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近境拾遺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沿著旱溪東路一路走到下午去找M,在書局遇到一男一女聯合搭訕,以前一有搭訕的事情總是先跟W說,於是我傳了久違的Line給W,同她說起這件讓我有些雞皮疙瘩的小事,十分鐘之後我收到冷冷的回覆:「那不是要拉人去買保養課程的嗎?」

才驚覺原來走進一誤區,好像自離職後,對許多的事都不上心,這情況雖不至於兩耳不聞窗外事,卻也相去不遠。他們總說我很難聯絡,臉書越來越少上,電話不接也不回,Line不是已讀不回,是根本沒有看;實際上的情況是電腦沒有開,手機切成震動丟在一旁一直充電著,每天吃吃喝喝睡睡睡,看一兩集美劇,翻一些以前買的卻從未拆封的雜誌,試著把人當豬養。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寫給近境的信,十一

你好,你還在嗎?

如果你還在,謝謝你,謝謝你還會來這裡逛逛,這裡不是專業經營的電影、美妝、穿搭、美食、旅遊、親子、電腦......這一類的Blog,這裡有的是一個去年屆滿30的老小孩的碎碎念,可是你還會來這裡,只能說:你佛心來著。

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不寫字。

不寫字的原因很簡單,生活裡頭狗屁倒灶雞毛蒜皮的有的沒的,弄的人要一瞬間白了頭,偏生這樣的時間剛好86400秒(正好是24小時耶)隨時都在發生。除了字擠不出來以外,人也容易便秘,經常是下班回到家腦袋就自動放空,記憶體不足直接宣告當機;重開機的時候按F8用安全模式依然沒有辦法解決問題,也只好關機明天再來過。沒想到隔天還是一樣的情況,只好視而不見,幻想有一天他會自體痊癒,不過多久時間不曉得,白日悠光的跨了一個年,逃過世界末日,成為一位末日倖存者。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海闊天空

「海闊天空 在我心中 濕透了眼就不再迷惑 海闊天空 我頂著風 當霧散開就真的自由」---from 海闊天空/張惠妹


#台東海濱公園

今年4/4,我在小巨蛋,第一次參加張惠妹的演唱會,那一天聽說是錄影場,所以很多人穿了白色的上衣到現場去,暗場時,微微的手機光線,偶有螢光棒,白茫茫的一片,很美很美。其中有個橋段,張惠妹挑戰連續40分鐘的組曲不間斷,這些歌曲代表過去十五年來她的故事,某些歌曲更是要ㄍ一ㄣ住自己的情緒,以免痛哭出聲。

後來她唱「海闊天空」的時候,字幕上打出,經過這麼多年的時間,曾經討厭唱歌,逃避唱歌,最後才發現,她最愛的還是唱歌,現在,海闊天空是她現在的心情。

當我抵達台東海濱公園,走近大海,這一首歌便浮上心頭。

一個人旅行是自己跟自己作伴的過程,所有念頭格外清晰無比,曾經聽過的歌曲,當下也再次受到感動。事實上,在台東騎摩托車到處閒逛的時候,並沒有聽音樂,聽的是一路上的聲音;音樂是一種藝術,一種跟心境與環境共鳴的產物,當你剛好在某情境下,自然而然的就可以哼出一首感動過你的歌曲。

那天的天氣依然受到鋒面的影響,陰鬱將雨,風極大。我走入海灘,迎著風面向太平洋,吹拂在身上的都是沙,卻絲毫不影響見到海的欣喜。不知從何開始,有機會就想要到海邊走走(或者是近海之處),猶記得一回到苗栗後龍,朋友帶我到新興的觀光景點-好望角,同樣一個無奇的日子,騎著摩托車抵達目的地,駐足在相對高處,遠眺海旁鐵路有火車緩緩經過,巨大但各自間隔的風力發電機具散落在四周,太陽高掛天頂,熱力穿透沒有任何防曬措施的我跟朋友,海給人的印象往往與炎熱關連,但,此時的海有另外一種陰性的魅力。

你知道一望無盡眼前的這片海是萬物的發源地,它孕育一切也破壞一切,當大地震發生使得海嘯侵襲南亞以及日本的時候,你知道她其實是很有脾氣的。自然而然的你嗅到海洋獨有的鹹味,髮絲漸漸的有黏稠感而糾結在一起,心想一定要留下些什麼,於是在海灘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拍了張照片,看見遠方一群人正在淨灘,把人類產生的垃圾帶走,還給海洋母親原始的模樣。

會不會正是因為我們對她如此的不尊敬,於是受到懲罰的是我們這些人類?我們如此的善忘,忘記曾經受到的教訓,於是災難來的一次比一次更慘烈,直至2012年12月20日23時59分,世界末日還有一分鐘,你會想起什麼?

