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載自:http://www.wretch.cc/blog/BlueNote/16008321

1315881290

Dear Scott,

在開口之前,我想先跟你分享一首歌,叫做波希米亞。

波希米亞
     詞曲/陳何許


想問你還好嗎?是否還在打拼闖蕩?
大城市的人海茫茫 是否沖散你的去向?

而我還是一樣 還是像個波希米亞
止不住地無盡流浪 也沒有什麼值得奔忙

你說你想品嘗 異國情調的稀鬆平常
三餐卻反而吃得慌張 美夢也來不及消化

我說你要堅強 哪怕是孩子氣的倔強
就算是悲傷 也要理直氣壯
抬起頭 挺起你的胸膛
有眼淚就流下 世界更寬廣


Hush曾是我無緣的吉他老師,也曾與我一起組團,我是主唱他是鼓手,現在,我們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今年夏天,他完成了國家對他的要求,並剛好接到了一個演出機會,因此他回到他熟悉的台北。這段時間,剛退伍的他沒有太多盤纏,只好四處流浪,偶爾打擾朋友,偶爾在外頭遊蕩,獨自渡過黑夜。『就宛如一個波希米亞人。』我看著他說。在音樂裡流浪,在台北流浪,他的眼睛似乎看的見那一條我們都看不見的路,流浪對他來說,好像並不是一種折磨,近幾乎是一種享受。
他坐在我電腦旁的地毯上時,他說他很羨慕我如此的社會化。
說實話,我非常驚訝。

『我才羨慕你呢,你是那麼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做音樂。』我雖笑著說,但心是酸酸的。

從小就不被肯定的我,從自己逐漸有能力以來,其實已經忘記什麼叫做自己。
我開始設法得到高分,企圖想進入最好的公司,購買最好的設備,大家覺得好的事,就是我要做的事,人人叫好的方向,就是我要去的地方。老實說,關於社會化這件事,我覺得自己最少也有拿到70分。

但我不是沒有夢想的。

只是面對這個社會的洪流,我選擇埋葬我心中的波希米亞,住在飯店的我難免忘記怎麼流浪。
而那一個流浪的波希米亞人,卻說他羨慕我的直直向上爬,不管我心中願意與否。

最後,我告訴波希米亞人,不要像現實低頭。
因為我知道他可以的,總有一天會有更多人聽著他的歌,了解他心裡在想什麼。

而波希米亞人要我學著放下,不要進而埋葬自己。
因為他知道我可以的,總有一天我還是會挖掘我深藏的夢,去把他實現。


結果怎麼了?


我環島去了。
我用體力去換取了一些故事與美夢,
而波希米亞人開始唱更多的新歌,
我們都很喜歡。

你知道嗎,

其實我覺得,人人都可以的。


就像蔡康永說的,
夢與現實感覺是不相同的,卻又相連。
就像河跟岸,大不相同,卻緊緊鄰著。

然而,雖然看似互不相干,但只要河多,岸就少;岸進,河就退。
現實與夢想,這兩個看似不相干的東西,實際上是緊緊相鄰的。


只要你沒有放棄,
你永遠是你。

而那些斜眼看你的人,雖然一輩子都會站在那兒瞪你,
但我知道,視線是看不穿地平線的,

你會前進,而他們只會滯留不前,


因為他們早忘記自己將夢埋在哪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