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即將遠行的友人,寫上一篇長文似乎是我最常做的事情,即將待軍中一段時間的他是摯友,無可避免的,將以他為主,但是我卻很害怕將他寫壞了。最糟的打算可不是被熊掌給劈開就算了ORZ…..

花了兩張26孔的紙卻在寫滿的同時決定重寫,感覺怎麼寫都不對,感覺一堆的東西太多太零碎。想要將他的脾性抓出神韻,與他相處的點點滴滴慢慢的描繪出輪廓實在是真痛苦,痛苦的原因來自於怕太為主觀或許變成我的偏頗,最後卻提筆新增不同的段落,穿穿梭縮出這一篇新的。可是還是充滿我的主觀阿>////<

何其他人相比,他是知己,卻也像是兄弟。

久經相處下來,他能將我大致上的脾性抓到精神,也許今天想要說些什麼,電話中的時候我總是拐彎抹角講一些事情,但是他總能猜中要地,那個看似紛紛亂亂不同事件夾雜中我所得出的一些想法更甚者---疑問!?我常常對很多事情有不同的疑問,是這樣嗎??是那樣嗎??每當我跟他討論起來,我總覺得它會主觀的說出他的想法,也會客觀的評析我的想法,總覺得這樣的討論真好。不過我不常跟他講電話,因為我可不想要跟情侶當中的任何一個人太常一直連絡,這是我一貫的處理模式。

有時候嚴肅的事情我總是很喜謔或嚴肅交雜,他可以很清楚的明辨出應該是玩笑話或者是另外一種我想要表達的意思,有時候我的另類比喻總能逗的他哈哈大笑,能夠察覺到我兩類中的相似點。他不至於將我的強顏歡笑當中是真的快樂,也不會完全將我的嚴肅看待的太過嚴重,他就是能抓到恰好的時機將我分開,這一點就讓我開心。

有的朋友總是看不出發怒,有的朋友總看不出欣喜,能夠找到一位一些些聊天之後就能覺察你心意的,真的是很難得,他就是這樣難得的朋友,更有趣的是,或許只有少數人覺得他難得!?因為動物的關係(熊!?)地域的概念強烈,只要你被劃入那朋友的領域當中,他就是對你超好,可是你若非,你永遠都算是在警戒範圍,你踏不進去那個用結界佈下的居所。

我與他有些相似,但是我總是先讓你進來,一切平等的對待,然後開始不斷的扣分與加分,偏偏我又是偏頗主觀到不行的評分者,往往只是不經意的話語或者是想法與我不同,於是你就不大扣特扣,因為我認為見微知著,見葉知秋。

可是他卻又是個個性上與我大不相同的人,但是他卻又能夠跟的上我,有些地方上的相似,是我幫她加分許多許多的原因。有的朋友個性上跟我相似,但是卻跟不太上我的步伐,不是說這樣不好,而是能夠分享的事情便變少了,並非不願意與之分享,而是在相互交流的過程種覺得達不到那個點,高潮不會出現。

Tone,或者是頻率的對到與否,往往會影響跟這個人是否能夠深交下去,也許一開始我對他並沒有特別的感覺,也許一開始我在五月專案裡頭覺得他做的不夠好,但是肯定他在努力,也許一開始我就不認為他會是個對內很稱職的會長,因為它的手腕不夠軟,但是對外公關的地方他表現的超乎想像的好。也是因為我看到他之前雖然被討厭到最高點,他也是願意來跟我聊聊看看是否我能夠給他一點幫忙,或許就是這一些種種的小細節,一直無法對他有太壞的印象,即時當時他跟許多人交惡。

或許A友人的思考緩慢,往往會陷在情緒裡頭,對某些事情感受低;B友人的情感奔放,屬於感性或者是火爆一派的,但是他正義感十足常讓自己受傷;是不是我都可以將之分類:Feel-do-learn,我自己認為我接近:Learn-do-feel,我也認為他是這類的,但是他的理智比我更多,因為我總會凹不過朋友的情求。在感情上面,如果天秤座的他是全民情聖等級,孺子可教也;那麼我就是單身公害,朽木不可雕也;或許我跟他有這麼大的差別。

