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喝一杯吧

總是得仰賴手機鈴聲才得以從深沈的夢境中甦醒,前些日子,上映了一部號稱不得不看的電影「Inception 」。像奇幻小說劇情一樣,看完電影的他不斷感受到現實與電影的界線模糊,主人翁的故事在他身上引發了未能預料的效應。每晚入睡後,他潛入一個又一個奇幻怪誕夢境中,幾乎無法分辨那是夢境或者現實(畢竟他沒有圖騰阿)。他的精神狀況每況愈下,不感到有休息放鬆,反之,睡眠是苦難的開端,他變身不同的角色在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接龍裡扮演另一種人生/性別/年齡/說不同的語言/身分/職業,通通不是他所熟知的。

身為一名普通的咖啡館店員,照道理,不應該經歷這麼多。

他想起某個晚班的日子,一個人穿越了城市去到遙遠的電影院看一部電影。電影描述一對姊妹花開咖啡館所發生的事,他最大的收穫是學到「心理價值」四個字。會想看的原因是想明白「夢想開一間咖啡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與他現在從事的工作之間又有多大的落差橫亙。

他們總說:現實是殘酷的,這就是人生。

電影裡,戲份稍重的男演員(不知道算不算的上男主角)到店裡寄賣香皂以外,陳述了一個又一個從未經歷的世界的角落一隅的故事/童話/神話。電影的最後,女主角離開了她夢想中的咖啡館去蒐集故事,他思考:聆聽並被餵食了這麼多故事的女主角是否在夜闌人靜的孤獨夢境裡,穿越一個又一個夢境走進了白日吸納的故事裡,成為企圖抵達魔鬼樹的戰士!?又或者化身成為想越過酋長峽谷娶得心儀女子的年輕壯漢!?還是等候未婚夫戰場歸來擁有哀傷眼神的女子,她在漫長的等候裡成為一根鹽柱!?

醒來後驚覺自己沒有可以比得上這些夢境的人生是空白一片,所以女主角決意出走。弔詭的是,成天在上頭飛來飛去的機師卻想要留在咖啡館裡頭。

他和電影女主角一樣,都只是偌大城市眾多咖啡館中為數眾多的咖啡館店員之一(現在便利商店也開始販售起咖啡)。他換過許許多多的工作,電話行銷人員、補習班行政人員、7-11的店員、手搖飲料店的店員、加油站大夜班人員、連鎖KTV服務人員......然後是現在這份工作。與先前那些工作相較之下,目前工作環境以及同事之間的相處都完美的無一處可挑剔,除卻他們太帥太性格太 nice於是自己過於平庸這點之外。

他心裡總有個想望,認為生活不應該只是如此,可也沒想到怎樣改變現狀,這好像是現代多數人的通病。

我們不覺得現在這樣最好,卻又不知道應該怎樣對自己來說才是好的。寄望中樂透頭獎,以為那就是解決這些問題的萬靈藥,孰不知得獎之後很有可能遭人綁票撕票才是夢靨的開始。會不會正因為如此,他才會擺渡在不同的夢境之中,不知道他會到達第幾層?需要多少次「衝擊」才會醒來?

令人十分不解的是,總有一道目光令他感到十分熟悉,無論什麼樣的夢境總如影隨形,違和感。瞧了牆上在無印良品買的鐘一眼,糟了,不趕緊出門絕對會大遲到。

套了件淺灰的棉T與咖啡色棉褲,搭一件米色襯衫,急忙忙穿上帆布鞋拎了包包出門。前往咖啡館的途中(也是前往上班的途中),他想起S告訴他:「放假的日子,睡到自然醒,泡上一壺紅茶搭紅豆土司慢慢嚼,悠哉的開始這一天。帶本書前往咖啡館,那沿途的風景和往常並沒有任何不同,但心情卻是喜孜孜且莫名之好。像統一發票中了200元,雖然是小數目,卻直覺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種今天都會很幸運的預兆。在那種預兆之中的幸運者,將會擁有極其強大的正面能量搜刮身旁懸浮的幸運進化,像是獵命師換了福星或吉星的命格在身上那般起了作用。」

他直覺S是在胡扯,他成為咖啡館店員近3年的時空,從來沒有這樣的感受;同樣是咖啡館,同樣是前往咖啡館,意義如此迥異,相去甚遠。

圍上黑圍裙,說了聲歡迎光臨並幫你找位子。替你介紹店內各式咖啡飲品與點心。你開始用餐,享受的一個人的生活。突然想到什麼的就跟他攀談了起來,然後跟他說了你的故事。他默默的聆聽時而跟你有所互動,你所不知道的是這些在白日咖啡館裡頭傾訴的故事將會是他入睡後的素材,造夢的建料。或許他將化身為成你,走一趟你的經歷並且加油添醋,將故事推至極其怪誕、無厘頭、荒謬的變形再變形。

或許他一早醒來發現躺在床上的自己變成一條蟲子。

忘記跟你說,咖啡館的名稱是佛洛依德,位在高登市大蕭條區夢遊街1號,招牌是夢靨咖啡,歡迎你來一杯。

-----------------------

retro 我的愛

推薦咖啡館 Retro
店址:台中市五權西路一段116號(美村路&五權西路口附近,聖華宮對面)
電話:04-23755592
※每月倒數第二周日公休

--->是mojo coffee的兄弟店,是我最常去遛達的咖啡館,六日皆有音樂演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