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in Translation

又是一個翻譯跟電影內容不符的例子,片名「Lost in Translation」,不知怎麼的,中文名稱是:愛情不用翻譯。

電影談最多的卻不是愛情,是關係裡頭的「寂寞」。對於身處異國的男女主角而言,這是一個於他們並不等身大的世界,環繞著他們的是陌生的語言文字、不同的生活習慣(像是需要自己動手的涮涮鍋),寂寞如影隨形,無論是醒著還是睡著。日本的代表的卡漫「多拉A夢」用放大燈一照,那寂寞迅速的膨脹又膨脹,籠罩著男人與女人。

男人是結婚二十多年,發現自己不再被妻子及小孩需要的比爾墨瑞,女人是剛畢業沒多久、結婚兩年對於未來茫茫無所適從的史嘉蕾喬韓森。

與其說這對男女之間有的是愛情,我倒覺得更像是父女或者是忘年之交那要,兩人相互作伴,在這個心與心的距離如此遙遠的城市裡頭,汲取一點點同為異鄉人的溫暖。女人需要面對的問題男人懂得,他們一同躺在床上,男人洞悉世事的口吻說:「你會想通的,我不擔心你。持續寫作吧,遜沒關係。」,而男人無論在真實生活或者是演藝之路上的逐漸過氣人生,女人幫他注入一點點年輕的活力。

男主角夜裡睡不著,總是跑到酒吧喝酒,讓自己好睡一點。女主角白天無事可做,坐在窗戶旁邊俯瞰這個都市,讓自己放空。

整部電影的節奏非常的緩慢,倘若一個人在深夜裡喝著小酒看這部電影,除了從螢幕裡頭滲出無比孤獨的寒氣刺人以外,想要甩開那種緩慢前進的孤獨感,很有可能按下暫停,先看看網頁或者聊聊msn,才有辦法回過頭繼續讓孤獨侵蝕自己。

田馥甄 唱:寂寞寂寞就好了,那是在失戀的狀態之中,自欺欺人。有沒有更深、更沉的寂寞?

我試圖的想像,愛的難分難捨的一對戀人結了婚,原本是棋琴書畫詩酒花,因為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壓力,漸漸的心靈相通變成心靈不通。沒有愛上別的人,缺乏共同的話題,覺得另外一半變成無趣的黃臉婆或者是小白臉,夜裡抱住溫暖的身軀卻依然感覺不到心的溫暖,是不是一種更沉的寂寞?

貌和神離。

親情聚少離多、愛情貌和神離、工作沒有著落、生活語言不通,寂寞攫住你,緊緊不放。無論是參加朋友的聚會,唱卡拉ok、到pub閒晃、在路上散步,都沒有辦法消弭那樣的空寂,僅僅只是更加麻痺感官。

無論再多的語言/文字都沒有辦法翻譯/詮釋我的迷失。

寂寞的藥方,唯有陪伴。男人與女人僅只是作伴,他們誰也沒辦法解決誰的寂寞。

我想起張曼娟的一本書:不說話,只作伴。電影當中他們並非沒有對談,只是談的不那麼多,甚至最重要的是:擁抱與耳語。

張曼娟寫:「我們說了這麼多的話,關於過去,關於現在,關於未來。然而,過去已消逝,現在變化著,未來不可知。 說話,愈來愈不重要了。感情到後來,都會走到沒有太多話好說的境界吧。不過就是並著肩走一走,牽著手坐一坐, 安安靜靜的看著廊前的曇花在黑夜裡陡然綻放。 不說話,我們才能聆聽彼此。」

他們沒多說什麼關於他們自己的寂寞,可是我知道他們因此聽懂了對方的寂寞,然後陪伴。誰也沒辦法確定,以後就會變得更好,但至少,電影的最後,擁抱讓心跟心的距離縮到最短。

男人跟女人知道,至少更有勇氣去面對孤獨。

延伸閱讀:
時光之硯:《愛情,不用翻譯》
林氏璧和美狐團三狐的小天地:去東京之後,你會更喜歡這部電影: 愛情,不用翻譯@Park Hyatt Toky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