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066
PS.台鐵北迴線

時空的觀念在交通工具的快速發展下,已有了新的定義。花蓮在台中的旁邊,但從高雄搭高鐵到台中,比從花蓮搭火車回台中還要快。

繞了一大圈回到台中。車上,由花蓮至台北,多數時間都在睡。後,轉車由台北到台中,便睡不著。在車上,把張娟芬的《走進泥巴國》重看,想起這幾日反覆讀《越旅行,越裡面》,混著自個兒先前的書寫,文字有了混血的不同。

我因為這種混血而開心,沒有人知道這麼一件事情。他們可能因為一支基金為他們帶來了豐厚的報酬而雀躍,卻不會因為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同樣發生在他們身上而開心,他們不來這一套。

重讀時,看見跟先前不同的重點,這情況出現在《越》一書最明顯。

初讀,將標籤紙黏貼在自己有所觸動的頁面,當做註記(不想摺書)。再閱讀,反而在沒有標籤紙的字裡行間,讀到更不得了的事。陸陸續續謄到了本子上,本子裡的文字加加減減、增增刪刪,變動的有如每日的股價。我的心不因此起起伏伏。

開了電腦,寫了篇「妖」之外,什麼都沒。看著blog,彷彿一片空白,不知該從何下筆。回到台中反倒是邀約不斷,沒辦法靜下來好好寫什麼、讀什麼、看什麼、想什麼,這一點倒是真的很「生活」。回到家裡更加不能休息。

二十巷十號那存放的許多的文章,對己忽然失去了吸引力;對書寫失去了氣力以及好胃口。或許我和複雜的二十巷十號走到了盡頭,要砍掉重練嗎??亦或是將壞疽的部份切除呢??

拿了要給小高的麻糬從家裡出發,一時間走到另條路上去。從花蓮回台中的我,雖然沒有時差,卻有「路差」。當我暫居一地,對那的周邊熟悉後,便繼續延伸街道地圖。不是有形的XX縣市街道圖,一份85元,而是部署在你腦中和聲音、氣味、食物、娛樂……生活相關的方位街道圖。

那麼,我腦中有幾張這樣的地圖呢??(這種方位的問題,會忽然困惑我。例如回到台中後,被迫要認識很多之前住台中也未曾去過的地方。)也許是恆春老家附近,也許是淡水周邊,或許是臺北車站一帶含捷運台大醫院站附近……。

會不會在「切換」時錯亂,將異地重疊呢??(台中跟淡水疊??)時間有所差異,所以有了時差,而記憶會因資料損毀或幾經更迭而錯亂,將位置給搞混嗎??

這種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會不會是某種「徵兆」??

早上先去合作金庫領錢。公車在我前方,經過市場,乘客上下車。等公車離開好牽車的我心想:有多久沒有坐過這一路公車呢??131號可以前往我以前就讀的高中,那所高中我有多久沒有回去了呢??

從大學畢業便宛如從升學的系統分娩,沒再回任何學校去。(沒有回到母體去)我沒有想過要回去,要回去做啥??有任何值得我憶起的人事物嗎??當然是會有那幾號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但是他們現今「何在」??再過個五六年,或許會問:他們現今「安在」??

我忘記的速度總比記得的還要快。其實,我跟朋友間的緣分,不就那麼淡。

奇怪的是,當你開始要想,某些支微細節會被想起,像是高一時候英文話劇表演,選定的劇碼是「是誰搞的鬼??」,反串演女主角。像是高中校刊社學姐心愛的書《傷心咖啡店之歌》。像是三年一起補英文的豐原高中的朋友。

何以在你現能存取的記憶裡,他們如此陌生??

大學五年的風風雨雨佔據太多的空間,不過也漸漸的被刪除、封存中。你忘了點開命名為「高中」的那個資料夾,裡面包含傷害我的人,我傷害的人,破裂時光碎片,拼湊不出當時的惡意是如何。

人怎麼會相互傷害呢??

壓縮的過往雲煙密度極高,一放出來便漫天塵埃,烏雲密佈,又打雷又閃電的。一陣暈眩過後,那些有照片(畢業紀念冊)可指證歷歷的過去,成為曝光過度的膠捲。過去的那些鬼魂,他們是否如同地縛靈一般盤據在校園,包括要到操場去必經的地下道。

《藍色大門》拍高中的青春情事,我的高中過去好些年,長成什麼模樣??會不會,早在升上大學二年級,經過一年淡水生活,我的高中生活早面目全非。不只我如此,那些後來考上異地大學,不念舊,不回去的那些人,是不是也都如此??

高中生活的台中跟五光十色的台北生活相比,馬上被降級。有人失去了對台中的興致,投入台北的懷抱。台中(包過以降的生活),成為鄉愁,我一旦離開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不僅僅有時光的時差,還有,還有,異地轉換的路差。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