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http://www.wretch.cc/blog/ken3583/13528021

April 23, 2009

親愛的S,我終於跨出了第一步,在不知道是否為自行刻意停筆的狀況下,除了繳交學校作業,開始嘗試讓自己寫下些什麼東西。從關鍵字開始並不會敷衍,只要字句真切就已經足夠。現在我就使用類似的格式,與你一起做關鍵字的分享。

  現在的我,聽著網路上一個中華電信MOD,所做的相關節目,叫做「城市音樂」裡的拾参。這次的節目是08年暑假,拾参發行第三張錄音專輯,馬臉水手的夏天之後,於公館由1976阿凱所開設的海邊的卡夫卡舉行的不插電演唱會。


  不插電-

  這三個字總是帶給我們許多美好的想像,像是簡單生活節,其實一開始想要推廣的就是不插電的簡單音樂。之前也曾經相繼的推薦過你聽卡夫卡不插電的專輯;其實我一開始很排斥這樣形式的專輯,因為我覺得錄音品質不夠好,無法讓我細細品味一首歌曲,在沒有經過錄音室的精細調整後,到底可以呈現如何的美麗結果,總是讓我感到困惑。不過還好這個問題在第二輯裡有明顯的改善,讓我可以感受到,為什麼要做不插電演唱會的原因。我想不插電之所以珍貴,是來自與小群眾互動之間的感動,有別於大型演唱會的巨大音響所形成的音牆、音場,以及光線變化所帶來的視覺感官刺激。不插電的演唱會,通常是舉行於LIVE HOUSE,有一個小小的舞台,有些甚至沒有舞台,伴著昏黃的燈光。以及比家裡的家庭劇院高級許多倍的喇叭;與觀眾幾近沒有距離的表演。帶著空心的木頭吉他,恣意的彈唱的表演。不插電之所以感動人心,我想就是來自那沒有距離的接觸,每個人肩並肩的或站或坐,幾近觸手可及的歌者,觀眾與歌者的心與心之間距離如此接近,直接撼動人心的琴聲歌聲,才是不插電演出感動人之所在。我想我在卡夫卡不插電裡聽出了,在城市音樂這樣美麗的節目裡見著了聽著了不插電的美好。


  拾参-

  我覺得我是不得不談談這個我前陣子很迷戀的樂團,雖然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主唱小寶的帥度。他們是由兩兄弟得寰、得宇,為首的樂團,跟五月天同期於環球唱片發行第一張專輯,不過由於曲風過於夢幻及造型過於前衛,所以並沒有聲名大噪。經歷了這樣長久的淬煉後,第二張專輯「你是王嗎?」他們還留著披頭(披頭四的髮型),詭譎的專輯封面,搭配著批判性十足的標題,我還以為他們是個過分自以為是的樂團。但在一次看到他們上黃國倫的異想世界這個節目,談到這張專輯的名稱,竟是來自聖經裡的一句話,我在節目裡看見、聽見他們對於宗教的虔誠,甚至是對於世界的關懷以及生命的熱愛。或許這樣講很誇張,但我確實透過那個節目,猶如傳道似的讓我感受到他們信仰的溫暖與喜樂。來談談他們的編曲,他們的東西,在大分類底下是英搖沒有錯,與他們風格最接近的世界大團,就是前鎮子來台灣開演唱會的「Oasis」,不過我不得不承認他們曲風受綠洲影響太深,所以有很多邊取都有綠洲的影子,但拋開這個不談,他們的歌詞裡,總是透露著對這個世界的關懷與好奇,以及圍繞著聖經的種種故事。我覺得這是透過信仰的力量去催使的歌曲,由生命去體現出來的,所以當我聽見拾参在卡夫卡不插電裡的演出時,我才能夠如此震撼。

   推薦歌曲:馬臉水手的夏天、銀太陽、九號夢、別說再見

城市音樂拾参篇 現在免費收看喔!

