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事

同場加映。最近讓我愛不釋手的應該是葛大為《如果可以,我只想告訴你快樂的事》,而且我的是有他親筆簽名的,超開心。

「但我的人生也不是一直那麼坐困危城。」這句是我最近的心情寫照。

想寫的慾望很強烈,但,能夠告訴你們的事情,竟然屈指可數,可且可數的事件之中,必須要先扣除你早告誡我你討厭的題材,你不想知道的瑣事,竟然,可以告訴你的事情變成負數!改天換你告訴我,只是,我怕我充耳不聞。

這些故事,應該說是小事,捕捉的時候,遭遇一些困難。諸如在大太陽的海邊,畫面因為過烈的陽光而過曝,淡惘成一片白影,無法辨認。像是深夜的公園,因為光線不夠曝光不足,所有細節沉成一片漆黑,畫面的語言被吸光光,無言以對。還有因為故事跑的比我的理解還要快,快的畫面中的身影模糊不清,誰是誰阿?我把接受的時間拉長,沒想到故事拉成一條橫更畫面的線,起點和終點遙遠的不得了,也不重要了。

這些故事因為上述那些原因而破碎不完整,我也就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家族遊戲」一文寫:和樂的氣氛令我渾身不自在,低頭捧著碗默默數著飯粒,吃一吃整個人就恍惚起來,我在場也不在場,置身事外彷彿看舞台劇,席間交談的溫馨言語於我生疏得像台詞,在座的人起身盛飯洗碗都是走位。

我覺得很悵然,當我背離家庭去變成為一個想要成為的人,家庭也在我的缺席之下,去向另外一個我不知道的地方了。


怎麼會有這麼強的無歸屬感?反正幾米說:「因為每個心裡都有一塊不被理解,同時自己寫不明白的東西。」

有過和許多人交集的時光,也有過自己獨自一人的段落,沒想到一個人的孤單在一群人當中,格外被放大數倍。無限放大的劇碼演下去,不想答應a的邀約、b的聚餐、c的出遊、d的壽宴、f的夜唱......一個人的孤單在意識自己一個人不是一群人的時候,很容易收攏,也容易安撫。安置與擺放在它應有的位置,一如順子唱:恰好的寂寞。

端午節過了,白蛇、青蛇、許仙、法海,我想起明華園當年的水淹金山寺戲碼,朝底下的觀眾噴水消暑,今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下到什麼雨,我想應該是很難重現了。美好的事情都很難重現,所以才美好,所以才值得懷念。

事實上,能夠過這樣的生活,這樣也不賴,並竟這個過分認真的人生是我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