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鹿牧場

旅行像閱讀,都需要「看」。「看」是「選擇」,在空間,時間裡的一種選擇----分「眼」乏術,看了這個,便不能再看那個了。同樣的,時間在走,空間隨著流轉,讀了這本,你也無法「同時」在讀另外那本了。因此,怎麼看??如何讀??變成了重要的事情。

藝術的起緣是宗教、旅行的原始,大概也與「朝聖」分不開。有一天,某種無以名狀的「召喚」(Calling),從你內心響起。日日召,夜夜喚,於是你向北地裡忍不住的春天,不得不走出家門,走向世界去尋找一個定位。

閱讀也是一樣的,到了那個時候,你非得在成千上萬本書籍中找到屬於你的那本,找到讓你饜足、可以平靜的一個說法安撫你騷動的靈魂。有人說,閱讀是尋找支持與強化認同;有人說,閱讀是航向自我的孤獨之旅。無論如何,閱讀是一種需要,一種鄉愁的渴望。(以上出自於<生涯一蠹魚>)

颱風走了之後引進西南氣流,所以西部雨不停,花蓮也下了一整天的雨,晚上中場休息。明天還不知道這雨的盤算。在雨中,在雨後,從營區望向鯉魚潭山脈方向,雲霧,山嵐在山間起伏如浪濤,美的想拍張相片定格。

當時候出遊,去到初鹿牧場,也是因為下雨,所以沒辦法參觀什麼,只好尋了一塊空地,玩起團康遊戲。遊戲結束,自由活動,我撐傘帶著相機走到看的見山的地方。當時的山不如營區這邊近,在距離以外,雲霧緩緩飄在山間,宛如面紗一般。綠峰半隱半現,神秘飄渺的感覺,讓我快門按不停,捕捉當下的美麗。小雨空中舞,雲嵐繞山轉,瞬息萬變,千嬌百媚。

初鹿牧場

部隊裡,政權移轉,組長目前處於禠奪公權的狀態。做不了任何決定的他,戲稱自己為心輔官,負責安撫大姐們,但從聘僱大姐們日益加深的不滿與怨氣,看來勢必會有一場不小的風暴。

「藉著寫什麼與不寫什麼,我可以掌握具有重要性的,並且表現出表面生活底下的真相。」----《失竊的孩子》


我的書寫是什麼??又不是什麼??透露什麼??又不透露什麼??想問的是:溢出書寫以外的生活是什麼??在blog上的詢問,並非一定要別人回答,更像是自我詰問。一如上述那句話,經由書寫所認識的我,並非日常相處的我。剝去面具,那相當不射手,悲傷抑鬱受傷害的scott浮現在書寫之中,那是另一個我。

我沒寫情慾,沒有寫美食,沒有寫……,藉由「缺席」,借由沒寫,有百分之十的自己,完全不對外開放,不透露消息,不願跟人討論,異常封閉。自己的愛恨嗔癡、勃發意淫的對象,一概,一概,一概無可奉告。裹在秘密裡頭的不可說,比百慕達還神秘。除了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對誰說以外,還有一種說了便無法私底下繼續偷偷愛戀的見光死。

好了,還是一樣的問題,這些困擾我很久的問題,究竟要怎樣解決!?!?

DSCF0073拷貝
ps 這是利用前面的照片進行的改圖,當作banner。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