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啟動

是鄰居女王教會我ICQ的,當時我身邊有申請的人仍是少數。

我依然懷念與一名俊俏的高中友人互通ICQ訊息的日子,他同我說起補習班時不會提到的話題。當時跟他同一個補習班,不過我倆不同學校,只會在補習的日子見到面;我們因為坐在一起而相識,常常互相比較誰的音聽測驗比較高分。後來因為補習班在台中的分部經營不善結束設點,我跟他也在也沒聯絡,這些年不知道他過的如何。

MSN上是否有一些「聯絡人」你再也沒見過,但,你確偶爾會想起他們,他們現在身在何處,過著怎麼樣的生活,是否曾在路上擦肩而過?卻,也沒打算去尋找他們,連絡上,見了面,那又如何?

上個月,老爸好友嫁女兒與大學同學結婚是同一天,因為都在台北,中午先陪他去參加那名好友的喜宴,然後我再隻身一人前往晶華酒店幫忙大學友人的婚禮。

老爸好友是國小同學,這麼多年過去,沒有MSN,只靠電話與後來的手機,能保持聯絡直到現在,我感到不可思議。老爸的朋友不多,甚至可以說是不愛社交活動,朋友的交情卻可以追溯到這麼多年前;相對的,老媽的朋友雖多,卻是近兩、三年來社交活動頻繁而結識,有那麼幾分酒肉朋友的況味。

誰會是生死之交?生死之交太言重,誰又會替你兩肋插刀?

網路滲入現代人生活甚重的現代,在blog之前,在FB之前,在plurk之前,約莫和yahoo即時通(還有人用嗎?)同時期,MSN悄悄的登入我們的人生。大學時,除了掛bbs站以外,最常就是掛在msn上。你在你家,我在我家,只需要透過網際網路以及鍵盤,能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甚或,跟國外的朋友偶而視訊交談。

MSN上友人越來越多,就竟有誰是經常交談的?

隨著選修不同的課程,需要繳交不同的團體報告,新增不同科系不同年紀不同性別的聯絡人,一同線上討論,傳送檔案,但,也僅止於此。隨著學期終了,課程結束,那些聯絡人也被打入冷宮。

類似的情況還有因為打工而加入同事的MSN,大罵某個沒良心的同事或者是老闆又如何機車......,隨著離職而漸漸的與他們失去共同的話題,進而失去聯繫。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聽別人說,FB透過mail追蹤到國中國小大學的朋友同學,將它們拉回現階段的生命現場,加入FB的關係網絡,你可以找阿找的,找到舊情人也說不定。有趣的是,我從未在FB上頭尋找過任何以前的聯絡人(應該是說,我也沒想要好好經營FB)。那些聯絡人也未曾透過FB的功能與我聯繫。

這一代人是怎麼了?

好友A其實不愛使用MSN,是因為工作需要不得不,即便如此,他寧願掛離線而非線上。好友W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清理MSN聯絡人(包含手機裡頭的聯絡人),他指出過多的小綠人令他煩躁,激進一些的作法是申請新的ID,跳出舊的交友圈。

我納悶,是什麼樣的情況讓一個人厭倦併刪去舊有的MSN帳號不再使用?可,搞不好會有人問我:你又何必刪去舊的電話號碼?不也是類似問題?

我想起柯裕棻曾言:人生的踉蹌。

或許這只能夠證明:我們都自私。只想要自由的與人聯繫、發生關係,當我們不想要理會這個舊世界,我們不上線,或者不登入。一如手機關靜音或震動,放的遠遠的,更甚者關機,人間蒸發。

相對於那些鎮日掛在MSN上卻和你多年沒有交談(注意!是「多年」沒有交談),我們想要跳脫既有的聯絡人圈圈的念頭,應該算不上什麼過分的舉動,畢竟,他們有跟沒有是相同的。

越多的聯絡人,越長的聯絡人清單,更多的不再交談的情況出現,還稱得上「聯絡」嗎?也只是「不再聯絡」罷了。

小綠人其實是一個又一個網路裡頭的幽靈。

和有些人有過怨懟,於是相見不如懷念,交談不如不談。或許早在他們的MSN清單上頭,我早被刪除只差沒有封鎖而已。

在這個將告別現階段的九月份裡,剪了新髮型的我,也終將剪去舊的聯絡人,重新和世界連線,重新登入新生活。

談不上全面啟動,只不過重新啟動。啟動我和這個世界的聯絡。

陪scott度過九月的好朋友@ping的 14 閱讀 http://ken3583.pixnet.net/blog/post/1609036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cottelse 的頭像
scottelse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ICE
  • 我就是那個用MSN在工作的人,雖然會開電腦,但習慣性掛離線。
    但我承認所謂的自私,想找人時就會自動浮出水面,不然就是隱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