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where

他:我以為你是寫字的人?

我:不是嗎?

他:沒,你本人虎背熊腰大嬸18樣。

我:也太矛盾。

他:你字跟人落差很大。

我:沒有真實感嗎?

他:你諧星阿。

我:悲傷春秋留給我,紙醉金迷給你們。


K約我一起去逛二手書店,在台北小有名氣的二手書店南下到台中開了第一間台北以外的分店。雖然是在地下室,但挑高的空間以及偌大的展場,毫無一絲壓迫感,這樣寬敞的空間讓人感到自在,並無傳統二手書店的陳舊以及窄仄的不好印象。

我讀了一些些李碧華的《青蛇》,愛欲瞋癡的攪和一起,始終沒買,突然想起蘇偉貞不知道哪一本書前言,她提初安民對她說:人生裡頭最難的那些你都曉得,怎麼最簡單的那些你都不知。

我嚇死了,於是本來要吉本芭娜娜的廚房也沒買了。

覓食,又一驚奇,是吉野家。興高采烈的問K可不可以吃,約莫是他看見我眼裡有星星閃著,動感光波畢畢畢的發射,不好意思拒絕我,陪我一起進行第一次在台中的吉野家經驗。對別人那沒什麼,但是住淡水的時候十分仰賴吉野家的我,是十足的念舊意味。

人生是一趟旅行,胡晴舫在「不可告人的旅行」裡頭寫:旅行為什麼會如此具有私密性,因為旅行跟生命經驗關係密切。這種經驗難以轉述,向來只有願意相信的心靈才會認可。他人只會當做笑話看待。

K大概懂我的念舊。

徒步到Mr.Wish買鮮橙綠正常冰正常甜,晃到小公園坐下。K問我關於展覽的一些想法,我問他關於兩個人交往的一些想法,一起談一些關於生活的想法。

這期間,不時有人帶狗狗到這走走,亦有三兩好友同我們一般在附近的座位閒聊;在過去一些,四五個年輕人玩法式滾球開心的很。三四十位媽媽們配合著老師的口號與口令移動的腳步,練舞;他們穿著相同的上衣,應該是附近的社區大學或者是類似的社團活動,在晚餐過後來動動身子。

一位個兒高高卷髮的媽媽扭的起勁,是很投入的樣子,是真心喜歡這曲子、這舞步。老師透過擴音機的聲音傳來,下禮拜要教的是今年南非世足賽的主題曲WaKaWaKa,我連忙的對K說:怎麼辦怎麼辦,我也好想學。

他大笑。

好久好久沒有感受到的「生活感」。通常這個時間我還在公司忙碌,哪有可能像是此時此刻坐在這裡,看著這些感受這些。跟朋友相約下班後,沒特別目的,生活本應該如此,「Eat, Pray, Love」裡頭提:無所事事的美好(dolce dar niente)。

日子裡依然有瓶頸與障礙,像是誰在待業中,像是單身中,像是誰與誰的愛情煩惱,像是A的家人總煩惱著婚姻大事......日子是如此。

我答應忙碌的W到百貨公司幫她搶購限量的面膜組,在年中慶的特價期間,令人心甘情願的掏出錢包。再怎樣汲汲營營也要拼年中慶,對貧乏生活的反抗力道:再怎樣庸庸碌碌也要和你一起走走,一種對空洞生活的抵禦行動。

林夕的新書輯二寫:「如果青春窮途末路」。我心想,面對生活的提問應該改為:如果生活無以為繼。

你會怎麼做?

同事對我說你還年輕,這是你第一份工作而已可以去外面看看,你還有其他選擇......

我想,真正別無選擇的不是真實生活,而是存在於腦海中對於生活的想像。你怎麼想,就限制了你怎麼活,你不懂這道理自然不會理解、體會,無所事事的美好。你只會工具理性的質問:幹嘛學跳那個WaKaWaKa?那個對工作有用嗎?時間就是金錢,為什麼要浪費不去多學一些有用的技能,多考一些證照呢?

根本上的完全不同。

可以讓我輕輕問:

你是誰?
你愛什麼?
生活是什麼?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