台東海濱公園大相框
這是著名的台東海濱公園的大相框,附近有自行車道,你可以租腳踏車在那邊亂騎,可以騎到綠水橋那邊,就可以進入台東森林公園,非常的近。

海的模樣
海的模樣如此多變。

I'm Here!
無論怎樣都會留下的到此一遊,別人的到此一遊是刻在樹皮上,於是留下醜陋的痕跡,我拿漂流木畫在沙灘上,海水一來,什麼都沒有留下。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8690003
台東森林公園

V聽到我自己一個人去旅行,覺得很勇敢,非常了不起。我搔了搔頭,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我以為,人生不該有好些時候,一個人到處閒晃,不是?

舒國治曾寫:「人一生中難道不需要離開自己日夕相處的家園、城市、親友或國家而到遙遠的異國一段歲月嗎??人總會待在一個地方待的幾乎受不了了吧。與自己熟悉的人相處過久,或許也是一種不道德吧。」From 流浪集 也及走路、喝茶與睡覺)

不道德,說的真好。

台東有條很長的道路叫做「馬亨亨大道」,回家google才知道,是為了紀念馬蘭阿美大頭目「馬亨亨」而命名的,而接近馬亨亨大道的盡頭,繼續往前就要到海濱公園的這個區塊,就是台東森林公園。

「公園」兩個字感覺很沒什麼,但是在人口不如西半部密集的台東,這個森林公園佔地3、4百公頃,在裡頭騎著腳踏車亂晃繞一圈,少說也要二、三十鐘,更何況停下來欣賞風景拍照發呆擦擦汗。網路上說這裡媲美歐洲的黑森林,黑森林我沒去過,但是南部的墾丁森林遊樂區倒是去過,也是個重要的旅行---高中畢業後又跟高中同學一起到墾丁小旅行。

那是人生第一次摒除家人、長輩,跟著同輩一起出去玩的經驗。正好中午時間抵達森林遊樂區,在森林遊樂區差點沒被曝曬成人乾,只能行走在樹蔭裡頭,一如哈根達斯廣告「夏天好熱愛要趁熱」那樣。被熱浪(愛浪)包圍的男人女人只能行走在陰影裡,擔心這種熱只不過是一種幻想(熱昏了頭),事實上,那是愛情帶來的暈眩,而不是夏天的熱浪。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omewhere ‧ anywhere‧nowhere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kies are blue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from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omewhere ‧ anywhere ‧ nowhere

「你要去哪裡玩?」租機車的老闆娘這樣問我。

現在是早上六點十五分,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早起了,除了幾年前還在跑考場的時候。早上五點多起床,車上載滿了考猜、旗幟,自己一個人一路開往目的地。

人在自然裡,是蟲鳴鳥叫聲把我們喚醒,人在鄉村裡,是雞啼聲把我們喚醒,人在城市裡,是鬧鈴聲把我們喚醒,可是,身體醒了,靈魂還沒有醒,於是我需要音樂把我喚醒。把車上的收音機打開,還沒有DJ的時段,台語國語英文日文流行古典......各種音樂承載著我。

搖下兩側車窗,清晨的好空氣由駕駛座這裡進入,穿透副駕駛座以及後座的窗戶而出,停紅綠燈的時候我會過窗伸出左手,試圖握住陽光,提醒自己,這就是現在。

現在,六點十五分,我人在台東火車站對面的機車行,我已經在便利商店吃過早餐並且買了一杯熱咖啡,老闆娘問我來台東要去哪?我只能回答她:我沒有什麼計畫,到處晃晃吧。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沒關係 你就帶一片風景走吧

「我們所有的旅程,看似是抵達遠方,事實上,當你走的越遠,離外界的干擾越遠,你就越貼近自己。而我們所有旅程的目的,都是為了抵達自己。」---------from 《抵達自己》


沒關係,你就帶一片風景走吧。

不知道是不是年近三十的關係,所以很怕自己壞掉,變成最不想要變成的那種大人。

小時候看爸爸媽媽工作很辛苦,爸爸總是一大早出門,七點多才回到家用晚餐,然後坐在沙發看電視新聞,跟媽媽一起罵政府(有時候是兩個人政黨不同而吵架);然後他跟媽媽兩個人輪流去洗澡,繼續坐回電視前面看灑狗血倚天屠龍記以及花系列。

