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217_L_INA217_250x350

兩個截然不同的我,魔羯座的冷靜及射手座的熱情,在不同的場合展現。射手座的自己,情緒波動大,自然而然就可以融入當下情境,可,魔羯座時的自己,卻需要極具強烈的情感波動,才會受到影響。去年陳雪《附魔者》,屬於濃度強烈的穿透後者的我的作品。

一向不愛過激的作品,並不是指作品裡頭許多有場面、 動作的那種過激,而是偏愛平凡無奇的敘事卻情感卻暗潮洶湧的作品,像乙一的《暗黑童話》,江國香織《冷靜與熱情之間》。當我接觸到包覆大海嘯般情感的《附魔者》,除了大呼過癮以外,卻不免會有後遺症,讀太多會被小說中濃烈的一如台語劇那般的轟轟烈烈上窮碧落下黃泉的感情裹的喘不過氣,沒有辦法一口氣讀完。

我容易因為小事情而微怒,真正遇到打擊卻是益發沈默而無法哭泣。把情緒收攏在心靈紙箱放到檔案室,落鎖上封條,待有天重啟。通常需要借媒介如文字、書籍、電影、音樂......等,循線解套,不在現場後(離開當下時空),宣洩情緒。

分好幾次讀這本四百多頁的小說,小說家陳雪在作品裡不斷分生/分身,扮演不同角色。有時喃喃自語,有時綜觀全局,精準描繪一齣為愛瘋狂、為愛入魔、愛欲難分的戲碼。很多種、很多層次、很多方式的愛,也有很多最嚴厲的現實在等著每個主角。生靈的地獄,受愛慾業火熊熊燃燒。

她寫:「妳要記得有人曾如此愛你而不願意改變妳。不願要妳做出妳無法做出的決定。我願意為你付出一切,但我卻無法讓他用妳想要的方式來愛妳,倘若我就是那個使他無法勇敢愛你的理由,我的存在就是使他將愛你視為罪惡與錯誤的原因,真的我不知道自己該奮起而戰,還是應該毅然退出,但我唯恐無論我做什麼都只是加深你的痛苦。」

「愛情,他們現在擁有全部的時間來相愛了,而全部,顯得那麼空泛。一開始錯了最後也不會對。」

「真正的失去根本不是想像中那樣。在一起時好混亂無法分辨這天與那天的差別,但失去她之後的每一天日日面目清晰。」


看完駱以軍以及陳雪,深覺社會新聞裡那些令人我不敢置信的誇張情節,一如小說,他們的小說不就是記者筆下那些荒誕不經的新聞情節,真實發生,令我瞠目結舌。

侵犯女兒的父親。在酒店上班的母親。被兩個男人與一個女人深愛的女人。丈夫外遇的妻子。拋家棄子的丈夫。背叛好友的男人。愛上姊姊男人的妹妹。一個只愛女人的女人。陳雪化身成為這些角色,十分到位的傳神演出,讓我想起那個戲精梅莉史翠普,那樣的多變,那樣的風格獨具,那樣的絲絲入扣。

小說共分七部,前面六部,由上述幾個角色分開出場,陳雪精準的掌握每個角色的立場、心境、行為舉止,每個人都沒有錯,每個人都有愛,每個人卻都互相折磨。誰的選擇牽動了誰的命運,卻在最後一部,來個大轉折,她寫:地獄在後頭追趕,我們終於轉身,伸出微弱的手抓住那條繩索。

小說中,沒有人不受愛的試煉。人間修煉場,心灰意冷的便離開紅塵俗世,落髮為僧為尼,但,更多的人卻是像小說最後迴身的救贖---攀著日常,變得平凡了。承受不住大起落的愛慾衝擊,無論多麼愛亦多麼傷人,最終希冀取得諒解與被原諒,於是原本緊握不放的,也就鬆了手、鬆了口,不。再。執。著。

陳雪寫:但世界沒有因為妳的舉動而毀滅。

那個迴轉的本身=平凡,於我的理解大抵等於很想要多看一篇小說卻因為明天仍然要八點起床上班去,現在不得不去睡覺這種小事。熱烈追求,不願放手的,在現實層面的考量下都做另外一番打算/妥協/低首。像是劍術高超的武士缺憂煩著家中瀕臨無米可炊的地步,這是現實的壓力,比情愛更艱難。

新聞報導一名精神極度不穩定的女子自殘未遂,自小失去雙親孤苦無依的她,前陣子唯一的親哥哥不幸過世,經濟不景氣工作不穩定的她更逢詐騙集團騙光積蓄,帳戶變成警示帳戶,很有可能因此受牽連入獄,一度尋死被好友發現,救回一命。

活著的本身成為一種最難突破的考驗,也就通通妥協了。

害怕那樣子的自己,於是憧憬嚮往轟轟烈烈的愛情,讓平淡無味無風無浪的日子,即便是一場太陽雨,能夠牽動心神用盡自己去愛的,都會奮不顧身。始終在這樣的輪迴之間,在光譜的兩端移動,而移動的本身,就是我們看似短暫卻又漫長的一生。

「我終於不再恐懼了因為不可能失去不擁有的。」


這是陳雪的《附魔者》,隨著進到作品裡頭,我也像是感染的炎熱的情愛,高燒不退。物換星移,時空置換,我再凌晨一點多闔上書本,入睡前想著明天早上還要找美工企劃核對活動的文宣品,還有......還有......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