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034 影像022
ps 花蓮,你的寫&讀

在花蓮寫下這些文字,成為一部時間之書,你想,要整理的時候,會不會是一件很頭痛的事情??你該怎樣切割這些瑣碎的不得了的文字成為文章??

在那之前,你反覆一讀再讀,在時間之書裡增添一些額外的,刪去一些不恰當的,好像時間之書隨著時間一直在改變。除了每天新增的文字以外,並沒有任何一篇是定稿,隨時都會變動。

你在寫的過程中,不斷確認並且解釋自己所為何事,所求何事,那也算是一種再三定志的過程。只因察覺到你不斷動搖的心。這是你的魔考,因為你格外在意。你沒有辦法跟朋友說明,你正在做的事情對你來說有多麼的重要。(不是用加強語氣就可以解決的)

你不斷的寫,你得知你也大量的流失。所以你得不斷反芻,將業已排出的文字,再吸收一次。好像是有些動物會吃自己的排泄物一樣。經過這樣的再閱讀,再寫出來的文字,有些補充在很後面的頁面,有些隨便找個空白之處就填入,你的時間之書已經不再是只有一種流動方向。這一頁,有同時向後也向前。

這麼樣層層疊疊,很像是你自己。

你看史瑞克第一集,史瑞克向驢子解釋什麼是妖怪,他說妖怪就像是洋蔥。妖怪不是單一的,有很多的層次。(他向驢子暗示,不是所有妖怪都吃人)

對照房慧真所寫:我的父母養我至今,終於將我養成一具怪物。隨心所欲,恣意行樂,在沙漏滴完之前。從中學開始,我看很多電影,卻也沒看成一個導演或影評;聽很多音樂,卻也沒聽成樂評或去組團;讀很多小說,卻也沒參加任何文藝營或嘗試投稿。這麼多年,興趣維持著,迴避理論,拒絕專業,只相信直覺。

類似這樣的無所成為,無所變成,好像四不像(四不像也是一種模樣),是否貼進你的現在的樣子??你不是特別圈養自己,餵以文字、影像、音樂(你還跑去看展覽,跑去看舞台劇),像有個無底胃的怪獸,吃阿,吃阿,吃阿。吐啊,吐啊,吐啊。

友人問你,哪有這麼多東西可以讓你賴以維生。

你舉《單向街》一書為例,你從一本書裡,還可以傾倒出許多的書目,甚至是觀影指南。《成為抒情的理由》、《糖衣與木乃伊》、《錦灰堆》、《我不喜歡溫柔》、《一把雨傘給這天用》、《哀愁的預感》、《管家》、《無傷時代》、《白河夜船》、《底層的珍珠》、《微物之神》、《雪國》、《金枝》……

你僅僅是著實好奇,所以才將這些書目特別謄了出來,有機會你便會借來看看。

某節目提出現今社會邁向M型(M型社會,大前研一語),如何從中脫身,便是相信閱讀(天下文化,相信閱讀)。不過也有人著書,提到應該如何閱讀,成為「越讀者」(郝明義《越讀者》),要讀者別只是一味的讀。跨界,才能刺激思考、活絡思考,閱讀不是如同唸書升學,要反覆熟記課文,要反覆演練題目。

無論你讀你自己的時間之書,還是你從別的書衍生的書目,你怎麼讀,都是在書裡頭找你自己,再次的確認、定志。

「每個人身上拖著一個世界,由他所見過,愛過的一切所組成的世界,那使它看起來像是在另一個不同的世界裡旅行、生活,他卻仍然不斷的回到他身上所拖帶著的那個世界去。」


《越旅行,越裡面》一書引用坎伯的說法:「你就是你一直尋尋覓覓想知道的奧秘。」要往哪裡去才能找到這個不偏不倚、落在中心的「自己」??坎伯說應該追隨生命的歌,為了內心直覺的喜悅而活,過著被神話精神受激發的生活。……(中略),換言之,只要對自己的存有有所覺察、有所體會,就可以把這種狀態轉化為自我意識,就是「知道自己」和「成為自己」的方法。

你認識的人,沒有一個像你這般,對「自己」的存有有這麼多疑惑,你得自己嘗試去解答,並且是從你自己身上找答案。這是讀的理由,也是寫的理由。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