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北邊的小城,這個城市的歷史悠久,卻在現代化大都市/大都會不斷的擴張下,變成了邊陲的小城。它的歷史也不斷消逝在眾人的記憶裡,就消融。像是一場最後的雪色,當時多少人佇足,如今雪融後什麼都不復存在。

小城在沒落之際,仍有純樸的住民,他們不若城裡的大多數年輕人嚮往大都會的震撼以及五光十色,寧願待在小城裡營生。

小城來了一個旅人,這旅人帶著一個皮製的大旅行袋,身上大地色彩的衣著讓他顯的不起眼,以及一頂帽子。帽沿壓的極低,以至於他的臉龐不是那麼的清楚,不過仔細看有明顯的傷痕在左臉頰上,因為疤已經很淡,應該是很久以前的傷口。

旅人除了外地來的長途跋涉風塵僕僕之外,身上帶著不屬於小城的氣味,如果小城是有經歷史洗禮的骨董,那麼旅人身上的有著不屬於現在的年代久遠以及寂靜。

旅人臉上的鬍渣沒有費心打理,看起來是來小城這一趟沒有太舒適。幾個住民看到陌生的他,沒有費神留意,依舊做著屬於自己的事情。以前城裡熱鬧時也是相當多的旅人來往,不過這些年已經相當少見,但對這些久居小城的住民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旅人在城裡唯一沒有收起來的旅店暫時住了下來,他和老闆說話時,除了低沉沙啞的好嗓音,態度也相當客氣,並且大手筆的預付了一個月的費用。雖然是如此,但是旅館的費用其實是相當划算合理。

「已經很少人會來小城了,以前這裡是很熱鬧的。不過我還是認為現在也相當熱鬧,只不過跟大都會不能比。客人,如果你有什麼需要,或生活上的問題都可以找我,城裡是什麼都有很方便,但是我可以比較快的幫到你,不額外收你錢。」

「謝謝了老板,不過有件事情想先請問你,你有聽過邊境的城市嗎??」

「邊境的城市阿,我想想……,已經很久沒有聽到了,不過好像是從我們這個城還要往北,但是再過去只有幾個零星的村落,沒像我們這樣的規模的城鎮,也沒有人會想過去。那是一個,沉沒的城市。」

「沉沒的城市嗎!?」


旅人在城裡待了下來,多數的白天,旅人便在城裡到處溜搭,會順手拿起炭筆以及繪圖本對著建築物或者是城景專心的描繪起來;或者是拿著厚厚一本的冊子,提筆寫著,那模樣煞是認真。

旅人真的話不多,不過會跟城裡的耆老閒聊,問問題。問一些關於小城的過去,那一些不足以留下年輕人的城裡的歷史。從跟耆老的互動中得知旅人似乎是個說故事的人,或者是小說家那類的。

他和耆老們聊天時一身輕便,依舊將帽沿壓的很低,單就旅人住在城裡的這一段時間,沒有人看過他將帽子拿下來過。或者是旅人不想讓疤痕大剌剌的露出來,即使已經很淡很淡,不仔細看不會發現。

但對於城裡的住民,那不是什麼值得八卦的事,這是個類遺世獨立的古樸小城,過去的歷史在快速變遷的這個世界裡是最不重要的資產。即使旅人發現城裡的建築在過去都是屬一屬二的特別,一定是極有錢或權勢的人才有辦法居住其中,這一點是絕對錯不了。

城裡和外界的連絡,是公路以及一個禮拜三次來回的鐵路,不過火車的型號也是相當老舊,並非受到重視。商人去外地批貨,農人把作物或牲畜賣到外地去。小城有一種特別的農產是相當稀有,許多的達官貴人或有錢的大老闆都非常喜歡,但是數量稀少。

這也是小城雖然沒落卻沒有完全被遺忘,被保有和這世界聯繫的原因吧!?

