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回家

回台中是提著出國用的行李箱,裡頭滿滿是要帶回家的書本以及禮物。給家人的酒、繪圖版、圍巾,給朋友的馬克杯。晚上的捷運稀稀落落,許多人也跟我一樣提著大包小包行李箱準備返鄉過年,不知道他們都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

跟朋友去咖啡館閒聊,他提到採訪到電影 阜陽六百里導演鄧勇星,他問:「什麼是回家?」

導演說,你都還沒有出去,怎麼知道什麼是回家?另外,有一些人心門關上了,就不在家了!

親愛的,我想問問你,你到家了嗎?

還是,你,一直都不在家。

Happy Chinese New Year!
Happy Chinese New Year!

Hi!

Happy Chinese New Year!

This Year Don't Forget

Lighting Yourself!

「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啊!?」
「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啊!?」

今天去萬代福看了「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對於電影當中不斷放送的「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啊。」這句話沒有太大的感覺,但柯騰說:「我很喜歡當年很喜歡你的那個自己。」這句話深深的觸動在螢幕前的我。

回家把當年寫給對方的情字找出來,雖然噁心肉麻卻是當時最真摯的情意,怎麼也想像不出,是憑藉著什麼強大愛的能量可以寫出那樣透著粉紅少女色彩的文章,還寄給對方。

如今我只能想念那個強大的少年,那個天天寫日記的少年。

喜歡九把刀是因為他曾說每天都要寫5千字,之於我,要在一天的疲憊精神跟體力都榨乾情況下,堅持每天書寫,是多麼不簡單的一件事。看似簡單的事,每天持續不間斷的做,就是不簡單。

希望今年也能夠持續不間斷的寫,下,去。不計較什麼徒勞不徒勞的,總在一段時間回頭看,都是青春,都是最好的時光,最美的時刻。

寂寞,陪我坐一會
寂寞,陪我坐一會

我覺得有點累 我想我缺少安慰
我的生活如此乏味 生命象花一樣枯萎
我整夜不能睡 可能是因為煙和咖啡
如果是因為沒有人陪 我願意敞開心扉

From 不必在乎我是誰 By 方炯鑌

幾年前,我在山下速食店流浪,深夜時分。

結束了一整天令人疲憊的餐館工作後,回到狹小細長挑高的房間裡,點亮死白的日光燈,扭開書桌左前方那展閱讀燈,攤開在補習班一字一句寫下來的筆記,對照著磚塊厚可作為殺人凶器的教科書,心想在寒冷的冬夜要輸入這些知識到腦袋裡,會先在房間裡頭發瘋吧!?

那時候每天最常講的話是:歡迎光臨、可以幫您點餐了嗎?幫您加水,可以上副餐飲料了嗎?幫您整理一下桌面,麻煩您到櫃檯幫您買單......對不起,抱歉,好,稍等一下,目前客滿要等20分鐘歐......

溫和有禮貌但不過分熱情,服務生的光環形塑我的語氣、表情、肢體動作。那樣的日子一久,我發現我越來越沒有話說,恆常一個禮拜搭不上幾句話,偶爾接到朋友的問候,開心至極,竟不知從何說起,往往寥寥數語,結束通話。

沒有想說話的話,沒有客人會邀請餐廳服務生坐下來跟他閒聊,我失語。

自牆上取下斜肩大包包,扔進鉛筆盒教科書筆記本26孔活頁紙,繞上圍巾套上羽絨外套不顧淡水冬夜細雨紛紛,騎車下山找可以收容我的速食店,暫時是麥當勞,也許是摩斯,別無選擇是吉野家。

是一道道繁複的手續或說儀式,先選定座位,決定餐點,吞嚥食物的先後順序,ipod要聽哪一張專輯,要從哪一個章節開始念起......坐定直到捷運吐出最後一班人潮,直到街上的健康滷味都結束一天的營業日刷洗起鍋碗瓢盆,直到彷彿這個世界只剩下自己還醒著那般,孤獨便走進店裡頭坐在身邊,陪我一起。

後來我才曉得,我們因為寂寞,希望別人陪我們坐一會,可是別人不見得有空陪我們坐一會,日子一久才發現,寂寞已經陪我們坐一會了,業已沒有空位再讓朋友陪我們坐一會。

哎呀,寂寞,陪我坐好一會了......但,你寂寞,我願意陪你坐一會。

愛是無敵的自在法
愛是無敵的自在法

WIKI百科寫:「自在法是「紅世之徒」與火霧戰士自由操作「存在之力」所引起的種種奇跡現象的總稱。 From 灼眼的夏娜」

無事便在網路上看起免費的動漫,是打發時間最好的作法,尤其是一次追完最新進度。灼眼的夏娜女主角在第三季的劇情當中意識到,原來世界上無敵的自在法是「愛」,她要用「愛」這個自在法打敗動畫中的超級大反派,奪回屬於她的悠二(男主角),這麼說來,灼眼的夏娜不啻是一部對愛懵懂少女的覺醒動畫,第三季的劇情主軸在於如何喚醒黑化的男主角,進而相戀相守。

