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2009 exchange mail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寫

歌手順子(現在還有誰記得她?)的「寫一首歌」非常的好聽,我也非常欣賞這個當初以「回家」一鳴驚人的女歌手,不過主流唱片長江後浪推前浪(現在流行「噗浪」),新人輩出,無論是否是一片歌手,歌手的生命週期其實是很短暫。對於會創作的歌手都抱持著敬意,對於音樂,我除了聆聽以外,再也沒有別的才能。

靈感湧現的時候,除了透過相機捕捉生活的切片以外,剩下文字。前陣子,跟配合的同事不知道應該做怎麼樣的溝通才好,於是把一張A4的空白紙張寫的滿滿的,當作是一封給她的信件;在信件當中除了提及我對於她當時可能有的心境以及我以過來人的身分與之鼓勵以外,接著就是工作上細節的提點。

主管要求我們每天都給要繳交工作日誌,對我而言,是將今日完成的工作以及明後兩天需要追蹤的工作書寫清楚,讓主管明白我目前做什麼,還有什麼忘了。還是菜鳥新人時,主管常會在我的工作日誌上留下大量的注意事項,隨著工作逐漸上手,這樣的注意事項日漸減少,取而代之的是對於工作品質的要求提高。不會的狀態下,提點哪些可能是疏漏的部份,已經做過的情況下,關切的是「做對」以外,更要「做好」。

令我感到不解的是,現在與我配合的同事Y以及之前的同事A,從打卡鐘離開走到位置上,尚未坐下前---發現他們的工作日誌在昨晚主管下班前註記了密密麻麻的提示---便面有菜色。他們(彷彿遭遇什麼不幸)的頭一個反應就是把內容扔給我看,好似我才是應該為這種狀況負責的人。

她回了信,在她回信的那天,剛好我也給了她第二封我寫的信,我不知道她看了沒有,但,我找不到理由寫第三封信了。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本文轉載自:http://www.wretch.cc/blog/ICB/12391417 發表於:February 26, 2009


RE:「字的,發聲練習」。
  關於時差,什麼時候叫做準備好呢?總是想再多準備一點、再想周全一點,根本就沒有準備好的那天。只有把握當下,決定了就是去做,盡力在每分每秒,把握當下,也就沒時間懊惱、沒時間反悔……,更沒時間有太多感覺。做就對了。
  找到根本,就能找到動力,然後什麼惆悵,什麼迴圈就通通不見了。去年十二月一整個沮喪,履歷表石沉大海,面試賣相不佳,存款逐漸見底,倒底我還能做什麼?這樣的日子要過多久?悶到極致之後,決定夠了,決定擺脫這樣的情緒,因而產生動力去找工作。不斷告訴自己加油、不斷告訴自己勇敢,然後衝衝衝。於是舊曆年結束的第一周,就是不斷地面試再面試,然後在農曆二月初一開始上班。親愛的史考特,自己的迴圈自己爬出來才有意義,也才能持久。加油。

RE:「記憶童話」。
  一次回應兩月份算不算違規?可是等下月的日記出來不曉得是什麼時候咧,聽說農曆二月初一剛過。
  「倘若全世界都不再記得A,那麼A在其它人的觀感中或許跟死亡無異。」這點讓我無法理解。究竟A是否存在,是屬於別人認定還是他自己認定呢?個人認為,一個人是否存在,只與自己有關,旁人觀感不重要,一點都不重要。又,經書有言:「花開見佛悟無生」,既然都無生了,又何來有死呢?
  知否?當想起關於你的記憶,追溯到較早期、較深刻的,就是我退社前,跟你相約到簡餐店會談的那次。想來好笑,自己決定退社,還建議你可以繼續在學會學習。這是什麼樣的心態?反正這些也不重要了。有情無情,不過只是一線之隔。

決定。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暗黑童話

前陣子去了一趟台北書展。因為車次關係,提早到達約定的地點,於是先在附近的星巴克喝一杯早上的咖啡。店內空間擁擠,選擇到店外露天空間落座,什麼都不做,只是看著人。看著週日早上十點多出現在紐約紐約外頭的人們都聊什麼話題,做什麼樣的穿著打扮,點了什麼飲料,走路步伐的快慢與否......差點就忘記我在等人。倘若放假的這時候,我應該還在睡夢之中,因為前天晚上喝了一瓶水果口味的比利時啤酒看dvd看太晚,或許是某本小說太精彩,欲罷不能(一如一個晚上看完《動物之神》)。

在台北街頭所見的穿著打扮的確跟台中是不同的風景。最有趣的絕對是坐捷運時,上下車和你短暫停在同一節車廂的緣份人群們,他們分別作不同的神情、動作,不少是帶了耳機斷絕外在世界的聯繫,墜在自體的宇宙之中,通常我也是其中一份子。但,我的台北經驗正漸漸從鮮明往泛黃的光譜端移動。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最後

還沒找到一個儀式,得以揮別2008,跨進2009。

近來的不開心以及抑悶源自於這樣的時差---在08以及09中不上不下。作為一本文字量不多,但實為09讀完的第一本書,李鼎《再見的地方》感動我。他拍了一部電影,愛的.發聲練習,在他答應幫出版社寫關於拍攝過程的這本書中,開場白他提:「因為,人生真的不是要給你一個答案,而是,是否能喚醒你,你自己要的是什麼?你所愛的又是什麼?那時候,就可能是一抹微笑,一把眼淚,一根菸,一首歌,一場同一群人看過的電影......我總想給自己一個什麼答案或誰的肯定才走下去,其實不該全是這樣的。於是,我突然有了能力,寫出一篇篇這部電影的感動,一處再見的地方。」

這是他的發聲練習,練習愛,而09我也將進行屬於自己的,字的.發聲練習。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本文轉載自 Lea's >
December 31, 2008
交換日記:大家一起來轉轉運。

  說好了在今年結束之前一定會放一篇文章到網誌上的唄。人說欠債不欠過年,雖然只是新曆年,我還是會在一月一號來臨之前放個文章上去的。原本是想些有的沒的,沒想到有好多東西可以寫,每個都只寫得出三五行,弄得像是二零零八二三事。果然太久沒寫網誌還是有差啊,倒是拿著紙筆可以寫好多好多。所以,就拿給您的回信、復出之交換日記第一篇來湊數,不好意思吶。想來腦袋裡構思最完整、最能夠湊成一篇文章的,也就是這篇了。

  其實整理房間清出來的那些信紙啦小卡什麼的,能用的還是想儘量給他派上用場。所以朋友們可能會收到將近十年前買的庫洛魔法使信封,或是二三十年前國民黨發的主席小卡,那些真的很漂亮,很有味道──不是臭酸掉,而是像陳年佳釀那樣的好味兒。原本是想把商管學會的限量小書籤夾在信裡面寄給你的,可是當你說「不願意成為一個守著舊東西而變成包袱的人」,我忽然不想真的寄過去了,我想也許你會拒絕,然後丟去資源回收。那樣會讓把這些東西留了這麼多年的我顯得有些蠢。(開玩笑,那時候可是搶來的咧。)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