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墳上起舞,在你的天際遨遊


「謝謝關心我、愛我的朋友們,謝謝你們讓我在自己的天空飛翔。」


------------------------------------------------------------------

過去我不太過生日,也沒想過要幫誰的生日製造驚喜,這些年,是朋友們教會我,在生日時候帶給對方驚喜,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某種程度上當然是帶著一種戲謔的成份在,看見對方又驚又喜又說不出話甚或驚慌失措的當下,一種「幹的好」的情緒湧上,我們清楚的意識到:壽星不會忘記今年的生日了。能夠為身邊的朋友製造難忘的回憶(當然不是難堪的那種),是一種美好。

出生於一個平凡的家庭,父母親剛結婚的時候背負沈重的經濟壓力,於是在我出生後先託付給爺爺奶奶扶養,一直要到準備就讀國小前一兩年才將帶在身邊。印象中,他們總是忙碌,忙著賺錢,忙著擺脫經濟負擔,總是早出晚歸,忙著養活除了自己以外叔叔爺爺奶奶......等龐大的一家子。

一群人住在一起總是有摩擦與不愉快,尤其是牽涉到金錢的部分。誰看誰不舒服,囤積在心裡頭關於生活的壓力漸漸發酵變質,婆媳問題使得家人間的相處更是如坐針氈,早些年都住在一起的叔叔爺爺奶奶後來搬了出去。一直要到很後來,我才漸漸聽聞家族裡頭的這些不愉快,可是那已經堆疊沈澱在心裡頭,壓得家族的人喘不過氣。彼此很深的誤解,完全不同的生活模式以及價值觀,找不到任何的共通點,彼此裹著重重的心事,持續表面和平的生活著。

一年才回老家幾次只為探望年邁的奶奶,住在老家的叔叔們,他們絕大多數未婚,沒有固定的工作,僅僅靠著打零工賺取可以度日的收入。母親很看不慣這種生活,非常的擔心將來我會跟他們一樣,沒有結婚就沒有責任心,對於自己的未來一點盤算都沒有,不斷的鼓勵我去相親,成家立業,開枝散葉。

真要說起來,那是一個充滿壓抑的環境。我被教導要是妹妹的榜樣,我被教導不可以跟那些無用(對誰而言?)的叔叔們一樣,我被教導是家裡頭最有成就最會念書的長子,我被教導......我總是「被告知/教導」我應該如何如何,卻沒有人問我:我想要如何!?

叔叔們後來搬了出去,父母親依然忙碌賺錢,只不過逢年過節或是休假便會帶我跟老妹一起踏青旅遊;甚至有好些年的農曆新年,跟當時在世的姨丈與小阿姨一家人,開著車北橫中橫南橫到處露營去。我們睡在露營區或者是偏遠的國小,傍晚我們在川堂搭起帳棚,晚上就聽著蟲鳴鳥叫聲入睡,洗澡是拎著一桶熱水到打掃好的廁所擦澡,晚餐是當地買的青菜和著蛋跟泡麵,這樣的(幸福美滿)生活也持續了好些年。

翻閱從小到大的日記,心裡頭總是埋怨被管束。沒有太多相熟的同學,回到家就不可以出門,國小四年級我就開始下課跑補習班,跟同學之間的關係除了課堂上就沒有課堂後。我不喜歡運動,自然不會吆喝同學一起運動場見,總是窩在自己的房間裡頭看著一本又一本買回來的書,或許是福爾摩斯全集,或許是牛頓小百科,也可能是從圖書館借回來的小野、侯文詠、劉墉、林清玄......日後才發現,我跟人相處有一定的困難。

我是老師眼中的乖學生,被指派為風紀股長,因為想要做好那樣的角色,所以全班同學沒有幾個喜歡我,除了成績優異的那些乖學生(但是我們的聚合卻又如此的薄弱,如了相互比較炫耀成績以外)。我想起一位坐在教室最後頭總是不顯眼的女同學,她的頭髮看起來永遠沒洗糾結在一起的樣子,假使當時有LUX,我一定會拿一罐給她。不知名的原因,她的制服永遠都不若乖學生那般白帥帥,一點點泛黃,不很清楚的灰漬,不禁令人懷疑是不是兩三天才洗一次。

