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

如果有一天,我們忘了所愛的人,會是怎樣的故事?

「記得我愛你」、「腦海中的橡皮擦」、「明日的記憶」等電影賺人熱淚感人肺腑,全都是在談:不該忘了的愛、不該忘了的人,因為病症而想不起現在擁有的愛,一點一滴的隨的時間,像是破掉的沙漏流失不再回來,痛,徹,心,扉。

我的心裡著了一些人,他們曾經租借心房,退租了,偶爾,我會想起他們。想起他們的微笑像是冬夜裡的一股暖氣,想起他們說話的方式像是夏夜裡的涼風徐徐,想起他們的溫柔像是春日融融裡的小花開,也會想起他們所做的事----傷人的姿勢、冰冷的態度。

他們是我回憶裡頭滲的血、透的傷,隨四時遞嬗,他們的臉孔模糊、夢裡不見,我曾想過,我還需要在電腦裡備份他們的照片嗎?是想要保留自己「曾經動心」的舉動嗎?

不,只不過有時寂寞太猖狂。



田馥甄Hebe唱:你太猖狂。

你也太猖狂 一個冷不防
睡到一半 才覺醒療傷先要哭一場
對世界說謊 只把自己哄騙得更慘
想得到釋放只有投降
想得到釋放只有投降

誰不這樣?曾經受過傷的人都懂得防備著於事無補的傷悲,還有很多工作,只能面對,不能憔悴。

忙碌的生活填充現下的日子,日誌本、行事曆、google日曆裡是今天明天後天下個星期下個月的工作時間表。腦裡的記憶體裝盛這些工作,排除了愛的疼痛。

上窮碧落下黃泉,不是忘記阿,只是想不起了。

我只好在每一次思念漲潮的時候寫下昨日情書,毛衣、鑰匙圈、情歌......世上月圓月缺,只是錯覺。

你問忘了的故事是什麼,就是:你,還在,我回憶裡,隱隱作痛。


延伸閱讀: 田馥甄《你太猖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