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3906199301958471

我是會庸人自擾的那類人,自微網誌和臉書風靡全世界,我想,認真寫blog的人應該是減少許多,至少比blog全盛時期少。看過相關資料提及許多人的blog總是經營不久,很快的荒廢不再使用,或者是久久才更新一次。前陣子我留意到某雜誌在徵選固定會在blog上發表書評的blogger,所謂的網路寫手,要進行合作計畫。

現在有許多高流量在網路上具高知名度的blogger會試用許多廠商的產品(多數一開始就會講清楚說明白),當這樣的形式放到出版業或電影行銷公司,不難想像會他們與或多或少有影響或傳播能力的blogger合作,雙方互惠,但運作的機制就如同剛剛提及要先在文章或者blog中揭露清楚,光明正大且透明,以免該blog的讀者因為相信該blogger最後卻有了受騙上當的心情。

網路上寫字的人多,想出書的人也不在少數,我說我是庸人自擾,那麼我為什麼寫作呢?網路上那些書寫的人,又容易遇到什麼瓶頸?所謂的網路文學與在網路上發表文章的作家,那分野以及界限究竟是什麼?

成英姝在文章〈當作家成了部落客〉提及這麼一段:

「我相信躲在電腦後面的人,比站在現實裡的人真實,就因為有遮掩庇護才可以真實(包括善意與惡意)。不只是跟部落客互動的人,部落客本身也是,部落客儘管沒有隱藏身分,但仍然可能比真實的生活中吐露更多真實面。很多受歡迎的部落客有一個共同素質,那就是他們表達自己特別真誠,他們不在乎 自嘲,暢所欲言,不用矯情堆砌東西,即使是資深作家,他們知道很多東西在平面媒體上是沒辦法寫的,甚至編輯根本就不可能刊登,那些被平面媒體輕忽不屑的東 西,在網路上卻受到相當的肯定和歡迎,讀者覺得更能了解作家的內心,和長久以來作家真正想表達的東西。

經營部落格意義何在?老實說,我從不認為抱著寫部落格能得到什麼的想法是有意義的,充其量,它是 一種感受人生──我始終覺得人生建立在他人的存在上──的方法,會發生什麼,會改變你什麼,是一種審視你自己的態度的微妙過程。以我自己來說,我討厭一天 到晚被自以為是的人解讀,我不想被了解,可是更厭煩被誤解,藉由部落格我可以自由自在地發聲,痛快地解釋自己,以為就能掙脫被誤解的羅網,結果發現相反, 苦笑,人生還不就這麼一回事。」

我剛讀保羅奧斯特的《失意錄》,覺得這本書並沒有想像中的好看,為什麼這個作家一直喃喃自語嘮嘮叨叨(是因為同性相斥嗎?),不過想到之前看九把刀集結blog上文章所出的書《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不是盡力,是一定要做到》,他們不約而同認我感覺到書寫到某種程度大概都會遇到鬼打牆的狀態、他們都曾經為了賺錢而寫(《失意錄》提及很長一段時間他寫作/翻譯是為了「養活」自己)、也都為了開心而寫......那麼我呢?

《失意錄》是非常流水帳的記事,保羅提他為成名前的窮途潦倒,汲汲營營的日子,但那樣日子裡酸甜苦辣雜陳,生命裡許多有趣的人也與他相知相惜,有貴人的協助才有今天的保羅。九把刀則是在孜孜不倦的努力寫作闖初一片屬於他們的天空,至少對我來說他們都有目標,而我的目標是什麼?

如果阿輝可以在辭職之後到歐洲自助旅行一個月,張維中可以到東京去唸書,那麼我可以為自己做什麼?

這問題一直在我心裡迴盪不去。

-------------------------------
4/25補充:

這篇文章發表不久之後,我看到某個blog的文章:所謂的部落格作家
From 凱莉國境Kelly CHEN's Utopia

或許可以跟我的開頭連結在一起思考!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