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半邊天,勇蓋天下。這樣的標題夠狗腿吧。希望有滿足到他的虛榮心。這一次的人物印象我就是要寫他。

最近,我認為他是值得嘉許。他改頭換面後,不斷的對我釋出愉悅的言語,收集著從別人那聽來的讚許,然後在轉述給我聽。對我而言,是從他的談吐裡頭,看的深一點去,他越來越有自己的味道,那像是酒,越陳越香,那種層次上的味道,漸漸有了分明。

他一直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我們對他的觀感,往往是情緒化蓋過一切正面優點。他以往給我們的印象是情緒化,熱情,這樣的面向大於一切,不過其實他是細心以及頗有自己想法的一個人。他也會進行深度思考,而且琢磨的點也很有自己獨特的關懷,而且是個有執行力的人。

他是這麼對我說:「如果你是理論派,我就是行動派。」

學姐提了一個有趣的問題:「你們既然差別這麼多,為什麼還可以成為好朋友??」在當下我回答的零零落落,想想還真不甚滿意,於是回過頭想了一下,或許有一些些端倪可看。雖然有不同,但是並沒有一直處在衝突,而且他的情緒化也往往不會拋到我身上,或者是跟我有關係,反而是想辦法成為對方的互補。在共同身為當家的職務上,我們有口徑一同對外的共識,所以所做的一切必須以幫助或者成為對方的互補為優先原則,因為太不一樣,所以必須找出自己足的與對方不足的相互進行磨合,事實上也是如此。

他常常拿著行事曆叮嚀著我這星期以及下星期應該要完成的事情,我則是常常在跟他溝通社團人事物上面與他討論,並且不斷的拋出新的東西當做思考的點,並且在適當的時候分享他的私人世界。我們用我們習慣並且熟悉的方式讓對方進步。我們分享討論彼此的價值觀,我們相互理解,但是盡量不去強迫對方要與自己相同,就算是有疑惑也是請對方做個解答。

也許是星座上同為火象,連鬥起嘴來,都常常可以產生極好笑的笑話。

「你是第一天認識我歐。」

「可是我不希望是今天。」


其實他是頗務實的一個人,只是以往在我的世界裡頭,我認為他過於行動派,瞻前不顧後,想的太少。他的理念是: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在愛情裡頭在社團裡頭都如此。對方是不是對的人,不試試怎麼會知道;這方法可不可能成功,不試試怎麼知道。這樣要說他錯嗎??我想不能這樣妄下斷言,應該是可以在他做之前先幫他喊暫停,你確定你要這樣嗎??如果事情不如你料想怎麼辦??你確定這樣是可以的嗎??為什麼這麼認為??

我的觀察,他比起以前不再那麼的毛毛躁躁。

我所知道的他是個熱血心腸的人,他相當的關心週遭的親朋好友,他朋友滿天下。常跟他一同走在路上就容易遇到熟識,然後就攀談了起來,而我則是站遠一步,隱形起來。

不過因為朋友多,人多嘴雜人多相處難,拿熱臉貼別人冷屁股的事情發生時,他因此感到難過,不舒服,甚至是抑鬱。但我多半抱持冰冷的態度,沒有安慰就算了,還常冷潮熱諷,態度語氣都不甚在乎,不認為那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其實是因為我們對於這樣的事情認知不同,主要原因就是他所說的:我太客套。

對於我而言,跟別人保持距離,表達關心的方式是很私底下並且隱密性的,但是他不然。不過我倒是認為那本來就是會遇到的事情,因為人有萬萬種。他的熱情不知道是否是天生,不過是優點也是特色,只是對上了那些人(或者我這種),就較為無福消受,接受的程度也較低。

他是個頗愛亂聊的人,他想到什麼可以說什麼,聊天的範圍程度不拘,頗有獅子座的感覺。也許可以封他一個哈啦王之類的綽號。

但是我就不同,我很難取悅是因為我標準向來不願意降低,所以朋友能談的來少。聊天的範圍,因為我的生活內容太多被我列為是隱私,容不得別人任意,恣意的探索,連關心的詢問我都有可能認為:你是不是有想要刻意打探什麼??他則不然,他就大剌剌的跟你談,容易懂得他的遊戲規則,生活方式。

我曾經正經的跟他說,在我認為,我覺得我讓他依賴我頗多,但是事實上獲取是他也很遷就我的任性。畢竟我是這麼難搞的人,心機重到別人的詢問都會覺得他是要當間諜!?

不過他雖然被我列為衝動派,但是並非沒有正面意義。他敢嘗試,有像是取之不盡的勇氣,跌倒後會爬起來繼續,這點就跟我不同,雖然過程中會不斷抱怨摔的有多痛。

這應該是值得被稱讚的人性吧!?只要不是落入有勇無謀的狀況,基本上它也不是那麼沒腦袋的人。因為長大的勇氣,往往就像是吹漲的汽球,看起來很大卻用針一戳就破了,只剩下橡膠皮。長大的多慮往往先困住自己,我們先自己殺死自己,挖掘不出其他的可能性。

或許他一邊看我寫的文章,一邊心驚膽跳,因為他認為我寫他就會像是熱力曲線,前面不斷的吹捧他,之後又批的他從雲端跌落地面,歐,是地獄。我想他是可以放心。

他喜歡爭一口氣,做給別人看。其實頗有輸人不輸陣的味道。當初飽受上一屆的刁難(或是出自於正當的要求!?),他忍著一口氣再開會的時候說,他一定要做到令大家都滿意,不願被看扁,就我看來,我們甚至超越的原本的自己,表現的更為出色。就算是發生過類似懺行錄之類的事情,但是我們深知功過這樣的事情,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自己表現的良劣,其實自己都知道,不要在為我打分數了!!(志琳姊姊說的真好。)

最多的時候,我們只是閒話家常的亂聊,可是也可以進行對於某個概念的討論以及定義。最後找到一個圓滿的結論,下了一個註解。

最近他向我表示他想學習我的某方面優點,就是我理論派的部份。他認為他實作可以,但是要說服別人沒有這一些令人信服的佐證,是沒有辦法的。而我則是盡量的帶入大量我所吸收的東西,旁徵博引外加補充,他認為那是很有說服力也會讓人津津有味。

或許這是他值得可以想想的方向,我期盼他可以越來越有深厚的內容,可以成為一個更特出的人。也許再過不久,他就已經轉變成一個連我都無法追趕上的人,到時候我得稱呼他一聲大師。

這是我印象中的他,現在仍為進行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