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where ‧ anywhere‧nowhere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kies are blue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from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omewhere ‧ anywhere ‧ nowhere

「你要去哪裡玩?」租機車的老闆娘這樣問我。

現在是早上六點十五分,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早起了,除了幾年前還在跑考場的時候。早上五點多起床,車上載滿了考猜、旗幟,自己一個人一路開往目的地。

人在自然裡,是蟲鳴鳥叫聲把我們喚醒,人在鄉村裡,是雞啼聲把我們喚醒,人在城市裡,是鬧鈴聲把我們喚醒,可是,身體醒了,靈魂還沒有醒,於是我需要音樂把我喚醒。把車上的收音機打開,還沒有DJ的時段,台語國語英文日文流行古典......各種音樂承載著我。

搖下兩側車窗,清晨的好空氣由駕駛座這裡進入,穿透副駕駛座以及後座的窗戶而出,停紅綠燈的時候我會過窗伸出左手,試圖握住陽光,提醒自己,這就是現在。

現在,六點十五分,我人在台東火車站對面的機車行,我已經在便利商店吃過早餐並且買了一杯熱咖啡,老闆娘問我來台東要去哪?我只能回答她:我沒有什麼計畫,到處晃晃吧。

去年的旅行是跟團,整個行程也是精心計畫,去淡路島看安藤忠雄的海之教堂,乘坐愛之船穿越明石大橋並且在船上吃Buffet......不過一回國就陷入了忙碌風暴的中心,攸關旅行的記憶不斷的後退,退到電腦硬碟裡頭的相簿中,旅人的神蒙上灰塵。

離開前向老闆娘問了加油站哪裡去,盤算著還得到便利商店買件雨衣才是。離開台北時,夜雨霏霏,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著窗外雨絲不斷由這端劃向另外一端,宛若微型的流星雨,同樣是在夜裡,一個在天穹,一個在玻璃窗上,無論是哪一種,皆碰觸不著,無論是哪一種,都讓人覺得世界正在消逝當中。

星星紛紛墜跌,世界會不會因此燒了起來;雨水傾盆而下,世界會不會就此覆蓋淹沒。

買了雨衣以及一本比手掌稍微大了一點的便利地圖,坐在7-11外頭的桌椅,旁邊有人正吃著熱呼呼的泡麵, 還順手帶了一罐台啤,這時間點吃這樣的食物,叫人有些訝異。我看著手上這本地圖以及機車行老闆娘給我的手繪地圖,心想下午三點後民宿才check-in,這段時間要上哪去?總不能學青小鳥吧?

部落客青小鳥曾經做過一個活動,拿了一個骰子到台北車站,選定一條捷運路線,然後擲骰子前進,真人版的大富翁遊戲,可惜台東沒有辦法這樣玩。

離開城市,來到台灣的東部,無非是想要親近自然,無非是想要遠離喧鬧的世界。研究地圖時心想,這幾天可以的話,就上山下海吧,地圖上一個亮點吸引我的注意,是台東的森林公園,若是我沒有記錯,早上就開放,可以散步也可以騎騎腳踏車。

第一站,就先走進森林吧,你有多久沒有森呼吸了?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