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是用傷口交換未來

誰不是用傷口交換未來

偶有人對我聊起愛的模樣,常因為伴隨而生的強烈情感而難過。是誰選了辛苦的道路,是誰沒想像一般尋常的稚愛。

給不起,要不到。

生命的確是迷宮,你未到最後,不會知道出口在哪。我們對愛渴望,卻又在愛裡頭受傷,而傷口的存在,提醒我們,愛的濃淡與強弱。

不是弱勢才會在愛裡受折磨,有些時候,我們以為的強人,他的愛殤是無法說,找不到說法,無能為力陳述,隨便說說是汙蔑了愛。

別看輕了愛,情感本來就複雜,太想定義、區隔,愛的限界,所以受苦。

愛有犧牲,誰是貢品,誰被獻祭,被誰成全,誰牢牢記得,你我都愛過。

平凡如我們,怎會愛的複雜,又活的辛苦。

他和我告別前問:沒能解套,只能在愛裡消耗,怎麼辦?

我說:愛吧,就像不曾受傷那樣愛吧,你是我認識的,愛的勇者。

我會一直看顧著你! 誰不是用傷口交換未來呢?

www.youtube.com/watch?v=bFSBTcXkYMI

日日洗去所有的憂傷

日日洗去所有的憂傷

川流不息。

總是在浴室自言自語,同某些事物對話,和某個不在此地的人相遇。日夜都有缺憾,憾事遺留心底,在水柱下,洗去一天的憂傷,隨著水沫他們漂浮,想要個安 置,我便同他們,對話。

逛逛家樂福行走在一列列置物架組合的迷宮中,戀人對我說起這款沐浴精香氣十分濃郁,醫學報導說,盛香意味著藥劑重,叮囑我千萬不要用。

我對他投以羨慕的眼神,同時亦很想要對他說,就零售業賣場的陳列方式,這動線設計不良,我們在這裡太久,冷氣對著我頭直吹,冷透了身子,等等更要傷透 了荷包。

兜在日常裡沒能說出口的種種,疊進了心口,一如早上捷運帶著紅色耳機氣質很好的女生,封面封底套上了透明的書套,栽進了鍾文音的「暗室微光」,隔著好 幾個人,我只能看見她的側臉,竟也在地下鐵,微光透進車門窗,籠罩她其中,亦是「暗室微光」。

生命是一條長河,我們在水裡頭孕育成長;世間是一條長河,我們在水裡頭向前划泳。

赤身裸體在浴室,熱水沖刷「我」這載具,吐出的氣息氤成影子,牢牢貼著自己,我跟他說話,說著,每一天都無法說出口的,對這世界的,小小憂傷。

這憂傷,川流不息。

1988 我想和這世界談談

1988 我想和這世界談談

今天在淡水捷運上讀完了 韓寒 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

我對於大陸作家的作品接觸不多,目前最愛的大概是安妮寶貝(今天又在有河買了 簡體版的「二三事」)。先前看過韓寒的「青春」,對他的印象很好,於是1988也就買了。

只要google「韓寒」這兩個字,就有相當相當相當多的資料跑出來,曾經被「時代」雜誌選為影響世界的一百人,最先讓我感到訝異的是,他跟我同年紀 ,1982。這樣的一個「年青人」,書寫小說,他到底想要跟這個世界談談什麼?

你「買」過女人嗎? 這問題似乎不是可以隨便掛在嘴邊拿來問人的問題,1988的主人翁「我」,從「買了一個女人的一夜」開始,整整過了三夜結束(三夜可以寫這麼多)。「 我」開著一台名為1988的車,大老遠的去到「他方」的殯儀館接朋友的骨灰,公路小說那樣開展這個故事。

這個「我」,這個「女人」,以及女人肚子裡的孩子,以及他們的過去,在漫漫長路遠近交織出韓寒筆下的「這個世界」。笑貧不肖娼、當權者欺壓小老百姓, 小老百姓苦哈哈一般般度日,韓寒插科打諢的文字,談一談他所見的世界。

這個世界有沒有未來,終點在哪裡?小說裡頭並沒有解答,他寫出生的小孩:這第一聲,她既不喊爸爸,也未喊媽媽,只是對這個世界拋下了一個疑問。

的確,這世界是個疑問,你會怎麼作答?

沒那麼簡單

沒那麼簡單

DEAR E:

滅絕師太唱:

沒那麼簡單 就能找到 聊得來的伴
尤其是在 看過了那麼多的背叛
總是不安 只好強悍
誰謀殺了我的浪漫

得來不易所以可貴,卻非 所有不易都帶來幸福,隨之也有可能是不幸。 感情不是某一方用力就能消抵各種誘惑帶來的災禍。

是福是禍,端頼二人是否看著同一個方向,又能跟上步伐。你可以是愛情的傻子,但不能是瞎子。

與你共勉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ice
  • 我想做任何事情都不能盲目
    走了ㄧ段,都還是要抬起頭來看一看!
    雖然過程難免受傷,但。都是為了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