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來源:http://ken3583.pixnet.net/blog/post/11345808

552690c9333ae943c09f213a61e898dc

和風徐徐地吹進了某位人家的屋裡,是一個盛夏的季節,只要杵在這個鄉鎮的道路上,便隨處可見綠油油的稻田,聞到種稻的土壤所散發的濕潤味道。他穿著深藍色吊嘎、黑色籃球褲,坐在床上將衣服一一摺好放進地上那只上禮拜才去鎮上商場買的黑色帆布行李箱,而家裡的小狗似乎預見了離別一般,不停地鑽進行李袋裡,他只好反覆地將牠抱離行李箱,整理的進度便因此小小地落後。他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剛考上離家100多公里遠,首都所在地,位於這座島嶼北方的大學。在放榜前他每天晚上都無法安穩入睡,畢竟那是他背著爸媽所選擇的志願;在繳交志願卡的前一個晚上,才偷偷塗改填上的。也因為這樣,放榜的那一個晚上,有一道低氣壓一直壟罩著他的家,父親堅持不讓他前去那所他選擇的大學,本來以為會得到母親支持的他,也因為母親的沉默而感到無力,幸好是他那個大他四歲與他並不親暱剛回到家鄉的姐姐出來說情,父親才終於退去了堅持。之所以會選擇島嶼北方的大城市就讀,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那大他兩歲情同手足的學長,在畢業的時候對著他說 ︰「等你考上北部的學校,我再帶你去繞繞,見見世面。」這個才是促使他亦然決然地塗改志願的箇中原因。


  他的父親開著家裡已經有十年歷史,裹著深綠色卻有帶點灰漬外殼的老裕隆汽車載他前往島嶼北方的大城市,一路上沉默地猶如替大老板開車的司機,手放在方向盤上直直地望著前方,甚不注意後面的大老闆是否陷入沉睡或者是醒著看著窗外的風景,似乎在此時此刻他唯一的任務便是開車。而本來就不擅長打破沉默局面的他的母親,也如往常一般安靜地坐在副駕駛座,本來還會幫忙遞回數票,後來也抵擋不了倦意而沉沉睡去。高速公路一路上的風景大同小異,尚未亮起路燈一個接著一個不停地被他們拋在腦後,路上也有很多大小不同的車與他們方向相同地彼此競爭地前進。他敲了敲綠色的木門之後,便直挺地站著,過了一會門打開了,來開門的是學長,他似乎剛洗好澡頭髮還正在滴水,裸露著他精壯的上身,圓弧形的絕非健身房練出來的胸肌,只圍著一條白色的圍巾,他征征地看著。耳邊傳來沒聽過的女人講話的聲音,父母也正在交談,他慢慢地睜開眼,意識到車窗外的風景換了,已經進入了大樓林立的市區,前方似乎有施工,所以車道縮減,車速也因此變慢了。路中間的高架橋還有列車高速地往相反方向奔去,這是他對這個北邊大城市的第一個印象。


  一切安頓好以後,三個人在學校後門一間沒有冷氣的義大利麵吃了晚餐,同樣地沉默,就在走往停車場的路上,父親終於開口了,「弟仔(父親總是這樣叫他),哩丟賣送阿!告家兜好,阿這A後哩作所費。」說畢父親將幾張對摺的藍色紙幣塞進他手裡,便轉頭往停車場走去。母親也在此刻給了他一個深深的擁抱,帶點哽咽地在他耳邊叮嚀著他,要他好好照顧自己。在此刻他感受到自己似乎做錯了決定,不過又想到明天開始是新的生活,而行李箱的小黑袋裡也躺著一張記著學長電話及打工住址的紙條,罪惡感也頓失消失無蹤。也許這就是人世間的小奸小惡,他在此時明白了這一點。


  回到宿舍,地上散落了好幾個紙箱尚未打開,電腦也尚未組裝,有著完全沒有擺上東西的桌子,空盪的衣櫥,還有尚未接上插頭的延長線,而睡覺的地方,也只有著床板加彈簧床,棉被、枕頭、跟床包都躺在旁邊的透明大塑膠袋裡。白色的牆壁散發出油漆的淡淡刺鼻味,一切都是新的,也許連自己都是新的吧!他心裡這樣想。他翻出了盥洗用具,趕緊到房間裡那狹長形,右邊的蓮蓬頭緊鄰著左邊的洗手檯再左邊五公分就是馬桶了,這個完全沒有浴缸的浴室,與他心目中的浴室相差甚遠,但爸媽肯讓他第一年上來就住套房,對他來說就已經是一個天大的恩惠了,他邊想著這些邊快速地洗了個澡。


