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在網路看到一則留言,如果你的生命只剩最後六個月,你希望做些什麼?有人說要陪家人,有人期待著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我心想,我還沒好好看看這個世界呢,我想出國旅行。旋即思及,陪家人、談戀愛,乃至於出國,哪須等到人生的最後半年?當下我便把手頭的工作做了個了結,著手安排六個月的單人自助旅行,我要實踐腦海裡那個「一個旅人揹著背包五湖四海走去」的圖像……

2680145596002m
相關連結:
。王盛弘個人新聞台。

無酒館推薦

與蝙蝠同一國


柯裕棻《恍惚的慢板》 ,她寫了這麼一段話:

「我非常喜歡走路,非常。在都市裡,能夠慢慢兒走路是福氣。不為什麼,只是走著,看著,走著,站著。心無雜念走過一條喧囂的大街,專心繞過左支右絀的騎樓,遇見紅綠燈的時候忍不思索符號學的日常意涵,我不知道如果沒有顏色的意義我們還會不會行走,或是穿越馬路。」

這也是當我看到王盛弘的《慢慢走》時,書名特別的打動我。進而看到南方朔推薦,拿起來翻閱之後,發現閱讀相當的舒服。那時正甫閱讀結束舒國治《理想的下午》 ,對於這樣閒適恬淡風格的文字我是想要再多接觸一些。

《慢慢走》本書可以切割為兩大部分,一個是以歐洲漫遊為主,一個以自身的記憶為主軸,兩者同樣都書寫了符號。歐洲漫遊的部份,一開始的閱讀就如同在看旅行文學,從他的所見、所聞、所感做出發,之後漸漸帶出每一篇想要表達的「符號」,這一些符號意味著文化,不過卻是書寫更為深層,跟自身生命有關的種種。

例如在金色的雙拱門符號,也就是麥當勞那大寫的M,身在異鄉的他,卻走進麥當勞裡頭感到一絲絲的鄉愁。那是在外地吃著不是那麼習慣食物的旅人們,藉著家鄉也有的食物,藉此暫時療慰思念之情。不過他書寫地有趣:

「那金色的雙拱門,「事實」俱在地,已經不是只一代人的共同記憶,甚至鄉愁。我不反對麥當勞,「但是」鄉愁都長的這樣同一個模樣,畢竟有點兒單調。」

我同意著許正平在推薦序裡頭所言:一個在摩登不過的,五年級最後一班的年輕人,怎麼寫起散文像是還停留在唐諾說過的「前周作人的古老時光」。王盛弘的遣詞用句帶著我不熟悉的古樸用法,不常見,甚至有一些是頭一次見到,閱讀時古味濃重,內容卻是書寫著他漫游在歐陸等所謂的先進國家。

不突兀而別有有一番韻味。第二部分他回過頭書寫自己的家鄉,自己的親人,以及自己生命的相關,在不在其煩,反覆琢磨的過程,娓娓道來那一些跟記憶相關的是,同樣也是一個「慢」字。潛藏在文字裡頭的情感,慢慢的浮現出來。

旅途,除了意味著實際離開此地到異地漫遊,人生也是一趟旅途。在《慢慢走》一書中,我的確都見到了。我極喜愛舒國治對於旅途所下的定義,作為結語:

「旅途二字,意味著奔走不歇。他給人生不自禁的下了淒然的一面旁側定義。不言旅途,人生似乎太過篤定,篤定的像是無有,又像是太過冗長。倘言旅途,則原本無端的人生,突然間增出幾條絲絃,從此談話出不盡的各式幻像,讓人或駐足凝神,或掉頭它顧。

跟人相處的過程當中,開敞自己以及打開別人,是一直存在的課題。試圖要做的功課,解開的題目。這樣的結果,可是過程卻是無窮的方法以及方式,也許或多或少有個方向或者準則,但是沒有萬能解答,全能答案。

走這一遭見到的就是開闔的人心,以及不斷重複的一些人生面貌,人的樣態,縮然百樣人生沒有看過,但是見識到了一些。」





閱讀結束。慢慢走

內容介紹:

以文字與攝影作品,細細地記錄下2001年一趟為期三個多月的歐洲之旅,乍看之下有如一部旅行記事,然而字裡行間或插入時事或成長回憶,及對世界潮流之感懷,顯然作者不僅想寫一部遊記,更意圖透過遊記開展出散文書寫的新模式。曾多次獲得國內文學獎的散文好手王盛弘,嘗試以旅遊為題材,創造散文書寫的各種可能性。

南方朔:以漫遊者的態度,透過共通的符號,去看文明的基底,並將所見所思娓娓的加以編織。他作了許多根本的功課,使得漫遊有了智性的縱深;但又能將一切歸照自身,因此又有感性發抒的空間……我不吝惜對這本書的推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