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不了的地方 就用食物吧

到不了的地方 就用食物吧
-------------------------
在台中的時候,同事常常會問我要不要吃「甲尚飽」的早餐,或許我就會來個蘑菇鐵板麵加蛋,不過姊弟麵攤的乾麵也很棒。

上台北後就鮮少吃這樣中式的傳統早餐,那天逛逛家樂福發現有鐵板麵以及麵醬包,兩個加起來才25元,毫不猶豫的放進菜籃裡。今晚,我下廚替自己弄了個蘑菇鐵板麵(加蛋),湯是室友晚上煮的蛋花馬鈴薯湯。

雖然是用現成的材料,但是憑我現在的本事要弄出蘑菇醬也太難,但能這樣自己替自己做一餐,緩緩的吃,跟室友打屁,聽他說大賣場的二三事,也是一種平凡的幸福。

你呢?你多久沒幫自己好好煮一頓了?

你是不會當樹嗎?

你是不會當樹嗎?
------------------------
同一片天空也形成圍牆,在邊際線兩端聲淚俱下,我以為真愛是緊追不放,卻忘了距離是種子,一散再散 ------你是不會當樹嗎/魏如萱

----------------------------------------------------------------

我總是一個人,並且,習慣一個人。一個人騎車/搭捷運上班,一個人去吃午餐,一個人踩著自己的影子回家。

車停在小吃店的旁邊,加班後的夜裡總是特別想要吃飯,到底是晚餐還是宵夜已經分不清楚,有誰,有誰會掛念我,到底吃飯了沒?

偶爾,我會記起孤單。多數時候忘了擁抱的熱是幾度C,所以維持失溫的狀態;偶有心暖熱的即將要沸騰,但,旁人見我依然是冷淡的,一個人。

其實我只是需要一棵專屬於我的樹,能夠讚許我拓荒,追逐我的風景,目送我的流浪,然後,遮蔽我的影子,代謝我的悲傷。

你是不會當樹嗎?

只是我走的太久,走的太遠,以致於四周一片荒漠,看不見遠方是否有無綠洲,身邊也無處乘涼,樹影不見,人影不見,只有自己的影子縮的小小的把自己框的剛剛好。

太陽晒的我發昏,乾涸的連海市蜃樓都不出現,我痛著,卻不能不繼續往前走,唯獨心裡頭那一撮火焰未曾熄滅。

樹的種子只是還沒有發芽,並不是死去,你願意當樹嗎?

你現在還好嘛?

你現在還好嘛?
------------------------
剛剛室友找我出門買東西,他說要走路,我說要騎車,他嫌騎車麻煩。後來他妥協,想不到麥當勞剛好消毒,於是我們騎更遠去買。

要到另外一間店的途中,我突然想起大學時期還住在淡江水源街靠近登輝大道的時光。無論學生時期還是現在,習慣性晚睡,期中、期末考,深夜不睡苦讀,餓了,就騎車去小七買東西吃。

距離宿舍最近的小七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但是位於五虎崗停車場以上,半夜無車無燈亂恐怖一把的。所以太晚出門我都騎車,雖然車速不快,但總覺得遇到什麼危險的事情還可以催油門快跑。

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當時候覺得「平凡而平常」的日子,卻是叫人最懷念的最好的時光。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時刻吧,我想,只是,我容易在深夜、容易在路上、容易一個人,跟過去的自己,相遇。

他悄悄附在我耳邊,說聲:你現在還好嘛?

精衛填海

精衛填海
-------------------------
有時候我覺得孤單,於是我只能夠寫,因為我只會寫,寫的過程會離開「這裡」,但是會去「哪裡」我並不曉得。一旦寫完,我也就回來;你知道的,旅行過後,你總覺得生活並沒有那麼困難,寫,也是這樣,得以抵抗某時候生活切面特別銳利的部份,那些稜角。

譬如,你所熟知的親人並不是你以為的那個樣子,譬如,原來你的身世被傳的如此不堪,譬如,你的作品被錯誤解讀、攻擊,偶爾,就連因為網路斷線所以你寫到一半的信件暨無法存檔也無法寄出的進退兩難,都叫人崩潰。

我把這些揉進文字裡頭讓他們變成自己的故事,向茫茫網海投擲瓶中信,盼有心人,展信閱讀的當下,為我哭、替我笑,在心裡頭說聲:我也是這樣。


那樣就好,那樣就好,我就可以毫無顧忌的,向精衛一樣,填海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