手機號碼都不使用了)切斷了。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頹圮

Dear K:

有些事情需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練習,像是告別/分手。不管是友誼的分手、感情的分手、和一棟房子的分手(一如你的搬家癖)、和親人分手,甚至是極為困難的與過去分手;有的分手經歷漫長時間的磨折,最終仍藕斷絲連;有的分手早在那決定之前,心裡千迴百轉,把自己哭乾,分手的那瞬刻,頭也不迴的離開現場,不帶走任何事物。

我正在經歷這一年裡最漫長的告別/分手。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S:

請原諒我沒有使用練習作為標題,從你月初寫給我的文章直至今日,我幾乎三天就會想起一次,如何書寫有關於生命的記憶,結合成某ㄧ種練習,來與你作為回應,但想了良久,發現我還是無法把這個月的事情集結在某個點上書寫給你,與你交換,所以私自的作了別的題目。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轉載自:http://www.wretch.cc/blog/ken3583/13699475

七月 - 美好練習

Daer S:

   談到魔幻時刻,不知你是否曾經欣賞過這部電影?由三谷幸喜導演,雨曾經合作過slow dance的妻夫木聰、深津理惠還有佐藤浩市、唐澤壽明,所主演。簡單來說這部片是個鬧劇,但卻讓大家都很喜愛;我也好喜歡,劇情即使很吵、惡搞,但卻不失大師的風範。裡面所形容的魔幻時刻,其實是傍晚時,太陽即將下山,天際出現美麗彩霞的那段時刻。拿來形容這個,前進不了後退不對的狀況,令我感到十分欣慰。

   最近要開始打包行李了!但說實在話,也不知道該先搬去哪裡?如果兵役並沒有如預期的快,那我辭掉打工回台中休息的那段時間,我該如何糊口?畢竟我並不想再靠別人了!所以這些決定,都將在幾天後出爐,該怎麼做我想我還是得好好的想一想。

   前陣子也衝著你的推薦,趕了流行,在龐畢度展結束的前兩天去北美館報到,先與同行友人約在中山站吃飯,爾後才匆匆坐上公車前去。台北的天氣已經開始進入酷暑的階段,即使再怎麼耐熱的我,待在室外還是瘋狂的流汗,而家裡現在還是沒有冷氣,所以待在家裡光只是坐著,也還是不停地在流汗。我家長毛的狗兒,駐日的趴在地板上睡覺,只要稍微一動就開始吐舌頭的牠,也開始禁不住這樣的夏天。坐到北美館下車後,馬路兩側都是台北花博會的場地,因此圍了好多又好醜的鐵皮,試圖擋住裡面的飛塵及坑洞,猶如表面的和平,不想讓行經此地的台北行路人看見。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時代頂樓的高空彈跳
我有嚴重的懼高症---是那種在天橋上就會擔心隨時要掉下去的人。此次前往高雄,挑戰了夢時代頂樓的高空彈跳,當工作人員用身體的力量拉著我幾次,接著我高速的彈上頂點時看見遠方大高雄的景致,我心想我是勇氣還是愚笨?

﹦﹦﹦﹦﹦﹦﹦﹦﹦﹦﹦﹦﹦﹦﹦﹦﹦﹦﹦﹦﹦﹦﹦﹦﹦﹦﹦﹦

親愛的K(我要先繳八月份的作業囉):

我想起時時刻刻電影中,最後旁白緩緩唸出吳爾芙自殺成功那一次留給丈夫的遺書,提到不要忘記生命當中的時時刻刻

小信環島回台北的晚上,我同他聊起一些環島的插曲(講的好像我跟小信非常的熟稔,事實上我們倆在網路上的交談不超過十次,而且並沒有在現實世界中見面過,亦無通過電話)。我非常喜歡的漫畫《XXXHOLiC》裡的魔女(CLAMP的作品)說到:世界上沒有偶然,一切都是必然。我想起在Facebook上的小遊戲(facebook上最適合你的人生句),測驗結果是:「必然是無數偶遇相撞的結果」,大抵也是這個意思。生命歷程中遇到的人、發生的事情、讀到的書籍、聆聽的音樂、觀賞的電影,都有一條隱形的線串連其中。只是你有沒有能力發覺而已。

