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城市 看不見的人

看不見的城市 看不見的人

你時時刻刻行走在看不見的城市。

搬來城市工作一直是許多人的想望,可是一旦在城市工作後,日以繼夜,昏天黑地,時時行走在城市之中,罔若迷宮,瞧不清楚這是座 ??之城。
無怪乎有人每到週末都要離城,唯獨離開城市,一直走一直走再一直走,才有辦法真正的,看見城市。

一天的早晨,一路蜿蜒緩慢的爬上烘爐地,在那眺望整座城,突然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觸:原來那就是日夜生活的龐大城,有人稱其天龍國,絕大多數在其中感覺到自己的渺小以及迷惘,終其尋尋覓覓要找的究竟是什麼?

進入城市之前自己是如此的巨大,進入城市之後自己卻被城市吞噬殆盡。

城市成就自己的方式宛若祭祀生活其中的平凡人們,剝奪、消耗、吸收城市居民的魂靈,頂天立地曾為世界第一高樓的巨塔,外型有如納骨塔,牢牢鎮住所有靈,使其靈光消逝,每個人的存在之力,終有消失的一日。

但有一群人,作為城市的反叛者,叛逆、抗服、忤造,絕對站在大多數人的另外一邊。他們不輕易投降,不捐出自己的靈魂,不服膺於城市的法則,他們才是這座城市最珍貴的資產。

晴日,行走在這座城市當中,驚鴻一瞥,他們兀自閃著光芒,你用比其他人多出第七感,才有辦法自白日悠光中,辨識出他們閃閃惹人愛的部分,為其所深深吸引。

你成為「尋人啟示」,在城市裡頭漫遊,只為了指認出,那些光芒的存在,以及他們代表的意義。

於是,你時時刻刻行走在看不見得城市,看見看不見得人。(非鬼也)

快門太快 文字太慢

快門太快 文字太慢

深夜更新一點都不有益健康,也唯獨深夜,才有時間慢慢說話,或者,慢慢的寫字,嘗試凝結緞造煉化腦海中的意向,跟的上自己的快門。

常常這樣覺得,快門太快,文字太慢,一快一慢,有的人以為是動人的旋律,爵士音樂,有的人以為是脫鉤,圖不對題。

無論是哪一種,都是撿拾歲月裡頭的我的模樣,若你能喜歡,那是最好也不過了。

獨自去偷歡吧。

獨自去偷歡吧。

友人A分手,這是一年內他第三次分手,他對我說:暫時別交往好了。

友人L揮別過去的陰影,突然吃起嫩草來,他心惶惶不安,不知飛快的戀情進展是好是壞。

友人w談起遠距離戀愛,跨越國籍,誰能想到會有那麼一天。

事態流轉,人心百變,怎麼我,一如往昔,守在辦公桌與電腦前,沒有隨四季有時態改變。

如果凝結就是愛,我的也太恆常與這世道格格不入/Blue。淅瀝嘩啦的,雨落下來。

正打算繼續下去的時候,嗶嗶簡訊響起:即便是在迷霧中跳舞,離開你的螢幕,獨自去偷歡吧!

Fix Me Softly With this Song

Fix Me Softly With this Song

儀表板上的綠燈轉成紅燈好一段時間了,不知道是否是心理作用的關係,總覺得發動引擎後的聲響有些微的不同,卻又說不上來是什麼頻率或音準跟平常不一樣。

每回意識到這件事時,都已經是店家拉下鐵門之後的時間了,一直到今天才把車騎進附近的機車行請師父更換機油。

師父看了看儀表板上的里程表,熟練的轉開後輪附近的某個旋鈕讓廢油漏進暗紅色的水瓢裡。

同我確認費用後飛快的自看似雜亂卻有自己順序的架上取出一瓶黃綠色瓶身的機油,透過自製的漏斗幫摩托車補進新油。

我們也是如此吧。

摩托車在一段里程後,磨損車子裡頭的機油,就需要更換與補充;我們在一段時日的生活後,磨損了身體裡頭的機油,也需要更換與補充,只是這汰舊換新的方式,每個人有所不同,每個人需要的價位也有所高低區別。

有的人排出舊油的時間耗時二三十分鐘,有的人甚至需要一兩個月甚至三五年的時間。

有的人走一段路、爬一座山、唱一首嗨歌、獨自跳一支慢舞,也就補好了新的能量;有的人需要一座島嶼、一個國度、喝一杯星巴克、吃一頓杏子豬排,甚至還不夠補完他流失的能量。

無論是哪一種,只要大量過度的流失,不論怎樣再補充,耗損都在時空下產生作用力,作用在你的魂靈上。

終有一天,你將無法再透過那樣的方式來更新你自己,只能作廢自己,自此失格。

親愛的,你還能夠跑多久、走多遠呢?有沒有辦法抵達你說的盡頭呢?還是,你一轉身就是世界的終結了。

我蒙上眼睛,不敢想也不敢看。

你貼近我的耳際吐絲般的輕聲對我說:只要你的一個吻,就可以完全的修復我了!

然後,我就完全被你修復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ALICE
  • 後面兩句好有畫面。又好甜。
  • 那是我的幻想阿XD

    scottelse 於 2012/05/05 12: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