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噢噢,愛
==============================

聽說這是你第13次告白,據說你寫了一封很長的情書,還有每天晩上都要看上幾回的他的部落格、下載他在臉書上推薦歌手的專輯,睡前反覆聆聽、去二輪電影院看他看過的新片,後來,輾轉得知,他還是拒絕你了。

你回到一起旅行過的海邊,秋日午後的海雖然陽光普照,卻有那麼點涼意上心頭,赤足走在白砂灘上,浪花時不時沒上腳踝,耳機裡傳耒李宗盛的「不必在乎我是誰」。

曲至:我想我做的對 我想我不會後悔 不管春風怎麼 誏我先好好愛一回。你放聲跟著曲子大唱,也不管正後方有人帶著黃金獵犬在你追我逐,也不管別人砂雕弄了一座布達拉宮,正要蓋101,亦忽視小男生小女生小鏟子小水筒,挖螃蟹寄居蟹好快活。

這天,這個下午,這片沙灘,這首歌,就你一人,淚流在心裡,掛念著另一個人。他拒絕你,你卻有著被全世界遺棄的幻覺,所見一片死灰。

回城路上,你搖下車窗,秋季涼薄海風灌進車內,鹹鹹的味道有些接近眼淚。前方五十公尺,穿著海灘褲裸上身背大包包的男子,逆著光,看不清長相也不見身材,但,豎起的右手拇指意味著需要幫忙。

緩停靠近,你對著副駕駛座大聲問:你要去哪?對方靦腆的笑了笑,回答附近的公車站就好。你看清男子的長相傻了傻,壁壘分明的好身材你有些昏,心裡喊:送你回家都可以,我可以。

客氣的他上了車,再三感謝。你聞到他身上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的海洋氣味,剎那間,海的味道從難過淚水變成催情香水。你有些心神不寧,不知道是為了現在這個他還是拒絕你的他。

接近公車站前,他下車前,你心裡頭默念:希望第14次告白,成功。



I'm never changing who I am
==============================

M問我:為什麼很多人都會跟你說一些難過的事情?

說真的,我不知道,我只是覺得,如果難過的是我,我也希望有個人可以靜靜的聽我說這些「過不去的事」。

「過不去的事」每個人都不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信奉的價值觀,我們常常拿自己的世界去指責別人生活:你這樣是錯的,你這樣是不對的,你這樣是有害的......我不知道,不知道誰給他這個權力讓去批判別人的不是,還振振有詞?

那是他的人生,不是嗎?

說到底我是孤獨的,所以我格外曉得那些「脆弱時刻」,在夜裡頭另你輾轉難眠,你覺得自己很卑微,你不曉得為什麼付出了愛卻換來背叛的下場,為什麼我對你這麼好你還要分手,為什麼我工作上這麼努力可是卻沒有人重視,為什麼我錢都給家裡了,家裡還是永遠都嫌不夠?為什麼我想換工作卻被認為是不負責人沒有擔當?為什麼你可以這麼自以為是,總是把自己的需求放在最前面,旁邊的人只是你的墊腳石?

這些問題我都沒有答案,人生很多事情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只是我們被教育著需要一個「正解」。

人生裡頭很多「大事」都沒有標準答案,但是你得知道自己相信什麼。我謝謝那些幫助過我的人,我謝謝那些批評我的人,我更感謝那些不相信甚至討厭我的人,因為我也沒有多喜歡你們,可是至少我們還能夠維持表面的和平。

更多的時候,我感激陌生人的溫暖。有些人沒有很熟,但是你相信他的鼓勵、支持、打氣都是真的,讓你覺得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相信你的人,你因此有了勇氣繼續去努力,努力去「做自己」。

日子還很長。

今天下午我想要看一部電影,跟朋友約在信義威秀,前往的途中,新光三越間有很多街頭藝人,還有Discovey的宣傳活動,在電影院裡頭笑了一個多小時,吃完晚餐回家。

回程的捷運上,Imagine Dragons的It's time透過耳機傳來:

「I'm just the same as I was
Now don't you understand?
I'm never changing who I am」

我覺得:這樣的日子很好,就剛剛好了。剛好可以讓我繼續聽一個傷心的故事,然後告訴對方,你會好起來的,會的。




Good old time
==============================

晚餐之後買了一杯布丁,我獨自在餐桌上品嚐這傳統的味道。第一口嘗到的是濃濃的雞蛋香以及熟悉的甜味,老實說,那樣的甜現在感覺起來有些太甜,可是卻又令人深深的懷念,懷念放學後回到家打開冰箱就可以先吃一杯統一布丁,感覺Good old time又回來了。

最近會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譬如說,現在為求便利,所以書寫都在電腦上完成,前些日子回台中看見堆疊在第三層抽屜裡的日記與手稿,還是會有一種激動。多少個夜晚,輾轉難眠的深夜,心情起伏難以平靜的時刻,靈感大響振筆疾書的歲月,是真的存在。

