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1
台中,胡同。

Dear K':

你在一回的對談中提及早就想好你要寫的主題了,相較之下,尚未有什麼特別要與之分享的我,似乎很不用心,是嗎?如果試著用關鍵字的方式開始,會不會太敷衍呢?

.Booking

前陣子我買了郭小櫓的《戀人版中英辭典》(是一本厚厚的小說,我才剛看完《第十三個故事》,正在讀《Lush Life》&《遊牧醫師》,等看完之後在跟你分享),會特別留意到這部小說是因為Blog「這裡的風景溼漉漉」。我忘了是什麼原因讓我找到這讀書會的Blog,明明生活中除了私底下以外,跟閱讀一點關係也沒有。

自己從事的工作勉強可以跟「教育」扯的上關係,公司規定每年固定要繳交一本指定讀物的心得,去年是《自慢》,前年是《融入顧客情境》。去年為了徵文比賽寫了〈小確幸〉一文(竟然可以得到佳作,真是不可思議),還有這陣子參與了行銷組讀書會,此組的指定讀物是《科特勒談政府行銷》。同事曾跟我討論雜誌《2535》,我打算把我買的前兩期借他看,四月份裡有李鼎《這樣也不賴》的介紹,在李的blog發現他4/19會到台中舉辦新書活動,我上網報名了。(先前由書籍〈再見的地方〉延伸針對電影〈愛的發聲練習〉所寫的心得被放在官方的blog)

「這裡的風景溼漉漉」中介紹的市郭小櫓的另外一本作品《我心中的石頭鎮》,但選擇購買《戀》醫書只是很單純的想要讀與愛情有關的小說,其實同期我還買了角田光代的《第八日的蟬》,是別人外遇對象的女主角,發現戀人的妻子生下了小孩,於是她偷走了戀人的小孩,並且展開逃亡生活......這是這本書的大綱,不知為什麼,我想起桐野夏生《怪》一書當中同名短篇《怪物們的晚宴》,書中女主角子咲美跟田口分手之後,跑到田口的家裡,直說要參觀他家,也不管田口的老婆、小孩還有老丈人,是什麼樣的心情以及情況會讓人做出這麼超乎想像的行為舉止呢?

至於《戀人版中英辭典》是一個中國女孩與英國男友的戀愛故事,整部小說以辭典的方式讓我們進到故事當中,戀人絮語還得夾雜文化、語言與愛情的質變。讓我感興趣的是,就算少了巴別塔之語的干擾,我們真能夠理解他人嗎?真的是扯太遠了,事實上我只是因為讀完了女性的成長小說《動物之神》想要換點口味,前天結束的《第十三個故事》則是精彩的鬼故事,只是人物關係圖我覺得有點負複雜,另外,針對雙胞胎的心領契合共同生活的不可言說之祕密之處,我倒覺得相當新穎。不知道2moro這個轉型成為搞笑的雙胞胎藝人,是否也有如《第》一書當中那般陰暗的部份。

.熟男否?

約莫是提了離職但沒被接受之後沒多久,就染了頭髮。前陣子再去到設計師那,幾過溝通之後,把頭髮燙捲,現在大概成為自然捲了。我穿著背心在樓下吃宵夜,老爸看到我再度問我:最近過的怎樣,你阿姨說你變熟男了,跟大學時候那種青澀的樣子不同了。他與我的對話有兩個點,其一是雖然我們住在同個屋簷下,但也不是每天見面,也不是見面都有話聊,我們經常性的錯過彼此,六日他休假我上班,我回到家也許他還在醫院......。

其二是被告知有人認為我成為熟男的當下,我閃過周董陽光宅男的MV,當下有點囧,在主管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我面前提到我很像小孩的事情,成為極大的反比與落差。外表與內裡的變化,其實還是很重要的決定因素吧,我想。四月底,約莫是我從事這份工作一年半的時間,另一方面也宣告我從開始褪去社會新鮮人的外衣。除了心態上幾經調整以外,對「生活」這件事也逐漸有了跟過去求學時期不同的理解與領悟。

先前因為「時差」的關係,遲遲無法從2008跨到2009,事實上,2009所面對的業績壓力以及工作挑戰遠遠超過2008。在這種迫著要理性分析未到達目標的日日夜夜中,總是要往「成熟」的一端推進,總部能用不理性不理智的方式來處理事情。過去,我總以為是年紀的關係,在腰圍邁入30大關,年齡也緊咬著2字頭的尾聲幾年,原來過去我以為的成熟/熟男的認知,與現在有巨大的不同。不是所有超過30歲的男人會成為熟男,熟男也不是時尚雜誌或者媒體所形塑只有一種模樣、一種形象。更多的是對於內裡的、內在的轉變與發酵熱熟。

