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下一輪三十盛世的備忘錄

帶著羅毓嘉的《樂園輿圖》外出,昨夜的那場雨以及下午的大雨,你想起「城市生活」作為序所提及:「開始工作以後,我和我益發破碎的時間相互糾纏,沒過多久就進入新的輪迴。我多想把它們積聚成束,繫縷結繩,如此我能紀事如巫覡,卜事如魍魎。」

你在深夜憶起等待被寫下的時時刻刻,有如幻燈片似的一幕幕播映,閃過腦中投在心湖上。無垠記憶深海裡打撈意識底層熠熠發光的珊瑚,極其珍貴而難得。

北上工作後,活動變多,搬離三重後,活動更多,時間碎裂的難以匯聚,它從寫企劃案、從騎車上下班、從公司到記者會的路上、從會議與會議之間的空檔......這些時刻悄悄漏去,宛若掌心流砂。

你想起某電影中用綿線將色砂高高吊起,透恣意擺盪自然灑出一幅幅美麗砂畫,而時間亦是如此作用;十幾年前你將時間砂灑在第一本日記的當下就開始進行繪製,也許奧祕如曼陀羅的彩色砂畫不斷擴大範圍無視時空的守備,從此時此刻窺視,你能看出屬於你時間砂所繪出的輿圖了嗎?

還是你茫茫然的度過這些年這些日子,既看不見未來的預言、過去也沒給你什麼隱喻?


羅毓嘉用「樂園輿圖」X「戀愛少女失敗記」描繪一座屬於他的九零年代直至現在的台北城。他的敘述裡,一段段WTF的關係及沒能穩定下來的城市生活,層層疊疊形塑了現在的模樣,美少女夢工廠的養成計畫最終養成為了女王,還好不是魔王身邊的那個女人。

他提及「用關係」辨認、摸索、探勘城市的地景(因為愛或因為想交配),腦中想起你曾經同別人說起辨認這城市也是因為追隨男人的腳步,在城市這邊那邊移動,多麼像是哈利波特擁有的劫盜地圖。只是你移動的幅度遠遠不及他,所認識的城市也就這麼這麼小。

你的九零年代有什麼?

第一次與網友見面是高三,win95視窗奇摩聊天室,安安,安安,幾歲,多高多重聊下去,原來著住在梅亭街附近......。你假借補習要補課的理由帶著期待的心情前去,現在已想不起對方的容貌,忘不了的是對方租住的房間格局與他多有才華的拿出自己水彩畫作品話當年。

對方三十好幾,你才十幾,世界對你來說還太新太新,不若現在,國小生只要透過網路就可以穿梭世界,跟全世界做朋友。現在的你卻連對面9號的住戶長什麼樣子、住哪些人、姓什麼一點概念都沒有。

上班,吃飯,開會,下班,吃飯,洗澡,FACEBOOK,睡覺,上班,吃飯,開會,FACEBOOK,加班,下班,吃飯,洗澡,睡覺。上班,FACEBOOK,開會,吃飯,加班,吃飯,下班,洗澡,睡覺。

時間在你身上動了手腳,裝了倒數計時的砂漏,你看時間分秒流逝而焦慮,直想著自己這些年這些日子過什麼樣的生活,W說:這是三十拉警報;越來越接近二九生日,愈是打量自己的生活,那裡東缺一塊這裡西缺一點,整個來說生活還過得去,但,自己跟自己過不去,所以,焦慮。

走在前往捷運站的路上,你抬頭望大好的天氣,心想朋友正在排阿妹演唱會換票,你正要去跟朋友會合前往參加設計師之夜。突然,羅毓嘉說的話跑了出來:已經到回憶都是幽默(想起時不經意的嘴角上揚),不知道要的是什麼,但知道不要什麼的年紀。

你想起《雙城記》狄更斯寫的開頭,但,將「時代」置換為「年紀」,似乎,現在就是這樣的狀態:

這是最好的年紀,這是最壞的年紀
這是智慧的年紀,這是無知的年紀
這是希望的春天,這是絕望的冬天
我們無所不有,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走向天堂之路,我們通往地獄之門......

突然的你對現在這時間這歲月這年紀有了不同的領悟,二的最後一個數字,你曉得自己仍舊不聰明,可卻也不笨了;你曉得了世故,依然童顏活著,在不好也不壞之間,過去是真的過去,而未來是亦還沒來。

你對自己笑了笑,想起這次金曲獎大贏家歌曲「給自己的歌」,李宗盛念念唱唱「歲月你別催 該來的我不推 該還的還 該給的我給 歲月你別催 走遠的我不追 我不過是想弄清原委 誰能告訴我 這是什麼呢 他的愛在心裡 埋葬了 抹平了 幾年了仍有餘威」

剩下的都是餘燼了。

你停下腳步,不想拼命趕路,想跟往事胡亂瞎扯,曉得那些人那些故事,仍會自顧自的發展下去,不捨都捨得了。

你停止更新Blog,打算花半年甚或更長的時間更新自己,寫封信給現在尚未到達的那頭,送給自己這一輪即將終了的二十盛世留給自己的青春備忘錄,也許最終你都會走到。

祝福你,歲月靜好。



全站熱搜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