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顧著 什麼

他說:你要變成台北人了!

我苦笑著。心想:不就是到台北來生活嗎?

星期五下班與A一同前往行天宮拜拜,也順道給師姊收收驚;看見大排長龍的人潮(好幾線道),難怪有人提:台灣人愛排隊,這件事還真不假,就看這幾道長長的人龍。朋友說沒有不排的理由,那麼就順道收個驚吧,希望接下來的日子都能夠平順。

同朋友在附近的小店點了個赤肉麵、豬肝麵、蚵仔煎,接著轉往附近的咖啡館坐下來聊聊近況,就像是以前那樣。約莫快十點,揮手道別,我往這頭,她往那頭。回到家中整理一下資料,將修改過的稿件寄給客戶,收拾整理房間,因為隔天一早還得搭車回台中扛行李回台北。

接到比我早到台北來一個月餘的朋友的電話,好一陣子沒有他的消息原來是他北上工作一陣子,目前暫住朋友家。他在電話那頭說著前些時候因為工作狀況不佳不好意思跟熟人講,目前生活上仍有不穩定,得知我目前也北上工作直呼太好了,要我找時間陪他出來晃晃解悶。同他說目前才剛報到沒多久,工作環境還陌生,等過一陣子,定會找時間聚聚。

連上了好久沒上的PTT,就是為了看看住家附近的食衣住行,有什麼推薦的店家以及應該小心的店家。目前是搭捷運上下班,但是省錢的好方式是考慮坐公車或自己騎車,於是在網路上也認真的研究起哪一般的公車是最便利。

星期天下午回到三重,無論是高鐵還是台鐵,滿滿是回鄉投票要趕回台北國的搭車客,稍作整理後告訴自己:是應冒險了,得找一間生活五金行買衣架才是。於是拎著著日本自由行的戰利品---優衣褲的皮製包包---隻身走進市場,於是我想起居住淡水的日子。

淡水學生最愛逛的就是英專路,每回逛英專路總有左右護法同我一起,也許是我想到屈臣氏買個洗髮精沐浴乳,或許是他想要看雙鞋子或鬧鐘又被摔壞了,再買個便宜貨吧......如今我一個人再度回到台北生活。

這才是真正考驗自己獨自生活的能力吧,我想。即便是很能夠一個人獨處,自己逛街、看電影、晃晃書店、上咖啡館,但不見得就是家事女神,從不垃圾分類到三分鐘搞定垃圾分類以及房間收納,小空間如何大利用。

我想起12/4、12/5的活動:簡單生活節,朋友戲稱簡單生活節的卡司一點都不簡單,我也想說,我們想要簡單生活,但生活一點都不簡單,柴米油鹽醬醋茶,樣樣皆學問。省錢大作戰的前提下,又希望生活能夠有所品質,趣味以及挑戰就在協調這兩端的情況下產生空間,也是學問的所在。

除了物質上以外,還有精神上的,台北居大不易。

其實是非常幸運也非常神速的開始目前這份工作,他們都說,恭喜你找到一份接近你理想中的工作,非常的羨慕(其中隱含的意義我在「寫給近境的信,四」提過了)。我也必須要面對脫離熟悉的生活環境,離鄉背井,克服不方便,克服轉換業態帶來的陌生。

這些的背後,只是想要一個,自己感到自在的簡單生活。

工作中有所貢獻與收穫,充實的度過每一天,下班後能夠跟與頻率相同的朋友吃頓飯,談談最近的發現以及轉變,也許一起看場電影、表演,聽喜歡的歌手在舞台上賣力演出,像是發光發熱的將生命能量往我們身上投遞,讓心中充溢著感動,能為這樣的生活感到有意義。

簡簡單單中的不簡單。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