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06 Sun 2009 15:32
  • 詩。

Windermere
照片:UK Windermere

我沒有跟太多人提起,但我的確買了詩集。詩要怎樣讀?是一首一首的讀,還是趁敷面膜消痘痘的癱軟時刻,象吞好幾首?他寫:我和我的弟兄們/不曾神祕/不曾不可理解/所有的一切在您抵達以前/早已發生 沒有人能夠倖免/所謂夢和情詩和對不起/都是易碎品。

我因為「所謂的夢和情詩和對不起 都是易碎品」這句感到驚慌。

願意加入我的噗浪的人,是否都願意接受我的不微網誌(長篇大論)的轟炸?其實刪好友我是可以接受的。我將精神病院的封皮給拆了,赤裸的書封寫:a mental home |and other poems。比起綠色的包覆,我更喜歡素顏的書。

過去我以為詩比起散文跟小說,更加迂迴難辨,面貌模糊。喜歡的人很喜歡,嚼不懂的人就不懂,但,我發現其實鯨向海是很直接的,像是他寫「復仇術」。

他說
不要在打電話來了。
此後,花費長長的一生
想要忘記他的命令

下天的菌狀雲轟炸這城市的時候
走到街角
想像所有的冰淇淋都排著隊
跟在我後頭

路過自殺者的公寓
我騰空浮起潛入他們的窗戶
力大無窮抱走全部的瓦斯桶

年輕人紛紛假裝昏睡的公車上
我站在那些辛苦懷孕女人的身旁
替他們懷一陣小孩減輕重量

午後的夢飄洋過海
一群善良的螞蟻
抬著我遊行
時間的大神
將恩賜我:
更強大的能量

失戀隔日
報紙傳來
叛變者皆已被外星人帶走的消息


當我讀到最後一段:失戀隔日/報紙傳來/叛變者皆已被外星人帶走的消息。我想我是明明白白的懂,那個花費長長的一生要忘記的命令,可是不都這樣嗎?我們總是懷念、記憶,那些愈想要忘記的失蹤人口?從生命裡逃逸,然後去過另外一種的人生,然後下次在某著轉角遇見,牽著老公/老婆以及小孩,盈盈笑著。或許我們都在心裡希望對方被外星人帶走,可是我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後來他又寫了「交換之物」,什麼都可以交換,可以交換眼淚、也可交換肉體,可是唯一無法交換的是心中的吶喊。那麼我們到底是為什麼吶喊呢?我想起孟克的吶喊,不僅是人在吶喊,是整個線條都在吶喊。

「交換之物」

然而交換眼淚
也是要交換眼屎的
交換戒指之後
終究是要交換冥紙
交換上帝同時
也不得不交換魔鬼
如果就這麼任憑時間
把肉體換掉
靈魂彼此交換了毀傷
然而也是無法知覺
睡覺時儘管
能夠換的了一時的夢境
然而心中的吶喊
永遠無法交換


--------------------------
你無法與我交換,我的吶喊、我的文字、我的心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hsinlim
  • 詩,也不需讀懂。鯨向海的詩倒是很特別的,有時抒情,有時實驗,總之還是好的。我讀詩很快,幾乎一天一本,也不在乎讀不讀得懂。詩跟小說比較起來,我還是比較喜歡詩。
  • 我都亂讀一通,哈哈哈

    scottelse 於 2009/12/07 02:52 回覆

  • 浮果
  • 我也好喜歡鯨向海,但我常沒有辦法讀完詩集,也不知道該怎麼讀它,只是每次讀過都會很感動,大雄中的「空無」是目前我最喜歡的一首
  • ALICE

  • 好像懂~好像不懂
    明白他在寫啥,但卻不知他怎麼把它變成詩。
  • 只要你有感觸即可。

    scottelse 於 2009/12/13 01: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