自然課需要分組做實驗,沒有人想跟她一組,總得要老師硬性分配,沒有人想跟他做朋友,背地裡總是用很難聽的語言辱罵她,排斥她。校園的霸凌無所不在,一直要到長大你才知道,我們從來不單純,我們只是誤以為我們不懂,就像是「告白」裡頭的邪惡,換個方式存在。我對她一點意見也沒有,只是我也從來沒有幫她講話。

國小生活就在:想要討好卻誰也討好不了的情況下,被誣陷考試作弊,下課放學後被叫去學校對質,作證的是跟我要好的同學,當時心裡頭覺得冤枉,明明什麼也沒做卻被傳的繪聲繪影,人緣越來越差,後來才發現那是人性。

是否我們都有一種出自於想要毀壞不屬於自己的美好,來拉抬自己的身價;我們想要藉由貶抑排擠他人,證明自己具有無形的權力,高高在上。我們戴著有色眼鏡與框架看世界,過於相信眼見為憑,卻忘記真實並不一定是當下眼前所看見的。在高度發展修圖技術的現代,電腦所見的任何一張圖片都有可能不是真的,當下所看見的畫面也不是事件的全貌,這般容易雙重錯誤認知下的我們,對這世界還有任何信賴感可言嗎?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亦真亦假,到底什麼才是真實?

我先是容易懷疑,可是太累,後來我選擇相信,一旦被背叛就無法再有任何的信任。懷疑是播在心裡的種子,漸漸向下深根,毀壞信任的土壤,牢牢操控你的理智。你不覺的大家會愛你,所以使勁一切手段希望得到愛,在極度疲倦終於有可能得到愛的微差距裡,你還是不斷的問自己:你為什麼,愛我?我值得愛嗎?

下意識習慣性的討好別人,用乖小孩(奴性很重)的方式以為就能夠得到別人的信賴以及愛。幾次的教訓要我睜大眼睛觀察的道理卻是:會吵的小孩才有糖吃,這個吃人不吐骨頭、有人在就是江湖就是手段的人我關係裡頭,處處都是心眼,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我們行走世間憑藉的是什麼?我們想得到什麼?我們在乎什麼?我們是不是要聽那些閒言閒語?到底是誰在掌控我們的人生?我是誰?我愛誰?我還敢愛嗎?

後來我才曉得,這些問題的答案全部都在自己身上。


這生活有得有失,你從這裡失去的部份,會在別的地方得到,沒有什麼是我應該得到,也就沒有什麼是我一定會失去。我們得學習在這樣動態的關係裡頭取得平衡。平衡很難,因為生活本來就不簡單。我們有朋友的課題、職場的課題、家人的課題、伴侶的課題......這麼多不同的角色扮演,我們要每個都稱職,而且是符合別人心中的期待自然是不可能。別忘了,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偏見/驕傲,過生活。

最後你得問問你自己,你是不是有如慾望的無底洞,無從填滿,抑或者,你知道什麼是現在最重要的,死亡橫亙在你前面提示著你的:來這世間走一趟的用意。完成屬於自己的人生課題。

然後你懂得感謝這一切,感謝走過來的自己,29年來堆疊的林林總總散落在手札日記部落格裡頭,你透過凝視過去的自己,小心翼翼的擦拭別人在你心上落下的灰塵,有得輕輕一吹,有得大力揮撢,你發現自己透明的散出光來,長出翅膀,可以翱翔在屬於自己的天空。你的飛行還跌跌撞撞,並不那麼優雅,朋友告訴你:只是時間的問題,就交給時間吧。

時間一到,你會像是海鷗強納森

謝謝曾經幫助過我的所有人,謝謝你們,謝謝。



---------------------------------------------------

照片 010

P1090083

P1090325

_DSC7164

99190033

99180012

23900018

IMG_6699_1

P9096504

P1100379

46830015

46830031

46830032

46830006

67720014

67720020

67720027

67720011

NOW & Forever 3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0-0
  • 每每忙碌之際click書籤上的"歲月拾遺",
    總是感覺到特別溫度,冬暖夏涼的那一種。
    謝謝你。
  • ALICE
  • 我真的很喜歡你每年對自己的總整理,也謝謝你一直陪伴著我們。
  • 哈哈,謝謝你,也謝謝你的陪伴!!!

    scottelse 於 2012/01/05 02:08 回覆

  • Adlo Wang
  • 原來我還是緊抓著對過去的「不快」(或者該說是憎恨),
    所以才會常常覺得自己一直是長不大的孩子,卻沒有試著想過,再怎麼美麗的花朵,也是會有難看的根部,沒有深入土壤的根,就沒有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