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S:

請原諒我沒有使用練習作為標題,從你月初寫給我的文章直至今日,我幾乎三天就會想起一次,如何書寫有關於生命的記憶,結合成某ㄧ種練習,來與你作為回應,但想了良久,發現我還是無法把這個月的事情集結在某個點上書寫給你,與你交換,所以私自的作了別的題目。



  前陣子又經歷了一次搬家,這次不是只有我自己搬,而是原來的室友全部都搬到一間新的房子開始另外一個生活,其實兩間房子在地理上位子是非常近的,路程也近(騎車不用五分鐘)。可是有某些變化,卻在某些地方發酵。你可以相信嗎?這次搬家是我的二十二年來的第十次搬家,你可以想像嗎?其實我覺得我有某部分也可以說是在流浪,帶著全身家當在台灣這個城市裡流浪。平均下來我近乎2.2年就會搬一次家,我其實很抗拒搬家,因為搬家很麻煩,那種體力的耗費,還有事前裝箱時的準備,幾乎是在考驗一個人的耐心以及生活智慧;但相對來說搬家又是一件促進生活循環的事情,因為你在整理的過程中,有可能會不小心發現以前找很久知道被你放到哪裡的東西,或者會在收拾東西的時候不經意地回想起某支手錶是某個很久沒聯絡的朋友送的,或者是某個東西是你早已斷絕聯絡的舊情人所留下的。而搬家也會培養一種捨棄的能力,某個東西可能一路來你都捨不得丟,但這次在整理的時候,經過你深思熟慮後突然發現,你的未來有沒有擁有這樣東西都會過得很好的時候,你就會毫不猶豫的把他丟掉,會開始學著適度的丟棄一些東西,替自己生活做一個適度的新陳代謝。

  而這次搬家是首度雇用搬家公司,我只能說我深深地看見了搬家公司的能耐,他們極度誇張的搬家法(近乎是武俠小說所看得到的那種),讓我深深的感受到他們賺的真的是「血汗錢」。他們會三箱疊起來搬(裡面可能是兩箱書一箱衣服),我們看到都不禁搖頭,但卻也會默默發現一些有趣的地方,他們如果搬很多東西會用背的方式而非抱的方式,這樣似乎是比較省力的;不過他們每個人(我這次只有看見兩個),身上都有綁護腰,我想這個工作的職業傷害應該是腰部吧,我沒有辦法想像長期下來,他們腰部的脊椎得承受多大的壓力。而因為搬家公司是算趟的,所以我們就把一些裝箱或者比較重的東西給她們搬,我們自己搬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以及在半夜時把大型家具搬到街道上以利隔天的清潔隊來收運。搬家也讓我看清楚某些人是一輩子都靠不住的,有一個室友東西最慢收完就算了,在搬家公司來的時候,他已經穿著整齊地跟我們告別要去上班,而我們另外三個人幾乎都為了這件事特地請假,我覺得這樣我還算可以接受,畢竟它是一家小餐廳的老闆需要去盯場,但當天晚上我們去搬大型家具的時候,我們三個搬得全身衣服都濕透了,回到家卻發現他早已經在睡大覺,那種感覺實在是非常的差勁,好像他只管那個房間,他都沒有使用其他設施一樣。他一路以來都不是個好室友,搬來據說兩年,從來都沒有倒過垃圾(不騙你!從來都沒有),就只會把垃圾放到集中區,然後我跟另外一個室友就必須倒。常常會忘記關燈,上完廁所忘記關,或者就開著燈睡到天亮,那種感覺有多差。畢竟我們是共同電錶,以前都會請他弟弟(另外一個室友),跟他柔性勸導,後來發現他根本就沒有搭理過這件事,後來我選擇不去在意。直至這次搬家,廚房那些共用的東西也都是我跟阿輝在收,他弟弟有出力幫忙搬大型家具什麼的,我深深地覺得當室友有必要做到這樣嗎?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我非常非常地不高興。因此其實住在一起也是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

  我不禁想起,我直至現在都會懷念的日子。就是我跟小馬他們住在一起的時候,姑且不論那時候大家有多麼雜亂,至少在房子或者式生活機能或者是室友各方面綜合評分下來,那邊幾乎永遠都遙遙領先。但我總是很難想像,我跟另外一個室友在租約到期前就已搬出那個房子,最後一次回去是去幫忙丟垃圾,那時的房子已經是空無一物,只剩下幾包垃圾,大型垃圾更是早已搬到樓下。他與前室友(小馬的學弟在我之前的房客)在整理那些東西時,是否心中也暗自咒罵我跟另外一個室友沒把這裡當作自己家,沒有留下來同進退….

  我想我回還是會一輩子懷念那裡,那裡擁有大學的自由空氣,以及那時無拘無束的回憶,沒有被打工綁住,那時的我也是猶如初闖入這個世界的孩子,對任何事情充滿了好奇與熱情,也有許多朋友來借住過,我喜歡朋友來借住的那種感覺,每次總是會有一些交換彼此的時間與契機,讓兩人更為親密、契合。那樣的感覺無法營造,唯有兩人拿彼此真心交換時才會擁有的滿足。

  那天在你家翻閱唐立淇的星座書時,他談到了冥王星從射手座進入魔羯座而且即將長達12年(?),意味著我將會有劇烈的變動,在任何方面,我必須保持勇敢往前的心態,而非不動,否則會過得很辛苦。最近的我的確有些改變的慾望存在,不管任何方面,我渴望改變一些模式,在感情上、在工作上甚至是我的人生目標。有些方面其實到目前也沒有較為具體的作法,只是直覺需要做變化,即使人生總是令人失望,在很多方面並沒有辦法時常改變(例如未來的工作或者是感情),因為這些事情在世俗的認知下是越穩定越好的,但有時我心中不禁擁有很大的問號,如果感覺不對或者是心中總是對於這個穩定存疑,難道就這樣繼續下去會是好的嗎?維持表面的和平會是好的嗎?是否猶如外觀已經稍有裂痕的杯子,在某次的使用下將會產生破洞而湧出許多水。我想是很難說的清的吧,有些事情必須要身處當下才會有強烈的感受,猶如「不能沒有你」的爸爸跟女兒一般,即使他們可以驗DNA證明他們是父女,但在法律的規範下名義上的監護人永遠都不會是這個爸爸,除非現任的監護人放棄監護權,在電影裡演員們演出了苦,我們透過影片感受到苦痛,但我們不在當下,未處於那樣的狀況,那種真正充斥在心裡的無力感,相信任誰都無法感受到。所以我雖然透過與你的真心交換感受到了你對人的真切,但對方加諸在你身上的無力感卻不是我們所能替你承擔的,希望你能好好整理,然後認真的放下,甚至是丟棄那些負面情緒

創作者介紹

歲月拾遺

scottel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