朋友在臉書上寫下一些很激烈的字詞,我想起來,在那些書寫以作為一種宣洩的日子,我也在字裡行間措詞強烈,總覺得自己悲慘,世界跟我一起失眠,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強烈的渴望被關心,被理解,被愛。

現在想想,不過是一場 Teenage Dream

羞昂app的開場,謝盈萱煩惱著男友遲遲沒有回電所以無法下定決心跟著同事一起團購布丁,最後,所謂OL的人生,所謂現在的人生,所謂現在的樣子,目前有過的任何一種「空虛大挑戰」,都是自己理解自己的樣子。

我們都是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跟自己好好相處,你得要先失去,才會知道珍惜。

如果可以,我還可以在吃一杯統一布丁,但是我的醫生說我的胃不能夠吃太甜的東西,至少現在不行。毆,我也沒有想過我會用這種方式失去。

最可怕的失去,是我們知道最終我們都會忘記,失去對這一切的記憶能力。

珍惜你還可以好好吃好好玩好好逛逛的時候,珍惜你還可以用力記住的每一分每一秒,你感受到的,人生的真諦都在裡頭了,就算是一杯布丁而已。



青春是遠方
==============================
「你要如何原諒彼時此時的愚蠢
如何原諒奮力過但無聲
在苦心之後 看潮汐的永恆
歲月在這兒 溫涼如絲卻 也能灼身
青春是遠方 流動的河」-----------如何/張懸

跟Alice在好樣本事分開後回家,順路買了自助餐便當以及凍檸茶;自從開始看醫生後,吃「飯」的頻率拉高,醫生說,囫圇吞棗的把麵條嚥下肚,五分鐘就解決一頓飯,但造成腸胃的負擔是隱而未顯的,更何況,工作這麼多年來,沒有養成定時用餐的習慣,趁現在胃食道逆流的問題還沒有那麼嚴重,把好身體養回來。

我在想,是不是囫圇吞棗的把生活裡遭遇的總總一切吞忍,不去想不去碰觸,也是對精神造成莫大的壓力,也是隱而未顯,直到最後一根稻草,Hold 不住。於是我打電話給台中的W,假日約了A出門,在咖啡館跟她聊起這禮拜世事變化,雖然情緒上仍不穩定,但,至少我把話說出來了。

我突然想起張懸唱:「你要如何原諒彼時此時的愚蠢 如何原諒奮力過但無聲」,我正在找這個答案,我需要正視,這很有可能是一個錯誤,我與之糾纏了兩年,現在到了決戰時刻。

跟自己的錯誤對決,跟自己的缺點對決。

一天我在書店裡讀毛尖《這些年》,她提到張愛玲小團圓裡一段:「他喃喃的笑道:『你這人簡直全是缺點,除了也許還省節。』她微笑,心裡大言不慚的說:『鏤空紗,全是缺點組成的。』」

這些年,陸陸續續發現自己身上的缺點,譬如情緒總隱忍不說,說好聽是不想與他人正面衝突,其實是缺乏不顧一切的勇氣,只敢把諷刺夾在日語閒談之中,軟呼呼的沒什麼殺傷力,領略力低的人還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即使寫了「勇氣練習」,但,30這年,我是不是還不夠,仍然不夠勇敢?

兩年前,跟朋友交換日記,寫下一系列的「練習」,現在回過頭來看,最後一篇的「最後練習」像是一則預言,我寫:「我在這些練習裡頭拼湊出一個遺忘的年代,甚至是記起更久更久之事。其實事件的本身既然已經是過去就不那麼重要,而是重重的提起當時的情緒,得以輕輕的放下。時間是這樣一帖藥:書寫的當下是一種釋放,於是遺忘;閱讀的本身是一種拾遺,於是憶起。

最後的練習是不要千萬要停止練習,練習每天醒來擁抱這個世界、更愛自己。」

我停止練習之後,也停止要愛自己,任由情緒沖刷著自己的日日夜夜,心神漂流到無為之境。忘記生命裡頭還有一種堅韌的能量叫做:勇敢。

我的情緒太容易跟「過去」糾結了,一個不小心就陷入牛角尖,在裡頭鑽出大片的石油,製造出一大堆情緒污染,任其蔓延擴大,直到事態緊急,發佈了紅色警報,才曉得要處理,這樣說來,我是不是原地踏步呢?