柯仙女在新作「浮生草」輯一「浮光」裡,捕捉尋常市街裡頭男女情愛的甜美剎那,無論是社會新鮮人與辦公室OL的曖昧不熱包子包藏的情冷情熱,又或者是圖書館裡頭考的非常爛的少男少女握住雙手笑的渾然忘我的時刻,都給人一種冷不防戳中情感穴道的剎那羨慕,羨慕有那樣的時刻。

我想起我生命當中也曾經旁觀過「愛是無敵自在法」的片羽。

一天我跟一對朋友在外晃盪的極累,搭上了一班客滿的南勢角列車。搬來永和後搭乘南勢角線才發現這是一條不簡單路線,上下班時間總是塞滿了人,你的前胸貼著我的後背,你的左肩挨著我的右肩,遇上駕駛急了點車班,即便是死命拉著面前的握把仍無法克制身體隨著忽快忽慢的車速而左撞右擊其他乘客,只能面無表情故作無起伏無掙扎的姿態,直到抵達目的地而鬆一口氣。

真是謝天謝地我沒有以餓狼之姿撲向前頭那個可口男生,得以維持我的一貫形象。

那天我們三人圍成一個三角形緊緊的挨在一起,我因為太過擁擠而顯得不很舒服,亟欲克制自己的身體不要再貼近彼此,想要多爭取一些空間,他們卻是大無謂的靠近對方,就算是倆人在車上相互擁抱也無所謂的反應。

他們臉對著臉相距不到10公分距離,講話、沉默、吐息、牽動臉上肌肉相視而笑,開心,看似下一秒嘴唇便要輕觸,又因為搖晃而拉開變成15公分的海溝,很快的他們調整身體傾斜的角度回到快要吻上卻又還沒的預備姿勢,我不斷的揣想他們何時要在我面前上演交換口水的戲碼,而最不舒服的原因卻是:三個人當中只有我一個人覺得羞稔萬分,他們一派輕鬆旁若無人不曉得我內心的掙扎。

在他們第十次鼻尖碰上對方鼻尖,只消一個Move就相吻的時刻我出聲阻止他們,故作鎮定的說:你們休想在我眼前打的火熱還準備接吻,就算我的眼睛會先瞎了,我也要阻止你們。

他們異口同聲的回答我:怎麼可能在車上接吻,然後相視而笑,當時我想要不顧一切的擊殺他們,但我沒有,因為已經抵達目的地。

愛果然是無敵的自在法,當下的這一切真是奇蹟的現象。

晴朗
晴朗

小年夜當天回到台中,便不停的下雨,溫度冷的令人毫無過年的興致,我們家毫無傳統拜年的習俗,除夕那天在客廳圍爐吃年夜飯,好些年下來都這樣,這樣也是一種堅定而微小的幸福。

初二下南部探望奶奶,墾丁的天氣與北部中部都不同,熾熱的太陽高掛頭頂,跨過無形看不見的北迴歸線後,便在車內便脫去羽絨外套與毛衣,僅著襯衣,心裡頭掛念的是何時台中也會放晴。

初五開工的這天,幽幽從被窩裡醒來,陽光灑落室內,是久違的好天氣,陽光好的適合踏青散步坐在咖啡館外跟朋友話家常。

希望接下來不管遇到怎樣的人生蹌踉,顛簸風雨,都能夠牢記著在一年之初,有這樣一個充滿希望的晴天。

世界末日前等你告訴我
世界末日前等你告訴我

在咖啡館跟朋友聊天,我向她提問:到底是社會不斷的散發訊息告訴我們:30歲是重要的人生轉折,抑或者,30歲就像是一個警鈴或按鈕,踩到了,嗡嗡作響?那是生理影響心理?我分不清是大環境還是個人因素。

但,你會發現,30歲開始,你心裡頭有些定見,一些對自己的了解,明白什麼是你要什麼是你不要,工作有些經驗,生活有模有樣,朋友結婚生子出國深造轉換工作,紛紛往不同方向前去,彼此踩踏的步伐與速度不同,在心裡頭哼著一首屬於自己的歌,拍一部自己的電影,畫一張未來的圖像。

有的人告訴我,他像是在迷霧中跳舞,大霧瀰漫,世間蒼茫,自己旋轉只有自己看見;我同他說,總有天,你會在聚光燈下跳舞,一片漆黑,只見你旋轉的身影,你的旋轉全世界都會看見。

不管你超過30,未滿30,或恰好30,歡迎你告訴我你正在孵的那個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