http://hichannel.hinet.net/player/vod-f1.jsp?id=85047


  Finn、文藝青年-


  這個青年(Finn),有三首歌曾收錄於卡夫卡不插電專輯,近來推出了新單曲,青春輓歌。由熊寶貝魏駿監製的作品,在編曲理我聽見了不一樣的Finn。但我要談的是他寫下的歌曲,還記得他的「文藝青年」甚至是「阿珠的陷阱」嗎?他筆下談的是這個時候的文青,唾棄流行文化的文青。前陣子有個學弟的狀態是「文青化運動」,我看到了之後驚為天人,因為我無法想像,成為文青竟然可以是個運動。我問他,什麼叫做文青化運動,他說:沒什麼拉,只是我最近也開始聽英搖、後搖,也開始喜歡拍照了。這些字字句句都正中我的下懷,我無法想像,原來我現在正在做的事,竟然是在某一個潮流裡。這樣的我們,到底有沒有唾棄流行文化呢?在我看來,想成為文青的人應該不在少數,那什麼又是文青的模樣呢?他歌詞裡寫道。



熟讀世界名著和村上春樹 哲學思想不能不清楚

還要說 "我喜歡楚浮!" 嬉皮年代的他們 愛抽大麻煙

搖擺 需要爵士樂 Heineken的一點感覺



濃縮咖啡來一杯 請相信我頹廢的專業

至少 聽到Holiday 不會想到 搖頭派對



我是 自以為的文藝青年 唾棄流行文化

大概就可以走出自己的世界

我是 自以為的文藝青年 理想在哪邊

也許先等等我 了解這一切



Bob Dylan的詩 究竟寫給誰

Johnny Marr的指法 我下個禮拜就學



濃縮咖啡來一杯 請相信我頹廢的專業

至少 聽到Holiday 不會想到 搖頭派對



我是 自以為的文藝青年 唾棄流行文化

大概就可以走出自己的世界

我是 自以為的文藝青年 理想在哪邊

我想有人等著我 改變這世界



  這裡把文青該有的模樣都描寫的清清楚楚,腦袋裡裝的是許多人喜愛的村上春樹,還要愛喝咖啡、至少要會喝酒,跟搖頭派對不掛勾。我用這些條件來一一檢視我自己,說認真的村上我還真沒讀過幾本,起於挪威的森林,止於黑夜之後。至於咖啡跟酒,這些刺激性的飲料,我還真的很少在碰,一方面是因為喝了咖啡之後,可能會睡不著,至於酒,是我的三大禁忌之一,除非朋友生日,否則我幾乎不碰。搖頭派對更不用說,我可是沒參加過;但我覺得雖然我沒有這些壞習慣,但我的肝似乎還是不太好,只因我已經習慣熬夜。還有人提過,文青的頭髮絕對不可以打薄,這是一件弔詭的事情,難道留著披頭、穿著緊褲的男孩女孩們,才能叫文青嗎?還有說文青喜歡法國更勝於美國,不過我連半句法文都不會;法國電影的慢節奏讓我鮮少看,不過他們電影裡的文化豐富程度,的確不是其他國家電影能夠比擬的。作家楊佳嫻也曾經於他的一篇文章裡提到,在公館溫州街來來去去的人們,總是有些特殊的打扮,他也產生了一道疑問,難道文青也是需要打扮的嗎?

  我的想法是,或許穿得低調是一種風潮,留著厚劉海妹妹頭也是一種流行,用LOMO拍照也是一種流行。但應該不代表做了這些事,就可以變成文青。或許更正確的來說,我想我們都只是用力在扮演,自己所想要扮演的樣子,也許誇張久了,就也已經習慣如此的自我,扮演就了也就變成了呼吸的一部份。但我覺得,我是半個搖滾客跟個半吊子的文青,我想我沒有改變這個世界的夢想,我通常比較關心自己的事情。至於是半吊子搖滾客是,我連一樣樂器都不會,但卻喜歡聽搖滾樂團唱著他們的歌,感受他們感受的世界。我想我會繼續扮演我想要的樣子,或者一半搖滾客一半文藝青年,交相混和的才是我想要的我。你心目中的文藝青年的樣子該是什麼模樣呢?至於你所說的流浪,以及控制慾,我下個月回答你。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