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125

故事進行到此,突然告一段落。流旅將開始,從他離家北上讀書便確定他驛馬星動的人生,東奔西跑,像停不下來的陀螺,轉阿轉,轉車又轉車,轉換又轉換,只是要去哪裡呢??

你總騎車,搭公車,坐火車,轉捷運,來來回回台北台中兩地。沒寫成兩地書,寫成所謂的「絕對尷尬的身世」。

她說:不要問生命的答案是什麼,而是聆聽生命要你做什麼。他除了由晃到各地之外,帶著書、音樂、相機,記錄下什麼呢??默默的在日誌,手札,筆記裡書寫。他練習,他練習說一些被自己/他人遺忘的故事。

(他一邊告訴自己不要在意別人的看法,同時又在意沒有人來他的blog)

在blog上的文章不是偶然,全是必然。必定是因為堆漬想法、念頭、畫面、話語,所以才能產出文章。即便是回首難以置信,但事實就是如此。他在寫之際,沒想太多,沒摸磨探看好一段時間,某些意念才愈見清晰。

她像是生氣般的不回覆他的文章。交換日記在她的筆下,成為「灰色的句點」。而他只是寫下「終章」。他的書寫一直在進行,只是一直沒有浮上網路。

你看著彥子跟運詩人來來往往的文章以及回應,你說不羨慕是不可能的。他們的文章見出一座自己的城,裡有各種各式自個兒存有的東西,無論是人生的切片或靈魂的碎片都好,成為一種發光的存在,不是大眾式的,是獨具個人魅力的。

你想起《過於喧囂的孤獨》的男主角漢嘉,又或者是《偷書賊》的莉塞爾跟麥克斯,甚至有可能是《失竊的孩子》中的A一袋與小黑點。

你只是嘗試如同它們一般,走路閱讀生活看《變形金剛》《太七:神子降臨》聽張懸書寫抄筆記,到底你可以有什麼形式、模樣,全仰賴你自己。你決定你是什麼模樣。

目前你只能羨慕的不得了,卻又在太深入陰暗潮濕的所在,退了出來。你在想,相較於「向陰」(非向陽)的他們而言,你的文章(或者是雜記),是與他們相似或者是什麼都不是。

(你為什麼要跟他們比較??)

你自己的blog有一座想像虛擬的城,或只是頹圮的廢品。

「一旦開始提問,對學術的質疑就如排山倒海般湧現。」類似這般的疑問,也在書寫blog一段時間之後,反問自己:Blog之於自己的存在。一旦開始提問,對於blog的質疑就如排山倒海般湧現。(你像是小學國語練習本的照樣照句)

這書寫的一點小事,佔據生活的多數時間,說要放下便放下,有可能嗎??(後來開始工作,你發現你可以寫的時間相當的少)

你在火車上,在第八以及第九節車廂間,上下車的樓梯坐著,自強號搖晃的厲害,而你拿著手札,像考試般狂寫。你看見標語:請勿倚靠車門。

你總是在blog上寫些什麼,有什麼是你關心的主題、核心概念??別人的閱讀與否很重要嗎??你抓到更新的頻率與篇數了嗎??你自己跟書寫,有多少是重疊的呢??

反覆輪轉下,你漸漸的分不清,究竟是你是書寫的本身,還是書寫的本身是你。

那太像是恐怖電影,作家寫了一本虛構小說,故事是描繪知名作家的顫慄經驗。卻在出書不久之後,發現自己正在經歷自己所寫的小說內容。

什麼才是真實??

註:沒有統一的人稱,是因為此篇文章寫的極雜亂。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