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並不是一個帥氣的男孩,他並不是一個功課頂尖的男孩,他並不是一個健身的男孩,甚至他並不是一個高大的男孩。他是個音痴,當我聽他唱孟婆湯(雖然看不到聽不到 可是逃不掉忘不了)唯一一首他可以安全唱完沒有走音過分的歌曲,四周沉靜,低沈的嗓音輔以夜的魔力,透過話筒傳來,我想我是喜歡上他了。後來他們都知道,聲音令我無力招架,尤其是低沈帶磁性的嗓音總輕易的佔據心防的重要位置,連我自己都後知後覺。

親愛的C

你是第一個對我唱情歌的男孩,就像許多情竇初開的酸甜苦澀,註定失戀的原因是你最終將對你的學妹唱孟婆湯(還加上五月的雪)。這麼多年後,某些時刻我像不願喝孟婆湯不願意過橋忘了你的一抹人群之中的魂魄,在千年的歲月裡盼你出現的無名氏,只為看你一眼(只為聽你再唱一次)。

你的脾氣並不好,但總願意在亟睏(夜裡和學妹聊天太晚)的下課十分鐘,陪我走一趟福利社買冷飲。我知道你喜歡加了很多辣與胡椒的肉絲麵,我願意不顧自己過於敏感的腸胃和你一起共食,即便那會付出代價。

我高燒不退,情,流,感。

因為你,我始終都在尋找那個對我唱情歌的男孩,不必有優秀的身家背景,俊俏英挺的外在條件,不需要學識淵博上通天文下知地理。關心我快樂與否,懂得逗我開心,即使五音不全卻真心的唱一首足以打動我的情歌,我可以披星戴月為你完成任何事情。

只要你值得。

後來我不參加同學會,拒絕聽到你的消息,卻仍在尋找擁有和你相同特質的男孩。後來得知你成為我學弟,在我即將結束大學生涯從淡水返回台中之際。那是一個平淡無奇卻炎熱無比的午後(就像是日復一日的淡水午後),過了用餐時間的大學城水餃店客人三三兩兩,外帶玉米湯餃正欲返家大快朵頤的我,聽到熟悉的嗓音自我身後傳來,不必回首確定那是你。

你未認出我(畢竟我已改變太多)和幾位友人落座欲用餐,看到你鬍渣未刮的側臉,心裡想起唯一一次在遊覽車上合唱:給我渴望的故事 留下丟不掉的名字。我那沒說出口的漫長等待已經結束,即使未能和你說上一句話,我終於看到了你,願意六道輪迴。

當時你唱張洪量,現在我喜歡去KTV點莫文蔚,她唱:沒結果的花 未完成的牽掛 我們學會許多說法來掩飾不碰的傷疤 因為我會想起你我害怕面對自己 我的意志 總被寂寞吞食

親愛的C,你讓我學會聆聽情歌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動人,也教會我情歌多麼催人落淚。
親愛的C,我不願面對的那些過去,有一天會在時光的過曝裡(那個炎熱的下午),漸漸看不見你的身影。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