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夢境拾遺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8800026

「文字。是一種情緒,是一種表達,是一種存在於我們生活周遭,平等擁有卻不被重視的資產。

每當寫下這些字,不像是一首詩,但又不僅是一段句子;與其試圖定義,不如,我們賦予他新的生命。

希望你能來,探訪詩與句,Poem和Sentence之間的溫柔,【 poetences。詩∣句 】」

From 周信佐// 【poetences。詩 | 句】展

相關連結:poetences。詩 | 句】展

朋友cipomark舉辦的 【poetences。詩 | 句】互動展,移師台中「日嚐」二次展出,第一次在台北somebody展出時錯過,這次終於趕上了。

跟小信/cipomark 結緣是因為「文字」的關係,當時他幫AANGER寫的專欄裡頭推薦了我的部落格;那是2009年的三月號,主題「一個人住」,雜誌最後的專欄寫:如果你也一個人住,適合閱讀的BLOG......時光流旅被收錄其中。

於是我對這位「編輯」感到好奇:在部落格之海當中,為什麼選擇了時光流旅?又為什麼覺得我的文字適合這樣的主題?透過朋友的牽線介紹,我跟他相約在台北超有氣質紫藤廬,泡茶聊是非。

初見面那天,瘦高的他出現在台北車站,騎著檔車好不帥氣,跟我想像中的編輯不太一樣,年輕有朝氣。而他也誤會我是個大叔樣,煙抽很重,咖啡當水喝,晝伏夜出,沒想到我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我與他並不常見面,但是喜歡他在blog上寫的文字以及他做的事情。

一日他發了篇文章「一封桌上的信」,他寫到:『我環島去了,騎摩托車』,然後他就真的環島去了。又有一天,他說他要去中國大陸住一陣子,然後他就出發了。他年紀比我小,卻總以出乎我意料的形式再次的向我展演「人的可能性」,當然,他只是挑戰他自己。

去年他在台北somebody咖啡初次舉辦【poetences。詩 | 句】展,將長短不拘的詩句印在紙膠帶上,貼在somebody的窗戶上,作為展出,此外他販售明信片以及提供大量的文字印章,讓你能夠拼湊文字,寄給朋友。

他說:文字是風景,看向窗外風景的同時,我們閱讀文字,也看見內心的風景。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無所事事

採訪/撰文 Scott

「佈展結束,看著一張張貼在牆上,精準測量過距離、高度的照片,環視空間中的陳設的書籍與入口處的留言板,通通都就定位。當時有種:原來我也可以如此完美苛求/要求這麼一件事情,好似多年來最‧最‧最認真,做的一件事情。」  From 林政平//無所事事的美好 攝影個展


去年底今年初,相當要好的朋友在台中舉辦了生平第一場攝影個展,主題:無所事事的美好。他引用胡晴舫《濫情者》中的一段文字作為由來:「由於欠缺一個適當的告別儀式,過去始終沒有正式結束,現在就不能好好開始,於是也就看不見未來。」

他在09年開始拿起傳統機械式相機,裝上底片,開始練功。幸運的他擁有一個私人攝影教練,不是透過黑字白字的告訴他光圈快門的組合,而是在每一次旅行、出遊,按下快門要構圖之前,思考透過攝影師之眼,到底要表達什麼?無論是逆光時在搖曳的光姿裡,人們的形象漸漸模糊有如天使降世或者是驚鴻一瞥的剎那,凝結成畫面。

影像是說故事的方式,透過一組充滿故事性的相片,能夠展現寬廣的想像空間。

當年李立群在廣告裡說:「有人用文字寫日記,而我喜歡用影像寫日記......」,這個經典廣告令人多年後還是印象深刻;這幾年數位相機市場成熟,不管是消費型DC或者是DSLR,都已經快要到人手一台的情況(甚至是一人多台的情況)。許多人依然只在乎按下多少快門或者是幾百萬像數、能不能夠錄影......

回歸攝影的本質,Win Wenders《一次:影像和故事》寫:所有這些在攝影機前只會出現一次,每張照片又讓它們一次到達永恆。

攜帶相機的時刻、按下快門的時刻、想要按下快門的衝動時分、騎車回家時瞧見的傍晚落霞、出遊時朋友的笑顏、吃路邊攤時撞見的一幕......林政平/@ping,透過攝影個展「無所事事的美好」,向我們揭露了入伍服役前,這一些屬於青春歲月裡頭的美好,或名小確幸。

驗證了Win Wenders所提「一次性的永恆中」,美好無所不在。

採訪正文請看繼續閱讀: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alice in wonderland via disney

提姆波頓的「魔鏡夢遊」裡,長大的愛麗絲被迫要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而且這一切還是被安排好的。她掉進13年前去過的地底世界,捲入了紅白皇后的戰爭,她怒吼:為什麼大家都要她做「他們想要她做的那個愛麗絲」,她決定要做自己。從頭到尾她都不相信地底世界的真的,也許只是她的夢,突然的她意識到這是真的,她舉起寶劍走向空龍,嘴裡念著: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最後一件:殺掉空龍。

她真的辦到了。我想起成長的過程中,總是有人問:你長大之後想要做什麼?

我從以前到現在總是無法回答這樣的問題,總是想:那些回答自己想要當總統或者太空人的同儕們,真的是想要成為那樣的大人嗎?

求學過程中,我所認識的大多數朋友面臨升學及未來出路的選擇,還是被迫得按照多數大人希望的方向,也許是醫師、律師、建築師、教師......師字輩,或者是商科或者是其他,但多數都不是自己想要讀的科系,包括我自己。

記憶中曾回答的「夢想」,現在看來似乎只是遙遠不可及不可觸碰的夢境,或許在一陣繁忙的工作週期後,一個淺眠的夜裡,夢到回答過的關於「未來的我」的情境,對自己皺眉,現在的我怎麼變這樣?鈴聲大作按掉手機鬧鈴,發現自己快要遲到了,快速梳洗著裝,拎了包包出門,把昨晚的夢拋諸腦後.......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