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我還記得某小說提及他的戀人離開,就像是停泊的船隻離開,於是他成為一座空港。港口堆滿因為颱風而飄進港的垃圾,那愛情的風暴過後,他也只剩下情緒垃圾。

曾經我也如同小說主角一般,內心堆積許多情緒無法說明,不過這一次我學著讓過去的過去。P說我太固執/執著,如果一開始沒有感覺,以後也不會有,努力就會得到在他身邊沒發生過這樣的故事,甚至更下狠話:你要對方因為彌補心態而跟你在一起嗎?

我同P說,認識我這麼多年,我看似隨性卻異常執著,只不過不展現在容易發現之處。我從不認為那是對的,所以我不改變我的想法。

是你讓我明白朋友/情人/曖昧之間的份際,那是在心底一塊角落的重量,可以深也可以淺,全看雙方如何施力。

與你中斷聯繫的這些日子許多感觸漫上心頭,不是你的,而是過去那一些塵封的往事。一開始我懷疑自己努力的不夠,發現是自我催眠的暗示太嚴重,站在他人的位置早把這齣我追你跑的戲法看的厭煩。

當我也厭倦了這一切,我退出的果決,也不貪圖/眷戀。

他問:你都不計較嗎?

我幽幽的想起在大雨的夜裡坐上公車離開,我看著遠方車燈路燈頭在沾了雨水的窗上,色彩斑斕,有一種美麗的哀愁。突然間盛夏光年的一幕進到腦海:張睿家飾演的角色獨自坐在公車後坐,淚流滿面,久久不能自己。

我矯情的將自己與對方重疊,唯有在電影院的黑暗中,我才能夠肆無忌憚的宣洩情緒。

我把你的相片連同那些我斷了聯繫的朋友扔進同個資料夾,直至偶然想起的那個當下,或許還能夠憶起你的形貌。

祝 順心。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