他們只會督促我電視不要看太多,趕快回房間寫作業跟念書。國中畢業前,我房間都在一樓廁所以及廚房的中間,離客廳非常近,念書的時候,除了把廣播放的非常大聲來阻隔客廳傳來的電視機聲音以外,別無他法。

現在想想,每天加班下班之後回到家,也是用過晚餐,然後坐回電腦前面上網,然後一待好幾個小時,直到真的體力不支精神疲倦到了極點,洗澡,睡覺,週而復始這樣的生活。

有一天你會問問自己,是不是生活,就因此而崩壞了?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末日與異境

值班的星期六,一上班你就接到主管的電話,早上有誰誰誰要來開會要準備茶水咖啡水果,原以為可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完的一日,計畫趕不上變化,效率低的嚇自己,可想而知,星期一是更憂鬱了。兵荒馬亂後,一個人鎖上了辦公室的門,在降至十度冷氣團來襲的夜裡,拉上領子踏入寒風,心裡盤算「一個人」該吃什麼才好。

星期六夜要補習的高中生們聚在一樓吞雲吐霧,表情十分冷漠,口頭禪三句不離髒話,憤世卻不得不歸馴於體制(所以星期六晚上還來補習)。主管說:冷漠是現代人的特質,現代人慣於用冷漠對抗這個世界。這些年輕小伙子用可以遮住雙眼的長髮、夾在指尖的香煙、滿口的髒話,還有統一的制服,嘗試對抗這個世界。智慧型手機與行動上網日益普及,現代人除了冷漠外,更專心面對手機螢幕,跟三五朋友相約聚餐,上菜前滑滑滑,上菜中拍拍拍,上菜後滑滑滑,他打了卡,她拍了照,他回了留言,他們事實上都在現場,卻不發一語的完成這些事。

站在那樣的煙霧瀰漫裡須臾,突然不知道自己該左轉或右轉,事實上:你不知道你要往哪去。幾個旅人拿著Guidebook,操香港口音從面前經過,連他們都可以藉由旅遊書告訴自己該往哪裡去,已經在這個城市居住一段時間的你,在這個夜裡暫時沒了方向感,迷途。叭叭,你瞧見對面停車場警衛冷的直搓手,敬禮送走一台賓士後,回到小亭子裡。看著還在上班的他,想著剛下班的自己,回家是唯一的路。

地上太冷,往地下鑽。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00023

世界末日前給你的欲愛書。

Dear Scott:

聖誕夜我一個人去參加活動,活動現場的講者在舞台上提:這個活動很奇怪,可以讓人有勇氣,可以讓參加的人感觸滿滿,真的很像是邪教,現場有多少人是沒有攜伴就來參加的呢?我舉起了手,也看見很多人也舉起了手,這麼多的「一個人」,當下便覺得溫暖了。其實,我已經習慣一個人,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逛街,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買東西,一個人看醫生,從渴望一個人到習慣自己一個人。

夜裡,氣溫一降再降,場外冷風颼颼,冷的把耶誕氣氛凍的更濃郁,很多人正在交換禮物吧!?走在信義區櫛比鱗次偌大建築群裡,往機車停放的方向緩緩走去,路旁有些人正在等公車。有個衝動,我想要問一問他們,在這世間行走,你憑恃什麼才不致於在各式各樣的白日夢裡墜落幻滅,至此行走在黑夜裡?

聽說明年就是世界末日的2012,如果真是這樣,世界末日來臨之前,難道你不想做一件你一直很想做的事情嘛?你準備要愛了嗎?

愛的發聲練習,最終提問:「你會一直問自己,什麼是愛嗎?」親愛的史考特,你會這麼問自己嗎?什麼是愛?

關於愛,我所知道的太少,我所接觸的有限,但,我想問一問,在你生命裡頭困擾你的突發性戀愛症候群,最後都是怎麼不了了之的?我聽說你在樓梯間壓低音量跟台中的朋友提及最近剛認識的朋友,你有那麼一丁點欣賞他,或說,心動的感覺,卻戒慎恐懼不敢有所行動,或說,擔心表錯情讓你被拒絕,害怕被拒絕。你有些沮喪。

他在電話另外一頭問你:你是不是也到對愛渴望,但,容易卻步的年紀?你擔心你的記性雖然不好,但是忘了忘記對方?你何不把今年當做世界末日那樣,放下小心翼翼,放下想太多,勇於追求?因為恐懼沒有任何行動,或者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深怕犯錯就什麼都沒有的這些考量,全都不重要,因為你現在本來就都沒有阿!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的墳上起舞,在你的天際遨遊


「謝謝關心我、愛我的朋友們,謝謝你們讓我在自己的天空飛翔。」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神戶

他放棄了嗎?放棄他未來的生命?還是過往的光芒呢?

