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eet

Dear D:

我在開門的那個瞬間,渴望見到你。

是否你也曾有段感情是無時無刻想將自己快遞到對方面前,或請快遞將對方宅配到府?

那是多麼強烈的欲求?

動畫灼眼的夏娜,永恆的戀人彩飄苦苦尋找另一半約翰,極其漫長的追尋,而永恆的戀人約翰被封印在一個名為零時迷子的寶具中。那是一個每到午夜就能回復存在之力的密寶中的密寶。

Dear D,有沒有一種思念以及愛,一如零時迷子的作用那般,在午夜時回復到不曾削弱遞減的狀態,多麼強烈而執著,逼近所謂的「永恆」的狀態。

你說你即將前往新加坡,在那之前我多麼渴望見你一面,那思念煎熬要我多麼想請黑貓將你宅配到宿舍。與L去了一趟清水祖師爺廟,求了個平安符,希望你平平安安。我將我的所有放在那個作用如同零時迷子的平安符中,午夜夢迴,思念滿漲的淹沒我自己。

你帶了獅頭魚身鑰匙圈回來給我,我以為那是帶著打開通往你心房的鑰匙圈,沒想到卻是帶把關上你我緣份的鑰匙圈。我曾時時刻刻攜帶,在某些深夜返家的時刻,那個開門的瞬間,多麼盼望你就會等在門後,一個緊緊的擁抱,在耳邊細語著有禮物要給我。

那不是圈住你與我的幸福鑰匙圈,只是圈我的想念及渴望,在每個想你的深夜回復到當時初認識你那般的強烈的感情投射,是裝著我對你的思念的零時迷子。

我換掉了獅身魚頭的鑰匙圈,讓羅賓守護我。那天,W把玩我有著海賊王羅賓公仔的鑰匙圈。他問:為什麼是她?

我:「因為她是個背負悲慘過去的考古學家,她自己自己要的是什麼,她理解過去,而不畏懼未來。」

我也放下圈住自己的過去,將思念與對愛渴望從感情的零時迷子裡抽中,耗損至「不在存在」,無法回復。

彭佳慧與齊秦唱:「我每天都在祈禱,快趕走愛的寂寞。」我也如是說。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