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費

浪費
===========================
「沒關係妳也不用給我機會
反正我還有一生可以浪費
我就是剩這麼一點點倔 稱得上 我的優點」-----浪費//林宥嘉

一直要到最近才有比較清楚的感受到,超過晚上八點已經沒什麼工作效率可言,大抵是在耙梳今天的工作概況(登記到google文件確認明天的進度)以及最後一波的收發mail。把一大堆的新聞稿快速瀏覽通通歸檔有空在來發稿,超過八點半瀕臨腦死的狀態,往往也還沒有用晚餐的情況下,血糖也懸涯似陡降至底。

下班,吃飯,回家,洗澡,放空,看一下最近的雜誌,玩一下暗黑破壞神,累極仍舊翻來覆去不成眠,長年的黑眼圈,精神不濟。明晚回中部,前天才憶起星期天有地下鐵,看越多的表演,越覺得僅只是看過,留在心底有漣漪的,越來越少。手機輸入提醒自己把掛耳包帶回家,孝敬一下兩老,發薪日亦是失血的日子,保險費、手機費、房租、舞台劇的費用......上班也就是為了吃喝玩樂養活自己還有養活家人。

V說,你似乎沒有什麼在買衣服歐,對阿,我都把錢花在書店了,那你就是文青囉?不,我只是以為花錢就可以買到知識,或說,那也是一種嗜好罷了,真的。話題就結束了,V對於我看什麼書,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因為那不再她的守備範圍中,關於我的很多事情,都不在朋友的守備範圍中。我沒有比別人聰明,甚至有人覺得這樣的生活方式很笨,應該要去交女朋友,應該要去運動,應該要省錢,應該要......,可是,不管什麼樣的人生,開心就好,不是嘛?

在誠品看到電影女朋友。男朋友的同名書籍,我想應該是電影的故事,簡單翻了一下,把後面的雷給看了,更加深要進電影院看這部電影的慾望。偶爾你會遇到一種人,他看似把人生給「弄壞了」,可是壞不壞,做不做賤,都是一種「發生」,一種選擇後的因果。不管是男主角女主角,那都是人生,也都這樣經過了,留在心中久久不散的迷惘懊悔或者釋然,也不就是圖個痛快,只不過往往交雜難辨。

可能他也以為,我跟大家沒什麼不同,只是努力工作,然後小心翼翼不要被工作弄壞了人生。進一步火山洞口,退一步萬丈懸厓。k說,你練練看吧,我說,練什麼?他說:CP9的月步。

我看、我聽、我寫,但是我甚少說,說:被人變態跟蹤的不愉快,自己看影集的開心,打D3的刺激,工作繁忙的焦慮,一個人閒晃的樂趣,蟑螂差點飛到臉上的驚嚇......,這些瑣碎把時間的孔隙補了起來,偶有喘不過氣,但至少讓人不過分覺得日子如死屍一般。

W傳來msn:生活在他方,他人即地獄。

現下,此時此刻此地,就是生活,他人就是不相干的人,你就是你自己的天使與魔鬼,天堂與煉獄,喜怒與哀樂,你就是世界,世界就是你了。


這個夏天

這個夏天
===========================
1.原本以為屠夫很難打,其實也沒有想像中那麼難,三四個菁英怪攪在一起還比較痛。本來是雙手武器,後來發現很痛,還是乖乖的把盾戴上去,以免死的太快。

2.第二次看黎煥雄導演的作品,上一回是台爸紐媽,整場淚流不只,這一次是魏如萱飾演盲女的「地下鐵」。因為對這個作品並不是很熟悉,加上昨天晚上睡不好,所以上半場瘋狂打瞌睡,歌曲非常的動人,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要表達什麼阿!?

下半場之後,她說:「每個角色都是一個問號」,這句話像是個暗示,提共我進入作品的方法:詩人、魔術師、天使、盲女,城堡、夢、想像、現實、月台,生命。

你說,在前方等著我們的,究竟是什麼?這些人有沒有在你的生命裡頭出現又消失?

3.去四川麵王的時候碰上的台中的朋友,他自己一個人來台北看立體書的展覽,上禮拜也自己跑去台東旅行,一桌四位,我四月去,一個上個禮拜去,一個剛回來,接下來就換 Wendy Kang 你要去了嘛?