我問了問自己,假設個性這麼容易更改,就不會有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八個字,或許我需要的就是透過不斷的「練習」與自己對話,同自己說話,而不是停止了練習。

說實話,篇名叫做:最後練習,卻寫下:千萬不要停止練習,感覺像是玩弄文字遊戲,但,生命卻是如此。一如張懸緩緩的唱:歲月在這兒 溫涼如絲卻 也能灼身

沒由來選擇這事,你迫著得努力趕上去,趕上歲月青春這條流動的河。



茫茫人海
==============================
生日那天早上要去馬拉松,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有個朋友好幾年都會去Free Hug,今年雖然沒很順利,但,至少是一個挑戰。

還沒有30之前對於三十有一種惶恐,現在社會這麼亂(好像還會更亂下去),工作機會這麼少,現在的工作不好也不壞,也就是懸著,喜歡的人遠在他鄉,是說也沒有比之前更大的傷害會形成,走著走著也不知道要去哪,就這樣走到人海裡頭,一回頭,世界都被人給淹沒了。

我在哪裡?

生日過後就是熱鬧的耶誕節,我知道有一些貼心人願意深夜陪我去看電影或者講電話,這下半年,我說的越來越少,寡言的像是喪失表達的能力。以為可以抵禦生活磨人的那些部分,現在想想,被磨去的其實是自己對這世界還有的新鮮感以及好奇心。

我想起S在深夜傳來簡訊:你睡了嘛?

我沒有回,當做我睡了,事實上,最難醒的就是裝睡的人,而我賴床好一陣子了,是不是應該醒來了?



獻給E
==============================
你說:就像是你到台北去工作一樣,我也一樣要展開新生活了。

這兩年來的感想是:有時候我覺得我們都要去「遠方」,多遠的地方我們不知道,只知道「遠方」;因為太遠了,所以我們會先設定一個又一個的中繼站,我們會在中繼站覺得迷惘、惶惶不安、自我懷疑,揣度遠方到底還有多遠?到的了嗎?還要多久?遠方真的是我想要去的彼方嗎?會不會抵達後,發現跟想像的不一樣,這不是我要的遠方。

「不是我的遠方」,一切都是徒勞無功嗎?或許我們會這麼問自己。不,其實這一路走來都是收穫。

獻給正在離開也準備要抵達的朋友,你就要啟程往遠方了,旅途中也許會有魔考,也許會有試煉,或者還有誘惑,但,謹記著原點,不要忘記你是誰,相信你的行囊一定滿滿的都是故事。

我在這裡,等著聽,聽你說這一路上的故事、風景,以及怎麼收穫你自己。

祝福你,波濤中仍處變不驚,歷劫後平安歸來,歲月靜好。



迷霧中跳舞
==============================
以為放晴的日子,夜裡,雨又淅瀝嘩啦落下來,私以為,雨天的台北比較接近我熟悉的台北。

空氣中潮溼的水氣讓人不舒服,忽大忽小的雨勢移動極其不方便,倒是都是水漬。運氣差了些,遇上冷鋒來襲的日子,忘記帶手套騎車回家的夜裡,凍的發紅、凍的極痛,急忙衝向浴室,扭開水龍頭澆了一身的燙,蒸騰的熱氣籠罩全身,一次舒爽的熱水澡驅走寒意。

還好,心還是熱的。心還是熱的,也就不怕了。

在這裡生活,在這個潮溼霧氣看不見眼前路的這裡生活,心還是熱的,也就不怕了,有勇氣繼續往前走。

大不了,我陪你一起走,好嘛?



走了
==============================
H對我說:我也曾經考慮過要離開這個環境看看,也曾經迷惘過。

我不是考慮要離開這個環境,而是我已經考慮完畢了,現在是沒有迷惘的狀態。

國語辭典解釋「迷惘」:困惑而不知所措。

國語辭典又解釋「不知所措」:驚慌失度,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沒有困惑。如果繼續在這個環境,不曉得終究會走到哪裡。刪去,我們刪去無法繼續、無以為繼的一件事情。

我沒有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繼續在這個環境,不曉得主管朝令夕改變來變去的到底是為了甚麼?才不知道行銷停滯不前的團體,應該怎麼辦。

人生本來就是一座巨大的迷宮,我們常常是順著路走,可是不知道等在終點的會是甚麼,通常,會是死亡。

用一個比較笨的方式走出迷空,就是此路不通我們就畫叉槓掉。

現在只是來到畫叉槓掉的過程,但是,這一路上沒有收穫嗎? 不,至少我們知道了,這是一條行不通的路,在沒有辦法辨認方向的星空裡,足以告慰。

還好我們還認得自己,接下來,我們選一條,有喜歡風景的道路,甚麼時候會走到盡頭無所謂,選了,就走了。

走就走了,不要回頭看。


創作者介紹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吳信宏
  • 地果以他一為個再對第沒三人了著在一天本隻信那一生。

    全○台﹎國際〇合法♀專業辦﹉理~貸﹍款代◇辦公♀司

    【﹉民﹉間~貸♀款-◇民間♀信貸﹉-﹉貸款♀免費◇諮詢♀管○道﹉】﹉

    以下♀進§入官﹌方網站連□結﹌↓

    ppt.cc/CYuL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