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將滿一年,我原本計畫寫點什麼的,我也寫完了,看著筆記本裡頭的藍色字跡,突然決定,不需要放上來了。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雖然是耳熟能詳的俗諺,卻實實在在能夠傳達出我的心情(可是俗諺意指該事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我有說跟沒說是一樣的)。前天我要設定保全的時候(十點多,正要離開公司),發現迴路異常。撥了電話給保全公司,是樓上的某個門窗沒有關閉,可是我怎麼都遍尋不著,最後還出動了保全人員來幫我找,如果找不到,我就沒有辦法下班(只剩我一個人尚未離開)。樓上有一間完全沒有使用的洗手間,洗手間的位置是在隱密的小房間深處,洗手間廢置許久,無人出入,不知怎麼回事,有人竟把洗手間裡的小窗戶打開(那約莫17吋液晶螢幕大小),造成保全系統無法設定;保全人員相當盡責的看著我設定完保全,他們才離開,我也才跨上摩托車,心想:這已經是第N次發生這種鳥事了。回到家已經超過十一點半。

不知為什麼,我想起退伍的那天。

很幸運的,家人幫我抽軍種時抽中了空軍,新訓中心在還算輕鬆的官田。因為不知名的原因,經常被派輔導長公差,也因此可以逃過一些訓練。下部隊時,經過一連串的抽籤過程,省略不提,我分發到水湳機場,離我家只須30~40分鐘的摩托車程。附近的鄰居以及親戚直說,從來沒看過這麼常回家的阿兵哥,事實上,部隊裡的工作性質跟工廠無異,我也沒有服役的體認。退伍前,整個部隊要搬遷,一部分去到烏日,一部分去到花蓮,在那之前,需要有小兵去花蓮,於是在退伍前調去花蓮一些時日,之後回水湳待退。退伍那天,學弟們依舊忙碌的要將所有器材、零件搬上貨運車;我平日素行良好,總班同我說:中午吃過飯之後,你就離營吧。

吃過飯大太陽的,我換回便服,所有的服裝整整齊齊擺放在上舖,一個人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出營區(背了一堆東西),騎了放在營區外頭的摩托車,就這麼回家。滿身大汗的回到家,洗了澡,沒什麼意識到退伍,一個晚上後退伍令生效,於是我變回一介平民百姓 ,時間線走到現今。並沒有動畫<美女與野獸>中的野獸變回帥哥的絢麗過場動畫,只有滿身大汗,一年兩個月的種種就這麼"不痛不癢"的卸下。前陣子,某BLOG寫<我曾伺候過陸軍上校>,名稱應是改自赫拉巴爾的<我曾伺候過英國國王>,照樣造句:我曾伺候過空軍上校,可是,那記憶就亮晃晃的,什麼也不清不楚,曝光過度。

那大抵就是我對於近一年來工作的心得。真要說,小事、瑣事,當然是怎麼也說不盡,前幾日,還有人找著了我畫著大濃妝,穿著像是閃亮三姐妹衣服的尾牙表演照片,除了意識到:往事並不如煙以外,張口欲辯已忘言。

感想短短的就好,極其漫長有如慢動作定格般的記憶膠捲,就讓它慢慢的把片尾跑完,總是有一連串感謝名單的。謝謝觀賞。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