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城市裡:寫旅行的意義就是在生靈地獄裡頭(我們每天生活期間的地獄,是我們聚在一起而形成的地獄)尋找並學習去辨認,什麼人,以及什麼東西不是地獄,然後,讓他們繼續存活,給他們空間。

我猜想,不少人是張孝全(或王耀慶)的Fans,去看了一場由一群妖精搬演的Fantasy。Fantasy是幻想,一如白日大夢般,九月九號下午兩點就開始的一場夢,卻比現實還要真實的點破各種生活裡頭有如夢一般的不可思議。這麼看來,幻想才是真,不過,什麼才是真,什麼才是Gay(假)呢??(劇中開了許多張孝全演同志戲碼的玩笑)

戲後,我看手冊,林奕華寫:幻想,永遠是向現實取的經。但,現實又總是與幻想背道而馳。(在看戲後透於手冊這文本與之對話,也頗不可思議。)

唐僧一行取經的西遊記,其中的九九八十一難(ㄋㄢˊ)fantasy,是由妖精們所辦的嘉年華會,妖精們變出了機場,苦等不到唐三藏,只好自己玩起遊戲,擬仿了益智節目般的呈現了生活裡頭的「不想」。這些不想都是我們的懶惰,也就是身體裡頭的豬八戒,我們好逸惡勞,我們自我只追求享樂的部份。

尚未看西遊記之前,寫下了西遊記是一行人朝西天取經的過程。也就是「遊」的本身,「經」的本身似乎不那麼重要,重點是在度過八十一難的修行成果。<東遊記>是兵分三路朝自己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取經,取心經。重點也在於「遊」。

一如和友人ICB談到「修行」、「修業」本身,林奕華寫「所以旅行就是修行。」旅行不同於旅遊,旅遊是預期回來,旅行在乎的是過程。而無處不修行,無時不修行,編劇陳立華寫:對應<西遊記>的取經故事,我們將本劇定義為一步現代人的修行書。

我正踩踏旅行/修行之中,內在之旅,內在修行,我會在途中看見、聽見、碰見的,皆是必然,不是偶然。所以Fantasy的便是自己所憧憬的,那個如大夢般的生活原型。

化身為現代人的吳承恩,在第四段「人人看不見沙悟淨」的影片中,提了旅行本身不在於外在景物,不是妳去了多少「名勝」、品嚐多少「美食」、住在多高級的「精品旅館」,是和自己的內在發生關係。旅行是自己的「再發現」。所以,雖然只龜在旅館裡頭看小說,但是那所感受到的一切,皆是美好。日後想到那本小說,並想到旅行途中所發現的一切。

一種以「離開」原來位置的修練方式,一如西遊記一途那般,重點絕非在實物的經書內容,而是「經歷」、「磨難」。

人在旅行之中,所有缺點都會被放大,所以人與人之間最可怕的吵架往往可能發生在一次旅行之中。旅行,是學著發現自己,學著和孤獨和平共處。「愛旅行是學習如何愛自己,愛沒有身分、沒有地位(何不需要擁有他們)的自己。愛自己是愛跟自己獨處,相信自己眼睛會看,也會想。所以眼見為憑、耳聽為証,無須隨身攜帶不同型號的攝影機錄音機。」

一如張小虹在<感覺結構>寫:「有人說人生風景,到此一遊,不留影為念哪能記得。記不住的用相機幫忙記住,但會不會只要相機記住就好,我們也就不需記住,相機幫助我們記憶,以便可以讓我們遺忘??而把「當下此刻」便成「彼時彼地」的影像,真能記住什麼??又能抓住什麼??當人生流變被「定格」的剎那,在影像中我們獲得了什麼??又失去了 什麼??