.生活在他方

去上情境領導教育訓練,將之分為D1~D4四階段。主管提到D1為新手上路(不一定為新進人員),而新手上路有何特色,他舉我剛進公司,分派到尾牙表演愛無赦任務的那段日子,是D1的最佳實例---充滿熱忱。隨著接踵而來的工作撞牆期以及和主管之間的摩擦......我對自己的生活充滿疑惑,並極力抗拒工作的壞情緒鏽蝕扣除工作以外剩下的生活價值。怎生知曉,屬於自己的時間多麼稀少並且破碎,比較只會衍生更多的不滿,壞就壞在我拿朋友跟我的工作情景相較,真是人比人氣死人。美好的生活總是在他方。

自己膚淺的以為別人的生活總是美好的他方,都是天堂,只有自己蠢、放不開、苦苦掙扎。實然,旁人的工作與生活,各有各自的劫難與魔考,我用哈哈鏡窺看他人的人生----變形且不切實際。最近明顯的例子在於我們自己為換了工作會更好,更多的人卻發現,掌握的沒有上一份工作來的多,還更少,真是越換越壞。明白了----重要的是當下以及補完。當下的時時刻刻才是我所能控制的,與其寄望於夢裡遙遠山丘上的黃金小屋,倒不如享受現居之處。當工作多傾蝕生活一些,就多接觸自己喜歡或興趣的事物,維持天平兩端的平衡。

.流浪

李鼎的新書《這樣也不賴》,還不賴看。我從同事那借來,自己卻報名了4/19下午他在台中的見面會(打算帶書去簽名),希望能夠聽他說一說這樣也不賴的事。〈在彼此懷中取暖〉一篇提到認養Ocean的經過,剛領回家裡時,小黑狗總是躲在比牠還要黑的地方,用一雙眼睛望著他,他寫:

之前,牠一定也以為跟一個人回家,就是跟他一輩子了,沒想到還是回到了阿姨那邊。
之前,牠一定也明白自己是之流浪狗,不是任何一種名犬。
之前一定有個記憶,讓牠躲起來.......

我調整呼吸,順著牠的頻率。因為呼吸越來越一致,我們,終於親密的在一起。
之前一定有個記憶,讓牠躲起來,我也是吧!

我們總不能因為一直長大,
一直面對更多的生離死別,
而失去了能夠給予以及再愛的勇氣吧!

我的勇氣若不能因愛而生,而是因為世故與害怕而學會更多反擊及逃避,
那註定要錯過生命可以一再給我們的驚喜。

Ocean讓我明白,我對人的問題跟我對牠一樣。

我跟Ocean有個地方是一模一樣---明白自己正在流浪。
唯一可以讓我們改變的,就是給彼此一個機會,一個擁抱和愛的機會,
因為呼吸的頻率可以在擁抱下一致,因為愛而可能再次享受彼此的
相處。

我喜歡牠在我懷裡取暖,
因為我也在這懷裡感受牠的溫暖。



親愛的K',我想要跟你說的是這段文裡頭的刺點:明白自己正在流浪。我清楚的意識到,我也有這樣的問題,只是很少對別人提起。北上求學,踅了一圈回到台中,並不代表我真的回到了---家,家的觀念淡泊,與家人的關係時好時壞,甚至今年沒回去掃爺爺的墓,怎麼都覺得自己在某些事物上是空蕩蕩。我是死心眼,以為就這跟定了誰誰誰,就是一輩子的事,最後還是回到單身狀態,想一想,自己的確有身處「流浪」的錯覺。

事實上我有強烈的控制慾,我擔心被看透,然後受到別人的控制。事實上是因為太容易被俘擄,所以強逼著自己冷漠的看待身邊來來去去的人事物。竟也就這麼過了二十多年的歲月,同事說:你為什麼對同事都漠不關心,我說:我好像對人都不太關心,某種程度上是活在自己世界裡對外人不太感知以外,是那種不敢依賴沾附他人的斥力,像是斥力場一樣拒絕別人。

我想這是流浪的原因,我想這是我總獨來獨往的原因,我想,這是我愛無能的原因。千萬別說出去,噓~~~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