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載自:http://www.wretch.cc/blog/ken3583/13699475

七月 - 美好練習

Daer S:

   談到魔幻時刻,不知你是否曾經欣賞過這部電影?由三谷幸喜導演,雨曾經合作過slow dance的妻夫木聰、深津理惠還有佐藤浩市、唐澤壽明,所主演。簡單來說這部片是個鬧劇,但卻讓大家都很喜愛;我也好喜歡,劇情即使很吵、惡搞,但卻不失大師的風範。裡面所形容的魔幻時刻,其實是傍晚時,太陽即將下山,天際出現美麗彩霞的那段時刻。拿來形容這個,前進不了後退不對的狀況,令我感到十分欣慰。

   最近要開始打包行李了!但說實在話,也不知道該先搬去哪裡?如果兵役並沒有如預期的快,那我辭掉打工回台中休息的那段時間,我該如何糊口?畢竟我並不想再靠別人了!所以這些決定,都將在幾天後出爐,該怎麼做我想我還是得好好的想一想。

   前陣子也衝著你的推薦,趕了流行,在龐畢度展結束的前兩天去北美館報到,先與同行友人約在中山站吃飯,爾後才匆匆坐上公車前去。台北的天氣已經開始進入酷暑的階段,即使再怎麼耐熱的我,待在室外還是瘋狂的流汗,而家裡現在還是沒有冷氣,所以待在家裡光只是坐著,也還是不停地在流汗。我家長毛的狗兒,駐日的趴在地板上睡覺,只要稍微一動就開始吐舌頭的牠,也開始禁不住這樣的夏天。坐到北美館下車後,馬路兩側都是台北花博會的場地,因此圍了好多又好醜的鐵皮,試圖擋住裡面的飛塵及坑洞,猶如表面的和平,不想讓行經此地的台北行路人看見。

我不禁回想,當初在美術公園及圓山公園拍片的我,當時的我一定想不到,一個不重要的街景,竟然可以變成我在台北重要的回憶。而一個繞著溜冰場邊行走邊哭泣的鏡頭,更是讓我回味再三的台北圓山公園。我一直很驕傲的向別人說,我大學生涯的片子都在台北拍完,從來沒有去到外地拍攝過,這就牽扯到我的觀念,或許是因為我沒有錢,但我一直都覺得不一定要花大錢才能拍好片,當然機器是一定要具備,但爬山涉水去到郊外的場景,也不見得會讓人感動不是?據說兒童樂園也拆了,我有兩部片都有裡面的場景,我想我的片子都在為改變中的台北作一點小小的紀錄吧!

   一進去北美館後,迎面而來的是大陣仗的人群,大家都在排隊買票進場,可想而知,看畫的時候,滿滿的都是人圍在畫前面,因此我與同行的友人討論出,我們只看我們想看的,因此便走馬看花地看了很多畫,由於先前便有閱讀資料,這次的展覽是照著世外桃源的概念所行進,有脈絡地呈現許多法國畫家的作品。卻也不免被批評,北美館砸了大錢,只是讓台北成為世界化的脈絡,而將在地化棄之不顧。不過裡面的畫作的確有一些震動了我,誠如你所推薦的「藍色二號」,不管它所要呈現的意境是什麼,我真的很想擺一幅大的在我房間,它讓我感受到某些寧靜的力量呈現在他畫作裡面的藍色。另一幅讓我非常喜愛的,便是米羅的另外一幅畫「夜裡的人與鳥」,我也莫名的喜歡,或許是因為它的色澤及線條都帶有一種灰灰的氣質,不過於顯眼,卻也不顯得樸素,這樣界在中間的感覺,讓我非常喜愛。也許另一方面這兩幅畫也是展場中很大幅的畫,讓我可以感受到震撼。

然後最後的那一幅「草地上的午餐」,有許多名畫家皆出現在裡面,梵谷跟高更這近乎斷背情感的兩人也被擺在一起,大家裸身坐於草地上,呼應世外桃源這個主題。而這幅畫的視角,卻讓我覺得,我們只是不小心闖入這個世界的平凡人,大家目不轉睛地盯著你看,彷彿訴說著,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阿!那我很好奇你心目中的「阿卡迪亞」該是怎樣的模樣,我想我不在乎那些黃金年代有多美,也不在乎世外桃源是否一定要在室外,可以的話,我只想把我的房間佈置成世外桃源,一個無憂無慮休息的所在。如果一定要規定在室外的話,我想我從照片裡看到的清境農場,或許符合那樣的條件,晴空萬里的天氣,鮮少的科技產品,只有風聲、蟲鳴、鳥叫還有美麗的羊群,是否是我們所印象中的呢?

  其實我們都好努力地讓自己變得美好,不管是內在或者是外在。穿衣打扮、剪髮、健身甚至於整形….等我們都是為了討好自己也討好別人。而內在,我們努力地去閱讀很多書、看很多展覽(不論是畫展、新一代設計展、攝影展)、聽很多不一樣的音樂(西洋流行、國語流行、搖滾、電音、民謠)都是為了拓展自己的視野,吸納許多不一樣的知識,來讓自己變得美好。甚至於藉由旅行、旅遊或者是Working Holiday來增加不同的生活經驗,除了圓自己的夢、填補自己自我完成的欲望,最最重要的都是讓自己變得更美好。但這個世界呢?是否也為了變得更美好而努力呢?搶通車的內湖線,卻不斷的出包。看似美好的花卉博覽會,也只是把原有美好的風景拆除,另外創造一個未知的美好。會不會我們想像中的美景,其實都只是一朵夢裡花,純白、無暇卻不真實呢?或許我們放寬心去看待這個世界,就可以看見不一樣的美好。

  前陣子蔡康永被與論抨擊他笑其他男明星「娘」的事情,他於他的部落格回應,的確提供了我一些不一樣的想法。從小到大,其實我也一直被這個字困擾著,但越大卻越發現,其實並不是只有我有這樣的問題,很多人也擁有過同樣的困擾。而且我發現不只是在這個小圈圈,另外一個女同的圈圈裡,T們對「娘」這件事也是極度地在意,好像這個世界,扮演堅強那一面的人就不可以被說娘,不可以哭泣甚至是軟弱。就像蔡康永說的,

覺得男生不可以娘娘腔 ,那是異性戀霸道的偏見.
覺得男生不可以被講娘娘腔 , 那是被異性戀的偏見牽著鼻子走 .
只有被洗腦成這樣想的人 ,才會懷抱惡意的使用[娘]這個字,用這個字欺負人.


我們是不是被這個世界牽制了太久,所以懷抱著惡意拿那個字欺負別人。在看完這文章沒多久,我也剛好跟偉a聊到這件事,在這些年的日子我開始逐漸地接受這個樣子的我,而非強制的去改造,或者是強制自己不能做某些事情、說某些話。我開始開心地接受我這方面的特質,因為並沒有什麼不好阿!這是原本的我,這是最自然的我,而非矯揉做作,非造假的自己。我想慢慢地撿拾起
,散落在各處的碎片,拼成真正的自己,就是人生最美好的部分。

創作者介紹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