我跟他的第一印象是會前訊,我印象中我是因為參加完行銷營之後想要多了解學會的一些事情,於是在跟小晰學姊多聊天之後願意去聽聽看。那時候他就坐在我的隔壁,我知道他也是台中人,我也知道他是唸企管系,僅止於此。後來在大班課的時候我會看到他跟他的朋友,然後會點個頭打聲招呼,那時候我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名字呢??或許我現在也不清楚,因為那實在是太細微到細微的日常生活,重點是因為它的外表讓我對他留下印象,基本上我就是對帥哥有印象。

或許某人會抗議他吃過的東西我不吃,熊吃過的東西我敢吃,但是我就只能吃帥哥跟我爸媽還有少數女生的東西,連我妹吃過我都不吃,所以你就別太放在心上了。

或許他熱情,因為交際或者說是公關手腕的優秀,但是多數時候我卻認為他是冷的人,他的底限界線隔閡結界…無論是什麼,清楚。踏不進去就是進不去,雖然他喜歡嘗試新事物,每次點的一些怪飲料讓我敬謝不敏,卻鮮少聽到他有什麼新朋友。或許在我們這一群當中,常有新朋友的或許真的是我,可是我卻是被大家公認心機一點都不重,只是城府比較深一點的怪小孩。我接受新朋友,我會將他們分類,可是真的能夠貼心的,究竟能有幾個呢??

這麼說來,究竟是他比較嚴苛,還是我比較嚴苛呢??

後來他經過外徵進入了學會,但是我一直認為對於服務員而言,學會其實並沒有給予很好的妥善安排,有時後認為其實見不得光,但是那只是我個人觀感,對於那些有好好對待他們的執行者請不要打我。晚會要驗收的時候,我個人認為曾經待過康輔社以及海天青的他可真不是蓋的,一日賣藥終身賣藥的里程碑,應該就是由他奠定下來。不過我還是一直認為其實晚會的精華是我表演過的徐老師比較膾炙人口,我學不來那種帶團康的時候機警的表現,但是若可以讓我有機會思考如何帶來令人驚艷的表演,這或許會是我的強項。

那時候晚會的驗收因為我同時參加企管營得原因,同時兩邊都要驗受的過程,讓當晚沒有吃晚餐的我在驗收結束之後,胃經攣,只差沒有痛到在地上打滾,畢生難忘,我終於知道胃痛起來也是為要人命的,現在是牙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當時的我處在””後資訊展時期””`,參加金融晚會的運作,第一屆企管營小隊輔,還得要想下學期自己的專案是什麼,之後的報應變成現在我的一下成績單。

接踵而來,失控出軌的事件頻傳,於是開始,正式結束我的陽光生涯,要直到大四才回來,我親愛的陽光。對他而言應該也不是好過的,他的力行領導訓練營因為內鬨的關係讓他基本上沒有學到什麼東西,他的五月來了新朋友,有我還有秋娥,來了一群可愛(可恨!?)的學弟妹,後來停止運作的原因是因為SARS,最後就進到了接會長的部份。(我的時間走的真快@@)我想這一段路他走的崎嶇。最後我們還是能夠辨出一個小小的抗SARS盃療慰沒有真正五月的悲情。問題是當時我一點都不覺得非常的悲傷,我只是覺得反正就是一定會有打擊,只是沒想到會是這個,我一直認為會是辦的太鳥所以被罵的很慘這一類的。

基本上我本來就不會看好他當會長,因為我對於會長有一個自己的評判標準,也在大三的時候印證我的猜測,我們這些人可還真是一路風雨,一開始是自己,後來是學弟妹,當中還有學長姊一起下來攪和,可真是風光到不行。當時我處在樞紐斡旋的角色,這也是我在五月之後才開始慢慢的跟他越來越接近,也許是讓我看到他更多不欲人知的一面,讓我看到他也是願意的付出些什麼也有接受到回饋的表現,他的分數可是越來越高,反正一開始他是帥哥的時候分數就挺高的。

我是喜歡比較的人,這點我承認。我喜歡比較這朋友跟那朋友怎樣,久經相處之後,這麼一比下來才發現他跟我是臭味相投!?還是禽獸二人組,我是雞大導,他是熊大牌!?

對於人的標準是嚴苛,但是要求卻是滿簡單的,我只是想要找幾個知己,能夠真的容易的了解我,給我支持,打氣,或者是給我一些提點,告訴我些什麼。這樣就足夠,在我看來他真的特別,也許別人認為他平凡,只是高興能夠認識他,在未來充滿未知的前途上,企盼他能夠達到一切他想要的目標,快快樂樂的過。

祝你軍中一切順利,雄光同學。

攝於 台東某歷史博物館。
1120316875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