但旅人心中最想知道的不是這小城,是那個沉沒的城市。那一座早遺忘在時光洪流裡,曾興盛一時比這大陸上的任何一個城市還繁榮,曾經是個神話的城市。這裡是最靠近沉沒的城市的小城,在這之前,旅人找不到任何資料可以得知為什麼那城市會遺忘在大陸歷史中。

旅人試圖的在各大都會裡找尋,並且做研究,與許多知名的城市學者見面,希望能夠解開這個謎題。但學者們卻極不耐煩的告訴他:「那種名不見經傳已經消失的城市,我怎麼會知道。也沒有人會研究的,現在最重要的是都會的未來。」其他學者的態度也多半是如此的傲不可攀。

直到他與一位年紀相當大並且退休許久的老學究見面。學究行動不便,但是從眾多像小山一樣的研究手札中,找出一本蒙塵表面上看起來就年代久遠,紙張泛黃的筆記本,裡頭有張黑白照片,舊地圖。至於筆記本身,零零散散並有些雜亂卻密度極高的文字書寫其上,不易讀懂,需要花時間細看詳讀。

老學究談起遺忘的城市,用一種相當神往的態度開始,以落寞寂寥的語氣結束。內容約莫是城市早在他年輕時沒落,不過那城市當時已經是個神話,是個傳說。

因為離這裡太遠,也因為沒落,在他之後的學者(包含他)沒去過,也不打算研究,旅人在其他的學者那應該吃了不少苦頭。老學究只有一張如何去到那城市的地圖,和他當時尚未成為學者所收集的相關消息以及佚事。至於照片,是那城市。

旅人一開始是有名字的,踏上這旅程之後,名字漸漸的變的不重要,成為了一個只有「旅人」代號,並一心前往尋找沉沒的城市的男子。這趟旅程相當漫長,他一邊旅行一邊工作。

他將旅途中的趣聞佚事給寫下來,稿子寄回大都會裡由朋友所開的出版社發行,他再去最近的連鎖銀行領取稿費以及版稅。因為旅人也自己畫圖,相當的有個人風格,加上撰文的筆風有趣生動;他的遊記在每一次發行都獲的相當的迴響,並且獲獎,只是他一次也沒去領過。旅人的生活也因此還過得去。

依著地圖,這個小城是旅人最後休憩的城市,也很有可能是旅人最後一本遊記。在過去也沒有連鎖的銀行,正如旅店老闆說的,也沒有任何小城,只有零星的村落以及人家。於是旅人打算將目前手上的稿完成後寄出去,領到錢後便準備出發,離開小城。

從這開始沒有鐵路,只有公路,等到連公車都到不了的地方,也許要換成相當原始的方式旅行。這對旅人而言,這個小城是旅人的階段性結果,之後又會開展出什麼過程,也沒有辦法得知,那都是未來的事了。

以某種程度而言,也許小城也是另一座邊城。遺忘的邊城現象像是慢性疾病的吞噬著城市。

旅人在離開前的一個多禮拜,請旅店的老闆幫忙他準備一些相關事宜,不過也因此得到一個對旅人而言,怎麼樣都意想不到的禮物。旅店老闆帶著旅人去見一位曾經去過那個城市的老嫗。

她獨自住在離小城約十分鐘車程的地方,年紀很大,眼睛已經看不到,有行動不便,但是身體算是硬朗健康,是旅店老闆的遠房親戚。她聽到有人想去探訪那個城市,情緒顯得高昂,並要求想見旅人一面。這點,旅人是不會拒絕的。

「老婆婆,你說你曾經去過沉沒的城市嗎??」

「你就是那個要去邊城的孩子嗎??」

「是的,就是我。」

「我已經好久沒有這麼興奮過了,自從我離開邊城之後。」

「老婆婆去過那嗎??」

「我小時候在那住過一陣子,後來因為家裡經商的緣故,便舉家搬離到別的城市。一直到很後來我才回到這裡,離邊城最近的小城。我這輩子是不可能在回去那了。」

「你可以告訴我關於那座城的事嗎??任何有關的事情都可以。」

「可以,不過你可以讓我「看看」你嗎??」

「嗯!?」

「我摸一摸你的臉,我想知道是什麼樣的人會想要去邊城,不一定你是我這輩子最後遇到要去邊城的人。也真不一定你到的了那,我從旅店老闆那聽到你的事,就一直想見你一面。」

「妳請吧。」

旅人沒多說話,拿掉帽子露出臉龐靠近婆婆,讓她那雙久經風霜的手撫上,也許當下的時間就如此靜止了一霎那。當婆婆摸到那傷痕,忽然說了「真是個好孩子阿。」這樣摸不著邊的話。

