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某種程度上與我太相似,我指的是情緒上的處置方式。但人情流轉上,以及洞察幽微纖細的部份則又與我有極大的差異。「悶葫蘆」也許是較為貼近的說法,我認識她也好些年了。

後來我們常在一起逛街、看電影、吃飯、她的粗線條以及某種漫不經心對我來說是一種放鬆,不用費氣力就能夠相處。情緒上的頻率與我較為接近,不若雄光或文智。雄偏向陽光、不怕死愛開玩笑的個性,讓人有好氣又好笑;文智是極容易high而大起大落,不過倒也不是不能分析事裡。

另外一種看法是,她較樂意接近我,放開較多的自己。但她容易定靜而緩慢,這點又與我不同,雖然我某種程度上散漫放空,但是心中不然。

「你為什麼沒想要離開??」

「在我不知道要去哪裡之前,沒有方向前,我選擇停在這裡,雖然並沒有比較好,但這不動也許是比較安全,我本來就不喜冒險。」

當時大二,社團裡同屆的人事情狀雜沓而紛亂,各有心事,各懷鬼胎。留與不留的問題總是暗潮洶湧的可怕,陸陸續續衍生。有人一心求去,圖更好發展,有人不知所措,也有像我這般,想慰留我,可卻沒有更好的說詞,一一被我辯駁。當初我與她一席交談,她給了我這樣的說法。

她較不會拐彎抹角,總要人細細告訴她步驟。

多次開會的經驗,她會鉅細靡遺的陳述她所負責學弟妹的狀況,娓娓道來交談過程,不過有時總令人聽的不慎耐煩,那就像流水帳。有時要與她交代些什麼,也必須仔細告訴她步驟A、B、C…,讓她依著。

她並非話少的人,只不過會發生講太多卻愈描愈黑的情況,在這方面,只能說「太直白」,非壞也算不上好。合該說,少了那麼點「機巧」,話不用說的太明,讓聽的人回去慢慢琢磨,不然感覺會像是老人家的叮嚀。

但這也是她本性,不是沒有壞心眼,是良善,手段不多,也會生氣,對原則也注重,對事不對人,但情緒一上來還是會昏了。現在是好多了。

她是認份的人。

認份是優點,我不是說我就不認份,其他人就不認份。拿我為例,我是認份但是我會多想很多,反覆無常,我附加條件很多,標準高,愛挑毛病,不願有麻煩事,這方面心眼特別多,不過她的認份就沒這些拉里拉雜的一堆。她也會有所圖,不願一直都如此,不過那也是在她能夠駕馭現在工作之後,若不能,她不會圖其他旁的,還是認份兩字。

她是願意待旁人好,付出關心,但她被不自覺的限制給綁縛,施展不開。像是有人不開心,她願意傾聽,也可以給意見。不過因為天性上沒那麼纖細,所以我以為她沒有辦法那麼容易的,給著對方需要的反應,或者有所見地的安慰。

安慰有時需要一針見血。對方吐出許多抱怨,不開心的話語,那就像是謎語、謎面,背後有一個重要的關鍵信息。就好像是被觸碰了癮密部位,也就是「逆鱗」所以才焦躁不安。只要撫平了,就沒事了。

這方面就相處到現在,她不是做的很來。

但那就是她,她沒那麼難猜,也可以直白的告訴你。除非她不是那麼認同,不是哪麼想告訴你,在不然就是她說的不好。我倒是認為,每每要求她去聽一些「絃外之音」倒是有點難為她。不過相處時,平心靜氣的與她平時坦白的說,她會聽進去也會去思考,這就是她。

與她後來培養出來的默契是都很會演,在相互交談過程中。會搞笑演出,也會有她自己的版本,或許這正是我們好相處的原因之一。唯一與她最難交換心得的大概就是感情方面的事(其實其他四位也一樣Orz…),後來便顯少問她了。畢竟她跟我的感情觀仍有一段差異,甚至說她沒有辦法理解一些我的重點,我也不強調了。

不過她倒是清楚一些相關事件,例如幾株爛桃花,倒是可以與之吐吐苦水。

總而言之,個性不錯有點強,有點嚴肅但平時愛裝糊塗,雖然已經是OL卻愛扮學生樣。這是我的假女友,一個樸實的女孩,有愈來愈漂亮,愈來愈上進傾向,希望她能夠一直這樣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