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

「我從來不曾抗拒你的魅力,雖然你從來不曾對我著迷,我總是微笑的看著你,我的情意總是輕易就洋溢眼底。曾經想過在寂寞的夜裡,你終於在意在我的房間裡,你閉上眼睛親吻了我,不說一句緊緊抱我在你的懷裡。」

我是愛你的,我愛你到底。

朋友寫:在國王遊戲裡,被迫和不同的男女親吻,不一定是雙唇,還有可能是其他部位。透過唇瓣的交疊,體液的交換,舌頭的交纏,確認彼此的情意。也許還包括親吻前磨蹭對方鼻子的親暱動作,深情擁吻離開後又忍不住輕啄對方小嘴的情不自禁,抑或是憐惜的輕吻對方的眼。

都是愛的表現。

螢幕上情侶的演出,擁吻比情慾戲碼更吸引我。雖然經常是連動的情節,不過那像是一種證明,或許可以和任何人做愛,卻無法和不愛的人接吻。

我沒節操的瘋狂索吻性格是在酒喝多的時候,特別是想和自己看上的人,交換彼此。渴望吻,是渴望一種行為上的親暱。

先前有新聞提在法國留學的女學生,想完成與100個男人親吻的紀錄,網路上開始出現抨擊言論,但,我們何以不能如此呢?

在這個冷漠的社會裡,我們對於熱情的肢體接觸充滿抗拒,路上的FreeHugs,行人都抱持的遲疑的態度。不一定是愛情的愛,愛可以是很多種形式,而愛的一種證明式只是給對方一個擁抱,甚至一個吻。

吻在你臉上,吻在你心上,只是也把愛放在你我心上。

她唱:輕輕的一個吻 已經打動我的心 深深的一段情 教我思念到如今。

我想念你的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