〈我們在此撤離,只留下字〉一文提及寄回台中的明信片(在夢時代的誠品要買屬於高雄地景的明信片卻半張都找不到,只好買單車環島系列),沒想到該明信片卻大有來歷,那是蛙大單車環島所拍。蛙大寫的《島內出走》一書,正是本四個中年男子單車環島的記實,蛙大也在環島後辭去11年的工作,在台北松江以及八里開設蛙咖啡,一圓自己的夢想。我要感謝網友告訴我這小小張的明信片背後所代表的四個人的勇氣之旅。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後一篇文章
這是我的第一台筆電,這張照片是我在淡水宿舍寫的最後一篇網誌,然後那台筆電的硬碟掛點了,到現在還沒換新的。

打包把我帶走
當時我正在打包、將五年的東西裝箱、扔去、販賣、轉送,最後只希望來個人也把我打包帶走。

Dear K:

我擔心屆時我繳不出一篇像樣的文章,所以月初就開始寫了。沒想到一個晚上不到三個小時我便盡數完成了。

那些我買的雜誌到現在都還沒有拆封,倒是新的網路媒介(噗浪)再度吸引我眼球的注意,然後我覺得噁心了。不過這倒也不是什麼重點,而是我枕頭旁邊的那一疊書籍提醒了我一些事情,那是關於平衡。工作超過一年後才找到:愈是在工作上受氣,愈是需要閱讀來平衡心裡的那股紊亂的氣息(姑且爭之為鳥氣)。我才發現,床頭堆了《海神家族》、《物裡學》、《哀艷是童年》以及鐘文音的《慈悲情人》,都是在心血來潮從書櫃取下卻始終沒有翻閱的打算。,這四本書裡頭,除了《物裡學》李明璁是男性以外,其他三位都是女性,我並沒有特別不喜歡男作家(但我始終沒有辦法看完一本駱以軍的作品,反倒是牢騷嘮叨的唐諾我很喜歡),只是女作家更能夠吸引我的眼球,尤其是當我看完陳寧的《風格練習》,清新的令我開心。

我承認,我喜歡重口味的作品,感情繕寫的愈是濃郁,愈是正對胃口,不過老是讀那些陰暗裡邊的文字,那種清淡爽朗的日系風格,往往就是我逃逸的路線(或者是搞笑的伊坂幸太郎也可以)。所以我在噗浪上說:因為《附魔者》的情感過濃,我險險在閱讀的過程中,差點忘了呼吸,窒息在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漩渦中。她寫:一開始就錯了,到最後也不會是對的。或說,我正在文字的世界裡頭揣謀殺人的方式,想起觀看《口白人生》的趣味。愛瑪湯普遜所飾演的老煙槍作家,不斷的思考要怎樣殺死他的主角,而大學教授也向男主角提到這女作家一貫的風格:作品裡頭的主角最後都會翹辮子。《時時刻刻》當中,吳爾芙看見花園裡死掉的小鳥,作品當中她讓詩人死去,而20世紀裡的戴維洛夫人,目睹好友自殺墜樓身亡。

他們說,描寫死亡是要提醒生者珍視生命,另外一種的死亡是惡搞的恐怖。終於看完自租書店借來的《慢慢來,比較快》,是九把刀在三少四壯專欄的集結成冊。我不得不驚嘆九把刀天馬行空又令人驚喜的想像力,提及千萬不要在深夜抬頭看大樓的上方,那跳樓自殺的亡靈將會吸引你走到大樓的底下;它不斷的重複死亡的過程,當它從大樓一躍而下,它的靈魂將會撞入你的身軀,那重力加速度將會壓死你的靈魂,而它借屍還魂,於是這張臉孔底下的魂魂並不是同一人,而是錯置。這種聽起來毛骨悚然的自創鄉野怪談,儼然成了都市版。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流逝

Dear K:

還是要先跟你說:畢業快樂。雖然,畢業後要面對的麻煩事一拖拉庫,像是要如何把居住台北四年的雜物搬回台中,或者是在等待入伍這段時間到底要做些什麼?還要不要回到台北工作?但是能夠畢業總是一件好事,別像我還死皮賴臉的拖了一年,研究所沒有考上,乖乖的回台中當兵,延畢,發生的事情的變化卻足足影響我到現在。

那天,PHS先生告訴我,我們倆認識始於你來到淡江推甄,後來你雖就讀於世新,卻也在淡水居住一段時間。我老感嘆於時間飛快,快的像是在高鐵上,窗外景物高速向後退去,倘若沒有相機的定格捕捉影像,我必定無法對途中的風景有什麼過深的印象,同樣的,倘若不是書寫整理,翻看大學不同時期留下的多本手札,我必定無法憶起某些人、忘記某些事、扔去某物件。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