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four) Light

下班就宅在家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沒有拖鞋完全不想去附近晃晃,即使外頭熱鬧的鑼鼓喧天喊著凍蒜凍蒜都與我無關。出捷運站聽到小姐喊:「39元麵包兩個60元,只有今天歐」就不受控制的買了核桃跟焦糖草莓口味當做明天早餐,這不是搶錢主婦們最愛做的事情嗎?。本日最怨恨是一早下雨得先冒雨衝去小七買傘再風風雨雨的去搭捷運,完全反方向。

一切從簡。

漱口杯是杯樂的700cc塑膠杯拆掉封口,洗髮精是品x宣言的試用品,名稱是髮無結(但我頭髮短不會打結)。冰箱上是昨晚只吃一個就嫌麻煩的一袋菱角,還是想不出辦法應該怎樣吃才不會掉的全身都是菱角肉。裝傻似的依然不想買隨袋徵收的垃圾袋,硬是沒看見隔壁冥紙行有打廣告:垃圾袋指定商店,原來垃圾袋都要指定。今天在車站附近買了一袋40塊的泡菜油飯,販售的婦人手腳俐落的問我你要大還是小,我吞了吞口水說大包,這是北上第四天第一次吃到米飯,入口的那剎那就覺得幸福,我承諾自己每個禮拜一定要買一次,直到我膩了為止。

歐,這是我的人生。

昨天的非關命運談校園凌霸應該怎樣處理,裡頭有一個森林小學的校長叫做朱朱校長,不知怎麼就覺得很有喜感。今天談再婚家庭子女教養問題,來賓說著青春期少男少女叛逆老是尋死的舉動只是要喚醒父母親:快來快來在乎我!歐,這些主題分明不是一個28歲有正常性慾的同性戀應該在意的當紅話題吧?卻津津有味的差點把筆記本拿出來條列式的寫下于美人說的重點,並寫用螢光筆寫上司馬玉嬌會講的:咦~~愛注意歐~~天天開心式的結尾。

我想起前兩天美工同事談著明年要求婚,主管談著小孩教養,當時我噤聲不語。

房裡的IKEA的寢具散發一種簇新但完全不舒服的氣味,就算用帶在身邊的D&G香水也無法消除,而且還連續噴三天了。原來那是多前年借宿一個網友家裡聞到的寂寞氣味,他在熄了燈伸手不見五指的房裡,在kingsize雙人床的另外一頭,幽幽地說並不如意的感情挫殤。今天台北氣溫驟降,雨像是不會疲憊的下個不停,同事看見我穿羽絨外套為之一笑,說:台北很冷歐?

對比著只穿著短袖上衣依然顯得神采奕奕的同事而言,我像是初到異地顯得格格不入的小傢伙。他們對我來說是,早已經習慣台北忽冷忽熱適應良好的變溫動物---讓你初時感到熱情如火,末了冷若冰霜---是這座城市教會我的第一件事。

在冷的要命的房間裡頭,蓋著暖度有四的IKEA棉被入睡前,像是個傻瓜的傻傻笑了起來。想起一個萬年前的笑話,前提是冷的要命:就算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當下好想要大喊:破喉嚨、破喉嚨,不知道會不會真的有人來救我?這樣是不是一首莫文蔚的歌?完美寂寞!?

消失了好一陣子的靈感因為某人的一句:「台北好冷歐?」竟翩然而至,感謝那位福靈心至的同事,以及他嘴角那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 (哼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ICE
  • 等在一陣子,漸漸融入台北,就會有另外不同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