婆婆像是要確認什麼珍寶似的撫摸後,自顧瞇起看不見的眼,彷彿墬入遙遠的記憶,緩緩的吐露關於邊城的事,這個連旅店老闆也沒聽過的事。


那個城市在我離開前依舊相當繁榮,之後我所經歷的都比不上當時,也許是小時後的記憶很容易被放大也不一定。當時周邊的村落,小城,不斷的有人湧入城裡,後來周邊的城一座座死去,邊城在不自知的情況下被一座座死去的小城以及村落給包圍。

城裡漸漸的受到了一些影響,到了後來只剩邊城存活,除此之外,是一片荒涼野地以及一眼望去的曠野。但是只要能夠穿越那片荒地,就可以來到這裡,你知道的,從這裡在過去是另一片繁榮。有天,邊城就這麼沉沒了。這是我後來遇上離開邊城的人告訴我的事。

那是一座太驕傲被死去城鎮殺死的城市,死城用寂寞與哀淒淹沒邊城,邊城便沉默無聲了。

邊城最後的一段日子,難以理解的是全城依舊熱絡,天天上演不同的節慶以及活動,有種熟透到接近死亡的氣息瀰漫全城。我想全城那時都處在一種「中魔時刻」,完全不以為意吧!!因為那時我早已經離開,否則我也會是其中的一份子。

也沒人能解釋,也沒人會知道沉沒的那天,邊城宛若沉到海底的亞特蘭提斯大陸,或者是死神找上了城。也許當邊城附近的最後一個城鎮,最後一個村落死去之際,其實整個沉沒儀式就已經完全了,邊城就註定在儀式當中中魔,而後沉沒。

當然它並不是沉到水底或海底。之後也沒有什麼人提起邊城。


從邊城離開的人多半都有種氣息,讓人沒辦法輕易接近或交談甚歡,他們也不說他們是從那離開的,雖然它們多半是相當富裕。不過後來的發展,許多大都會的發展,一個個更富裕的人快速增加,他們也被收編,為成其中一員。

也許,連他們都忘記那座城市,而且還以為自己是大都會土生土長的。

我想,邊城是個因為寂寞而死去的城,在四周的城鎮相繼死去消失。最後被遺留的邊城只不過是過於喧囂的孤獨,那一種末世繁華有如盛開的櫻,但是櫻樹下一具具屍首,是那些死城。

吸取屍體養分的櫻樹開出最燦爛的一次花季,在櫻雪繽紛之際當時,沒人知道在不久後櫻花將謝。也沒人會為死去的城感到哀傷,只不過緊緊擁抱著繁華的城---他們的支柱。

盛宴不再,寂寞長存。櫻樹不再開花,只有悽涼以及沒有了可供養分的駭骨在六呎之下,邊城鎮日寂寞在唱歌。寂寞的歌聲像是鎮魂曲的迴盪在邊城及其死去已經成為礦野荒原的土地上。

也許這塊大陸,這個世界存在著明日帝國以及末日之境。那麼我想邊城就是末日之境,不過是永遠不會被多數人提起的,誰會想要知道末日以及寂寞在唱歌的城市呢??


不過據說,那也是尋求平靜的人的樂園。那個沉沒的邊城,真正的名字已經佚失,無從尋找,也沒什麼人知道要如何去到那。它存在時已經是謎樣的神話,它沉沒後,對於某些人,也許像是你一樣沒有名字的人,那是個天堂也說不定。

這就是我這老人所知道的邊城,你即將要去的地方。

尋訪它的人阿,你要記得,這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這世界依舊在從這小城延伸過去的一片繁榮,安穩的活著,不是嗎??

但是無論如何,那個城市不可能重獲新生的。在某種意義上,一旦寂寞佔據了城市,就算依舊有人生活其中,它就不可能被之外的大多數人記得以及提起。

邊城的現在以及未來,就是如此。那是個北邊邊境寂寞的城市、沉沒的城市、寂寞鎮日歌唱的城市。


你要去的城市。


圖片:<偷轉>魔獸世界。
Winterspri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cott
  • 故事的開始

    這是故事的開始,也是故事的原型。很難說明一定是什麼樣的故事,但可以確定的是,故事是在"旅途中"。

    每一次重看,便覺得那已經是微小而具雛形的序章了。
  • 威仔
  • 序章已開 加油加油 提筆振作吧
  • @@

    這是2006的作品了。

    呼~~~~~

    scottelse 於 2008/08/06 02: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