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

就先讓我借用網友blog的名稱。「迴光」。

我開玩笑的對他說:當我懸掛在天上,海邊(該邊)非常的不舒服,看見大高雄的景致時,所浮現的是人生的走馬燈。

我捉刀為同事要繳交的作業撰文,主題是我的故事(題目需自定)。她定為:「我在XXX的日子」這類老梗的題目,於是我也給她相當復古類似:很久很久以前......這類的開頭,我寫:我還記得那是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我踏入......。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裡,我必須虛擬/進入/擬仿/成為對方,然後寫出噁心巴拉,溫情勵志路線的文章。

如果現下上映的是我的人生走馬燈,我想應該不會是如此開頭。回憶近兩年的工作情境以及近兩三個月所發生的種種,我的確感到光芒耀眼,好幾度刺的睜不開眼睛(並非七月的鬼遮眼),還以為夢一場,睜開眼就醒來(一如電影《香草天空》最後旁白說:OPEN YOUR EYE),可是並沒有。這既不是夢也不是幻覺(嚇不倒我),而是(真實)人生。

近,心房空蕩蕩,期待有哪個藝高人膽大的偷心賊能夠如金基德的《空屋情人》一樣闖入(空房/心房),不過他可能發現闖入的這間房間並沒有任何稀世珍寶。自己想要給a的房間,b先寄住,一住著了魔。《附魔者》,主軸寫一女二男,爸爸、媽媽、妹妹、高中同學、拜把弟兄......全都引出來,附魔演出的小說一如文字版的藍色蜘蛛網水玲瓏系列,魔幻寫實。滿溢的情感以及無法切割的愛,拼湊成眾生相。

網友/噗友/朋友們飽受挫折的戀情,一如美麗(俊帥)失敗者的群聚。B說他的良好關係是建立在安慰互助終生成,我終日惶惶不安,真實不應該是如同《附魔者》一般,兩男搶一女,反目成仇,相互傷害!?事實上,更多的關係是好朋友睡了好朋友的另外一半,事隔多年(或根本就是半個小時後)得知,誰是誰的表兄弟,根本就是網內互打的互連網,誰都脫不出這個循環。

沒有人是贏家,在名為愛的渾沌之中。(其實沒人要計較輸贏,但是誰搶到了誰就是贏家?)

我似乎又回到求學時,人際關係的網絡,來來去去來來去去,部份的人我關係闔上,部份關係延伸渙漫。那些過往之人在夢裡跟我招手,我對他們幽幽的說:你們早已經退到世界之外了。

張維中《東京開學》寫「海市蜃樓」一文,提及他及友人在路上常看見「像是某人」的人,那是「像是某人」的陌生人,頻繁的在生活圈出沒,偏偏都不是「正主」。他寫:這種看起來很像,但其實並不是真的是的錯覺,是城市裡的海市蜃樓。無論如何,之所以在迷宮般的城市裡發生海市蜃樓,都毫不客氣地戳破了在我們潛意識中,其實一直沒有忘記他們。不管是放在心底呵護,還是想要努力遺忘的。

他說:這是噗浪的夏天。

我卻為這個夏天感到微薄的冷。

她一如神靈附體地說:偽文青的你,正吸引這些美麗俊俏(有嗎?)的少年為之傾倒(這更詭異?)。這夏天在網路上結識者多比我年紀小,我讀完了《島內出走》的這個夏天,我所認識的無敵少年中,亦有人環島回來。他們有些人文字極強、攝影極強、音樂極強、穿搭極強,我回憶屬於他們這個年紀的夏天,我的生活卻是亮晃晃的一片白。過去某個生命的轉彎處,我學著把這些光記下來,用各式各樣各色的筆,寫在筆記本上、寫在餐巾紙上、寫在便條紙上、寫在心上,字跡一當時的心神狀況時而龍飛鳳舞,時而鬼畫符的撩亂無章。

你知道所有顏色的混在一起會變成什麼嗎?「光」。

我喜歡某個日本小說的書名:轉瞬為風。轉瞬為光呢?希望這一系列的碎片,皆是微微發光體,像是夜空的星星,熠熠閃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