4.送朋友坐車後,去行天宮拜拜,室友帶我去附近的「和風美食」,主要負責的阿姨非常的熱情,食物也相當的地道美味,而且這次是日本的阿公做的,真的是令人驚艷,有機會一定還要去嚐嚐其他口味的餐點!

5.右手拎著啤酒,耳機傳來林宥嘉的大小說家,一拐一拐的走回宿舍的路上,心裡大唱「那所謂的雪花 比記載 更好看」,事實上,「那所謂的夏天 比去年 更炎熱」,再喝一口冰涼的水果啤酒,襯著熱死人不償命的溽暑七月(夜裡也沒比較涼爽),這個夏日才剛剛開始阿,才剛剛開始。

你說該怎麼辦?

暑氣

暑氣
===========================
換了手機之後就不再寫詩般的短信,盡可能快速的用鏡頭看世界(打開拍照app指需要一個滑蓋的動作),但,仔細想,長處明明是文字,又為何挑短處作戲?

或許是源自一種恐懼,擔憂與時代脫勾。這時代大家越來越重視圖像/相片(甚至康熙討論著自拍的話題,討論區上流傳著自拍性愛的短片),興許大家不愛讀字了。

大家不喜歡讀字,也討厭獨自,社會氛圍把獨自讀字的人歸類為文青/假文青,在電視節目上調侃、在bbs以及各大討論區調侃,或者是發明某種心理測驗,測試你是不是假文青,還是真文青,那也只不過是一種標籤而已。

又也許是源自「趕潮流」的想法,也開始用照片寫日記。不會手繪圖文,以相片搭配文字(或文字搭配照片),寫了半年多,回過頭來看這些書寫,詩意的靈能隨著時間的遞嬗漸漸消逝,偶發的靈感之霧被現實的旱魃驅散蒸發;攝像技術太差,照片拍不出來內心戲碼裡的波濤洶湧。

劣文跛圖。

「少女情懷總是詩」,我倒想問,是因為「少女」所以有詩,還是因為我們持續有詩,所以可以作為一名,不老的少女。鍾文音寫的,少女老樣子。

我以為,寫字的人,可以在路上,因為人是最美的風景,觸發內心戲碼,用字讓風景如詩如畫,氛圍、氣味、光線自樹隙灑落成一簇簇光斑。

南風徐徐,醺人發懶,貴婦拉著三五好友遁入古典玫瑰園吹冷氣喝外國茶搭八卦嗑完一整個炎熱的午後。

隔壁趴著流了一桌的口水的學生,唾液慢慢靠近了乳白色的無印良品鉛筆盒,紅色藍色原子筆黃色橘色螢光筆散落,冰咖啡凝結水氣濕了書本。

高中生情侶假借溫習功課兩個人擠到同一張椅子,左搓右揉,上親下抱,發出閃光意圖使人瞎。

西裝筆挺,白襯衫黑西裝褲搭電腦包,點了一杯飲料,保單夾在文件夾裡頭,右手甩著筆,左手大拇指在iphone的螢幕上滑動,客戶還沒有出現的時候,看看FB打發無聊的時間。

走在公館的路上,台一牛奶大王長長的人龍,只好橫跨羅斯福路去吃龍潭豆花;碎冰同傳統豆花一起下肚之前,有人忙著拍下四碗豆花,有人忙著打卡,更有人手機一直震動,不斷有人傳來app。

2012大暑的下午,庸庸碌碌,也不就是為了擠出這樣的時間,看一看這個世界,滿足口腹之慾,滿足色慾之心,然後問了問自己,這就是生活,滿意嘛?喜歡嘛?

你還有什麼好厭惡的?不,就,只,是,寫不出東西來而已嘛?不就是怎麼拍都是早餐中餐午餐外加下午茶以及宵夜?

朋友各自散去前,T說,要不現在去小七買兩瓶飲料,挑戰看看是不是能夠抽到「一元」?

大概就是逼近那樣的感覺吧。

在七月份結束前,挑戰看看是不是能夠寫下一點點什麼,關於這的正要開始卻又像是已經結束的,夏日時光。


創作者介紹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na Huang
  • 讀字是浪漫的事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