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t

很久沒提筆寫東西。

「東京自由行」的遊記不算嗎?不,那直接是電腦作業,從圖庫裡頭叫出五天所拍的照片(挑選具代表性的)、叫出噗浪上記錄有關於行程的一些細節(檢索具代表性的),然後讓隨著時間釀出來的感觸領著我,寫下爆字量的遊記。

我甚少寫遊記,因為東京自由行的意義不同,便提筆寫了。第一篇興奮,第二篇焦慮,第三篇穩定,尚有第四天跟第五天;但是這個月就要結束了,除了遊記以外,說好的「咖啡館」系列沒有寫下任何一字一句,忘記這回事,還有其他的呢?

其實看了一些電影,像是「eat,pray,love」「春風沈醉的夜晚」「兄弟情人」「乘著光影旅行」「送信到哥本哈根」。其實看了一些書,像是吉田修一的「惡人」「迷霧之子終部曲永世英雄」。其實聽很不少音樂,像是戴佩妮「野薔薇2009 live concent」、羅比威廉斯20年精選、the Killers的專輯、幾位西洋非主流歌手的專輯。其實follow了一些影集,像是QAF第六季大結局、法國肥皂劇Clara Sheller S2水管上的片段、HBO超級血腥影集「Spartacus: Blood and Sand」第一季的分級劇情......等等,這些累積加總起來,或許會比去年一整年做的休閒娛樂還要多。

那就像是要把之前沒能夠跟上的,通通跟上。

沒能夠跟上的旅遊跟上,沒能夠跟上的音樂跟上,沒能夠跟上的電影跟上,沒能夠跟上的影集跟上,沒能夠跟上的睡眠跟上,沒能夠跟上的無所事事跟上,沒能夠跟上的聚會跟上。

沒想過太遲的問題,一直來一直來。

可卻也無法一五一十的陳述,這些日子來的這些事情,因為太多、太急、太快,還不及消化,僅能囫圇吞棗一掃而空似的「猛看」、「猛聽」、「猛讀」,讓其在體內囤積著,像是脂肪一樣。

試著發呆。現,秋冬交替之際,一日的下午到二樓的陽台待了一會。


家裡養鳥,多是老妹在照料,我始終不解到底有多少隻鳥兒養在我的隔壁。是的,三樓就這麼兩間房,樓梯上來右轉左轉。左邊是我房,比臨是老妹的鳥房。她愛鳥心切,擔心鳥兒沒自由或者不用翅膀會退化,不愛把籠門關上,任憑鳥兒在房間裡振翅高飛,啄著門板。我告誡她,倘若鳥兒進了我房,不二話,驅逐。

有回,一隻鳥就這麼投奔自由去了,她趕忙印了許多傳單,沒事的時候到附近張貼「尋鳥啟示」,鎮日鬱鬱寡歡,神情落寞,老爸看不下去了便帶了她到「魚中魚」買了鳥。至此我才明白,魚中魚不僅僅賣水裡魚,還賣天上鳥。食衣住行不僅僅有家樂福或者大潤發,花有建國花市、國光花市,寵物也能有魚中魚大賣場。

動物尚未進駐之前,家裡種了許多花草,多在陽台。是父親開始的,不過隨著這幾年來,他忙工作加上長期病痛疏於照料,原有空照料的老媽也接了一些「辦桌」的假日工作,平日繁忙也無暇施肥、除害蟲,以致於我看到的景象是任其恣意生長,甚有幾近枯萎的植栽,我告訴自己那是秋天所以葉子掉光了。

卻有一盆蘭花,我叫不出名字,懸吊在右前方轉角處,兀自開了四朵。萬綠叢中一抹紫。

不是頂好的天氣,收了陽光又涼風陣陣撫面來,可能需要套件薄外套的那種溫度,隔壁狗兒仍歇斯底里的叫著。這兩條狗這麼歇斯底里的叫了好些年,依不改初衷的不時給你精神轟炸一下。在內陽台遮著不會給雨淋到的洗衣機用了好些年,家人擔心給晒壞了機件,所以給它套了件老舊的棉被套當外衣穿,上頭還壓顆磚,用了一半的洗衣粉蓋子沒蓋上,還能夠瞧見那量杯似的勺子,心想:有多久沒自己洗過衣服了。

生活是這樣漸漸的荒蕪了吧。

因為工作,因為找不到工作,因為生不出小孩,因為小孩私立大學學費要就學貸款,因為失戀,因為劈腿被抓到,因為跟親戚不和,因為被倒會,因為寵物過世,因為寵物投奔自由,因為他媽的隔壁的狗一直叫......原本簇新的事物漸漸的,鏽蝕、凋零、荒蕪。

不因為你看了幾部不知所云坐立難安的藝術電影、跟幾個人談過幾場無法忘懷傷心欲絕或者叫床叫很大聲的戀愛、或者多讀了幾本厚的可以當武器砸死人還不會被判刑的翻譯書、跟聽了幾千首你完全不懂的意義的外國歌曲,漸漸黑白(或者蒼白)的人生就會上了色彩就跟sony的全彩液晶電視一樣---擬真的嚇人。

擬真畢竟不是真。看似充實豐富的生活,也只是趨近於,卻不會是等於。

隱藏在生活其中跟戀愛、結婚、生子、工作、死亡無關的問題(所以他奶奶的無病呻吟嗎?),仍漸漸的將這個家庭吞噬。就像是那個陽台或者是隔壁的鳥房,最後的結局都是四個字:力不從心。

我們總如此,期許著一個比現在還要大的現實,懷抱著那樣的理想及憧憬生活其中,在時間及歲月的推移中感受到自己的力有未逮,那殘忍的事實可比擬恐怖片中的傑森或恰吉、貞子或伽椰子,一次次的驚嚇、重擊,敲裂那些生存的期待。

不需要T病毒,很多人已經是活屍了,這個世界。

還好還有那一盆蘭花。

正轉身離開陽台打算回到屋子裡穿外套,多看了那盆蘭花一眼。蘭花不是極其嬌弱的花卉,太冷太熱或太怎樣樣就無法開花嗎?

可是他在那。

像是提醒著:原以為嬌弱的其實不然,總會在沒什麼注意的情況下,展現自己的姿態,活著。

在一個平凡到稍嫌無聊的下午提點你,它辦到了,那你呢?



ps 其實這篇文章是非常非常的 「真愛旅程」的,寫完之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壞孩子
  • 史考特丫,我念微生物學也是爲了這個原因哦。
    小小細胞比我們都弱,小得看不見,生命力卻是我看過最強的呢。每一次看都覺得是奇跡。
    所以選讀這一課,提醒自己奇跡隨時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