  「雨下了走好路,這句話我記住,風再大吹不走祝福…」他躺在床上聽著他的ipod,這是學長最喜歡的女歌手,新加坡人,在台灣不太紅,但是唱歌很好聽,他依稀只記得那個女性姓蔡,只能確定不是蔡健雅,但其實這不太重要對他現在來說。他瞇著眼睛看著那個陌生的咖啡店名,從跟學長講電話時寫下到現在,已經不知道在他的心理覆誦了好幾千萬回,他在腦中不停地模擬著學長上班的樣子。也許學長會穿著Muji的白色襯衫、九分的銀灰色休閒長褲、黑色的圍裙,站在吧檯後面為他沖上一壺手沖的單品咖啡。而俐落的短髮及一些黑色的毛根突刺出下巴的皮膚,長長的手毛還有必備的單眼皮,這些都是學長的註冊商標。當坐在吧檯他把頭抬起來,想要跟學長講話的時候,學長卻轉身過去背對著他,做著其他客人需要的飲料。他因此而覺得無比的失落,因為他是想跟學長閒聊的,卻連一句話都沒有辦法搭上,他試著想要叫喊學長的名字,他試著想要叫,甚至是他已經叫了,可是卻沒有回應,就好像默片一樣,不管怎麼樣的搬演,打巴掌、摔花瓶等等瘋狂的八點檔行徑,卻沒有聲音的衝擊,一點感覺都沒有,觀眾一點回應都沒有。


  尷尬的新生訓練終於結束,他其實對於自我介紹很不擅長,他沒有辦法想像那些猶如電視主播般的人,怎麼可以不看讀稿機就把自我介紹說得如此通順又不失公信力。他走進了捷運站的入口,搭著電扶梯往下,往更深的地底去,那裡亮晃晃的,有許多人跟他一樣等著上那在軌道上按時運行的列車,列車進站的時候,大家一窩蜂的擠上車,只為了要卡一個好位子,他沒什麼經驗,只好被迫擠在走道中間拉著拉桿隨著列車的行進又晃又停地,往咖啡館前進。那裡離捷運站並不遠,他出了捷運站後走了十分鐘左右終於找到。在店外有一個低調的黑色招牌,上面寫著羅馬拼音「mezamashikohi」,外牆是用黑色木頭,層疊如小木屋外牆。兩片大片的玻璃落地窗夾著黑色的正門,透過玻璃可以仔細地看到裡面,左邊有一大片釘死在牆上的格子木製櫃子,右邊又是極具透視感的斜隔著木板及玻璃交錯,讓人可以完整地看到整個空間,吊燈是靠一條電線從天花板垂下,有透明球面的玻璃燈罩,以及黑色的大燈罩,還有類似碗盤般的銀灰色燈罩三種,全部都採用木頭家具,讓整個店極具日式風味,黃色的亮光從玻璃窗透出來。他在一直站在門口無法推門進去,只感受到自己的心臟很用力地在敲擊著,他做了一個深呼吸鼓起勇氣推開門,走了進去,只見他心儀已久的學長抬起頭,對著他微笑,說……。



------------------------------------------------------------

後記-

「Mezamashikohi」分為本店Life及Urban兩家。都是位於台中市的特色咖啡館。Mezamashi走的是日式的咖啡館路線,兩家都有偌大的落地玻璃窗以及運用許多木頭作為擺設的基礎,在仔細看照片之後,不難發現,Urban幾乎是Life二樓區域的延伸,不管是木頭書櫃或者是整個釘死在牆上的木頭L型座椅佐以座墊的形式。此外,他們隨著季節變化的Menu版型也是相當大的特色,當然,在店長的堅持之下,許多飲料的原料都是來自日本,例如:抹茶粉,咖啡也是嚴選過的,非常的好喝,是我鍾愛的店家之ㄧ,所以才會在此次於咖啡物語當中放進來。



Mezamashikohi的官方網站

http://blog.roodo.com/mezamashicoffee/



Life

http://www.starblog.com.tw/post/85/10513

電話:04 - 22546336

地址:台中市南屯區公益路二段529號


Urban

http://yuminghui.pixnet.net/blog/post/26276816

電話:04 - 23102616

地址:台中市西屯區大恩街八號一樓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