那麼,我自己呢?

二十五歲之前,可能在意有沒有加薪?多五千塊就可以妥協,加一萬塊就打算賣命;三十歲過後,或許計較休假天數,或許在意同儕升遷是不是比自己快;四十歲、五十歲之後呢?人生這麼長,該怎麼辦?

在金錢計量的人生裡,我們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才叫做滿足?

廣告部的抹油男、企劃部的L、編輯部的大王小王副總、或是社長、葉哥、小楊,以及昨晚遇見的阮先生,甚至還在打工生涯摸索的阿堯,他們在各自的人生階段裡,各自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一直以來,我們都跟太宰治筆下的大庭葉藏一樣,過著羞恥的生活嗎?-----------------米果「夏日彼岸」


===================================

去年的九月,我正準備離開第一份工作,暫時休息一陣子,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我又回到職場上,這一次,工作來的比之前更具挑戰性,同時也換了地方居住,無論是工作或生活,都有了劇烈的改變。重新回到台北生活,跨領域到不熟悉的產業,就這麼滿一年了。

中秋節回到台中過,結束跟家人的天南地北轉身上樓回房之際,眼角餘光掃向客廳的中心--電視機正播映「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約莫是去年的此時,一個人到電影院看這部電影,還記得前半段,Julia Roberts跪下來祈禱的時候,心裡頭有個鎖的很緊的扣,輕易的打開;早晨的戲院,眼淚不由我控制的爬滿臉龐,沒有帶衛生紙的情況下只能狼狽的用手背抹去,熟料越抹越多,當時頂著一頭亂髮,假若隔壁坐了陌生人,定會被我嚇著。

前些時候,朋友在臉書上寫:工作生活都不甚順利,坐公車上班的途中,聽電台撥蘇打綠「你在煩惱什麼」,青峰緩緩柔柔的在節拍中唱的字句,擊碎掛在身上的防備,他在旁邊坐著陌生阿姨的情況下,崩潰大哭,應是嚇壞對方了。

我完全懂那樣的時刻。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夢十夜

(以此文作為 2011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 初選入圍感言)

在前往高雄的高鐵上,才閉幕養神了一下,便發現不到三十分鐘即將抵達左營。我將擋光版拉開,窗外的南部農村景致飛快向後退去,電子儀表顯示目前速度為294公里;霎時,除了物理上的高速奔馳,心裡頭對於時間、歲月也不留情的飛快流逝有異常明顯的感知,尤其是一個不眨眼,我回到台北工作將滿半年,五月將完六月將至,一年屆時還有一半,細細回想,今年到目前為止,做了什麼?

「我,做了什麼?」

「會不會是做夢?」

如果要針對看見
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初選名單上有歲月拾遺,給個說法,我想是:「會不會是做夢?」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完美孤獨

大王:你最近很久沒有更新。

我說:有阿,我寫了
「完美孤獨」

康大王:那樣哪能作數,一點都不符合你的風格。況且那只不過就是MV加上幾話話。

我參加了
punch party17,這次的講題是「『雖然說出來可能不是很重要,但一定在某處改變了我的一生』的事」。如果是你,正在閱讀的你,那會是怎麼樣的一件事?是愛情、親情、友情,還是什麼其他的,類似救贖般存在的事情?

很久以前就知道punch party,過去因為我不在台北所以沒有參加,這次有機會所以就去了。驅使我參加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我非常喜歡的部落客黃小黛是其中一位講員。然後,她說了:
「所以,所謂命運,總會在人生某一個點上與你不期而遇,那時候,請記得認出他來。」

關於她的故事是30歲的那一年,把雙手放在鍵盤上,就開始了書寫的人生。這麼寫了十年,在她筆下的家族故事、人物集、短篇創作、還沒有出書就開始寫序的人生......是她的經歷。如果說,某個點上的不期而遇,是在某個憂鬱的夜裡,我打開了「黃小黛 IS LIFE」,從幸福行事曆開始,一直讀到了現在;我也曾經大量引用她的文章裡頭的字句,時間過去,後來我也長成了自己的樣子。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72260011

(其實一開始標題是:誤讀/我不是你以為的那個人)

很認真的把蔡柏的倫敦求學系列文章看完了,吸引我讀的原因是「自我對話」。到國外進修的他,除了意識到他在台灣不可能意識到的「對自己的觀感」與「某種程度上的社交障礙」,進行書寫(甚或說抱怨),很吸引我。因為我也做過類似的事情,甚至是仍在持續進行中。

突然有一篇文章打中我,他寫:「其實大部分的blog讀者,真的透過不斷閱讀我的文章,是真的很有機會可以很瞭解我的,但是,我其實完全不了解看我文章的讀者們。

這是不是隱隱約約中,造成了一種彼此很熟稔的錯覺?這樣好嗎?這樣對嗎?這樣可以嗎?