而會遺忘的就讓它被遺忘,一張塵封的照片不是一段塵封的記憶。突然感到幸福,想起的是他的臉,而不是他的照片。」

美好的事物不是標本。

旅遊是倒果為因,出去時瘋狂攝相,沒有留心將自己置於彼時彼地旅途中的美好。王耀慶跟張孝全的對話,為什麼看見那些相片會感到想哭??相片裡的呈現的是一種美好、幸福,因為那是旅途中,不是看相片的當下(已經結束旅遊),於是意識到自己離幸福很遙遠,所以哭。

相片擷取的是和自己最不當下的幸福畫面,製城標本,我們憑弔並且懷念,卻忘記旅途中元可以用心全然感受並記憶的永恆瞬間,人神(自然)合一的境界。

各種美好生活誘引著我,我像西方(進步社會)取了Fantasy,冀望將來自己也可以擁有那種生活(生活總是在他方)。假設生活裡有個「經」可取,孰不知經的本身或許就是最大的Fantasy。人生長旅就是取經的過程,卻得遭逢九九八十一難,走過的不只十萬八千里,Fantasy不是周杰倫的專輯范特西。

西遊記當中,妖精滿路,眾妖喧嘩,不也就是每個人的化身。妖精們自戀,這也本是個自戀(字戀)時代,我們自拍,還將照片放倒網路上供人瀏覽,做為一種自戀迴路(被膜拜的大眾偶像心態),無非宣告人人皆景觀,人人也都在表演。(根本就是閱聽人研究當中的SPP(The Spectacle/Performance Paradigm)典範)

偶像是神,製造偶像無非是媒體氾濫的現代的「新造神運動」。那麼「自」造偶像,自己為網友們所膜拜,也是一種自以為神的自戀情結。我們膜拜神,我們也膜拜自己,也希望別人膜拜我們青春的胴體,而不是當初成為神的那些感人故事。(媽祖之所以成為神是因為悲天憫人之情節)

張孝全的Fans,集體記憶著孝全在Fantasy裡的performance。一如偶像是表演—觀看,西遊記當中,也是如此。

王偉忠上中天書坊節目,主持人陳浩問,如何發掘那些藝人們妖魔的部份。他回答,他們原來就有,只是要如何發揮運用。人的核心是妖魔,我想,也該也是妖精。妖精們多欲,人之慾,欲求不滿。

人有所求皆是苦,西天求經之行,是苦,人生本來就是苦。長的是磨難,短的是人生。每個人每天沐浴在各種慾念之中,怎麼可能滿足??媒體廣告每天告訴我們你需要什麼,你還缺什麼。你趕緊來唱歌,你就可以一唱成名,在第二段「人人都怕孫悟空」裡頭的超級月光大道,王耀慶演的孫悟空,早告訴了我們。

媒體是fantasy,媒體給我的一切不但不真,而且全是扭曲的。媒體只是「再現」真實,通透過媒體報導的,早已失真。身為凡人(妖精)的我們,不論在家還是在外,被媒體包圍著活著,也就是活在fantasy之中。

旅行是一種出走的姿態,離開的姿態,沒有計畫著回來的姿態。旅行,是把自己的主體性帶著走,並起許在旅行中能夠尋找自己、更認識自己、改變自己。

另,演員中雖然我只知道王耀慶與張孝全,但是,全體演員的精湛表現,深深的擄獲我的心。相較之下,張孝全的表現還要多多加油,其他演員放開以及情感之投入,讓我感動。

整場戲,我都在又哭又笑又深思當中渡過。林奕華的西遊記,雖然笑料不斷,但那是在插科打諢之下,深深探討各種社會現象,以及背後我們應該要關心的核心是什麼??例如旅遊的迷思,到底是價格還是品質??旅行是什麼,旅遊又是什麼??我們為什麼是豬八戒??又為什麼恨唐三藏(我都是為你好,這句話真是許多人唯恐不及的金箍咒。),更怕孫悟空???而且對沙悟淨視若無睹??

延伸閱讀:

<西遊記>部落格

林奕華的<西遊記>---旅行的意義

林奕華的<西遊記>---人人都演西遊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