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字多的文章,非閱讀類型,已是20多天前的事。這些日子裡頭去了一些地方,見過一些人,包含巧遇蕭青陽以及丹尼爾(dp)。

我沒跟他們交談,只不過是認出對方,然後我依然與文字為伍。有人幫我計算離退伍日還剩下幾天,我並沒有在意太多這件事情,反正快到了。

我像是書呆子一樣繼續看著書,躲在書裡的世界,拾起一些舊習慣,像是每日必然的書寫以及讓自己作息正常。

至於其他人我是管不著,也無法可管。有一些願望漸漸的被拋擲到日後再說,好似這麼一般就能夠減輕退伍後將要求職帶來的焦慮

準備要去看林奕華的西遊記,當作是某個句點,有一些告一段落的事情我在<交換日記終章>寫的很清楚,至於有沒有人理解,那不在我的書寫內容當中。

最近夜夢很多,多半是因為我刻意的孵夢。只不過在晨間醒來的三十分鐘之內沒有記錄下來,再怎樣都無法再憶起,不過那樣也好。

距離終點還有一段日子,我希望的新開始是從退伍那天開始計算。現在蠢蠢欲動的一些文字書寫閱讀筆記,有如被加註封印。那好像鳴人身上妖狐的印記,加上層層封鎖是為了不讓其逃逸作祟。

我的內裡有一些什麼蠢蠢欲動,想要出來作祟,也許那就是身為人身上的妖魔部份。

<獵魔戰記>這部漫畫裡頭的主角們,都是人肉之驅混上妖魔的血肉,於是可以發揮超乎常人的力量砍殺魔物。

班長說他想到我,因為上回他看新聞,閱讀最多的是老人以及小孩,青壯年的閱讀人口是最少的。不過他想到我,我也許是那少許的青壯年人口中,經常閱讀的。這麼說起來,我是不是就是那少數的妖魔獵人!?

或許我身上妖物的部份,便是類似這樣的力量。每當百分之XX的妖力釋放時,我便寫下什麼。不過總有極限,如果施放超過極限的妖力,便會成為所謂的覺醒者,那是超越魔物的存在。

也許哪天,我變成了覺醒者。

=======



Patrick Nuo----5 days
創作者介紹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