透過文章的確可以了解我,但是請相信那也只是一部分的我,網路上的我;可能我本人見到面不愛說話,也沒你想像中的三八,甚至臭臉,但是這根本上,沒有衝突。降低不必要的期待之後,或許才有真正成為朋友的可能。」


我想起兩件事情。

看完re/turn後跟朋友約吃晚餐,席間,其中一位朋友提到上一次的聚會還好有我,場面才不致於冷掉。他說因為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見面,深怕除了吃飯,話題很快的就冷掉,還好我在現場施力(我找不到更好的說法了),能夠掌握大家話題起落的節奏並適時的讓大家延續交談的溫度。為此,他謝謝我。

那個當下除了因為看戲的疲倦使得我腦筋運轉的速度下降以外,其實我是真的不很記得當天聚會的現場,我說了什麼,我做了什麼,因為,我只是「做我自己」而已。

他們眼中的自己跟我所認知的有落差。

第二件事,是跟讀者有關。某個從讀者變成認識的朋友,我們一起去看電影閒聊,我問他,實際上見到我跟blog上閱讀的我,有沒有什麼差別?他說:就跟在blog上讀到的你一樣。

在那個當下我沒有意識到這件事哪裡不對勁,可是我問的問題跟他的回答就一直擱在心上,直到我今天讀到蔡柏寫的那篇文章才發現,真正的不對勁就是:就算我初次見面表現的有如---你歲月拾遺所認識的scott---一模一樣,那也絕對不是完全的我。

因為,我的書寫並不是毫無意識,是刻意(亦包含下意識)的選擇了某些語彙以及概念的陳述,這些泰半不一定會在我日常生活中表現出來。某個朋友的blog是竭盡所能的搞笑以及胡鬧,偏偏日常生活中的他並不若文字上的活潑。

同理可證,我不是你讀到的那個樣子,可能有百分之多少的等同,但絕對不一樣。

就算是不寫文章僅僅是當時用餐的我,我都不知道我幹了些什麼事情,唯獨透過朋友的口中我才有辦法曉得:當時候我應該是按下了社交模式的按鈕,適時的扮演應該要扮演的角色,更多時候,我其實是在很封閉而且用自己方式感知世界的小宇宙中。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00023


可是美麗的人(都)死掉了》的作者郭正偉在書末,鼓勵大家提筆寫信給那個你最想要寫信的人。

突如其來的,我想要跟大家互動一下。


詩人艾略特最著名的長詩《荒原》寫:四月是最殘酷的月份,由死地繁殖出紫丁香,把追憶跟願望揉合,以春雨激動遲鈍的根苗。

我們來把追憶跟願望揉合吧,請你告訴我你的心情故事,不管是什麼。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etro

不是懺情。

很多人向我提問,問題雜沓而至,原以為回答了一兩個之後就沒事了,可是問題還是接踵而來。

為什麼要離職?
接下來的打算是什麼?
為什麼休息要休這麼久?
為什麼不留在台中工作?
為什麼不交女朋友?
為什麼要到台北工作?
為什麼要住在三重?
為什麼當時要去補習班上班?

我很想要問他們,為什麼這麼多為什麼?

他們覺得我離職的原因是假的,我說:想要換個不同的業態、不同的產業,不想要被困住。我並沒有意願在目前的行業裡升遷,也不會從中獲得更多的成就感,只有困頓感以及疲倦感,既然如此,為什麼要繼續?

我總是納悶,那些說領到年終就要離職的人,為什麼說了這麼多還依然在現在的工作崗位上?

我總是納悶,那些瘋狂抱怨、批評公司的制度及相關種種的,為什麼不想辦法爬到高位改變它,不然就繼續忍受,倘若無法忍受為什麼不能夠一走了之?

他們也會告訴我很多的為什麼,為什麼不能走,為什麼不能夠改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只是不想要忍受,我以為我暫時不顧一切,在我尚未30之前。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