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

你美的讓我失去了自我
我離不開你設的牢籠
天空 也笑我 為愛
沉迷沒有用

夜美的淒涼受盡了折磨
日出不再來世界變沙漠
承認 我沒用 情願
住在漆黑的角落

轉個彎我不回來 眼睛睜不開
明天 一樣精采 勇敢愛

from 沉迷//梁詠琪

--------------------------------------------------------------------------------------------------

他說他要自己去買花,所以先走。

在咖啡館喝冷掉的咖啡,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既脆弱又堅強,幾天後是軒結婚的日子,他也準備要展開新生活搬離這個城鎮了。

曾經甜蜜恩愛的時光多麼殘忍的將人纏住不放,究竟是時間不放過他,還是他不放過時間,僅抓著過去,以為這樣就不會過去。

幾年前我生日,他去花店,只因為我想要花。不知道男生應該送什麼才適合便遇上了軒,一個在花店打工的爽朗大男孩。從鄉下來到都市念書的軒選擇了和父親(花農)有關的花店賺取生活費。

彼時,我們都還住在台北城的近郊, 一起採過海芋。

他只是感謝軒的幫忙,是軒跟我說對他留下印象。他的氣質我們都知道,許多人追求他都不為所動。

我懂,他不要那些打扮時髦嘴裡誠品parda、LV的男人,他喜歡的並不是那些穿著潮牌熱愛單車滑板的少年,也不是悲傷春秋的文藝青年,他喜歡的是「生活感」。

說特別也不特別,認真的過每一天,有熱衷的事務一如攝影或吉他,像是個安心的所在,值得相戀。

因為花結緣,相戀、相伴,隨著畢業各自入伍,將近五年的時間是卸不掉的記憶紋身。他刺了花在身上,紀念那個每天買花給他的軒。

退伍後,我跟著他移動到另外一個小城居住,軒返鄉幫忙家裡,他找到雜誌社的工作,兩個人總聚少離多。我跟他在城市裡頭的各地東奔西跑,有空就約出來吃飯、聊天,消磨兩個人的寂寞。

事實上,是我在消磨他的寂寞。感覺他這麼著就不能呼吸,凋零。

半年前,他們倆分手。軒的家庭非常傳統,有著傳宗接代的壓力;他一個人在這裡工作,身邊不乏追求者,雖然沒有答應任何一個人,心裡頭確也遺憾。

知道他們分手那天我打電話給他,手機沒接,雜誌社的同事說沒看見他進辦公室,今天也沒採訪行程。我在他家找到他。

沒開燈,窗簾拉上,房間過濾泰半的光線而顯得沈重,玄關那裡是兀自綻放的秋菊,美麗而寂寥。退伍後,他仍維持著跟軒在一起的習慣,滄海桑田,人事已非。

他在床上睡了好久好久,他不願意醒,我陪著他,幫他清掉秋菊,補上桔梗。

半年過去,再碰到他,像是新的花季開始那般。他笑盈盈的同我說起某個有意思的對象,相處一些時候,雖然對方不懂花,但會陪他去買花。

我問他,為什麼我們需要花?他反問我,一開始是你生日我才去買花的耶。

我同他說的:將花捧在手裡,就像是把幸福捧在手裡。我沒同他說的:因為我知道那間花店有一個爽朗的大男孩,應該是會喜歡你的。

下午三點半,天氣好熱,他說他跟對方約好要去買花,要先走。

看著他離開咖啡館的背影,花很美、愛很熱,我心想。

延伸閱讀:
陪scott度過九月的好朋友@ping的 07 蘭嶼(人之島) http://ken3583.pixnet.net/blog/post/1464019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